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今生缘还前世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过往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2041 2020.01.18 20:19

  空谷清香鸟嘀鸣,通幽僻静人不迎。

  遥征沙场何壮哉,一花一木一人哀。

  邀思当年,岳伦、陈言、任逍遥及醉千愁,当年出生入死,随同岳大元帅郾城会战,朱仙镇,收建康何其之壮观,青年心,报国志,驱外掳,固河山,谁曾想,岳家军,丧敌胆,毁于己,何其悲,痛其哀。

  官场黑暗,几人意志消沉,各自隐退。陈言心灰意冷,辞去官职,寻了处僻静山谷,从此避世而居,不再接迎外人相访。兀自种花种草,研习医理。

  任逍遥领着三人来到茅屋前,大声呼喝道:“陈老鬼,我等又自给你带来了上好烧鸡,咱们三兄弟再痛痛快快畅饮一番。”

  屋内陈言兀自坐着,手中不停鼓捣自己药草,头都没抬,“哼,何老头、醉酒鬼你们又是惦记我这醉梦酒,门自己开着进来即可,还废什么话,怎的还要老夫出门迎接不成。”

  任逍遥嘿嘿傻乐,这老鬼就这脾气,走咱们进去。

  “陈老头,你看我给你把谁带来了?”任逍遥咧嘴笑道。

  陈言放下手中事务,抬头看了眼岳无痕三人一眼,脸色下沉,“何老头,你不知道我这不欢迎外人么,还带这些个生人到我这作甚。”

  岳无痕看着几个人本也就四十好几之人,各自称呼已然老头,老鬼,老酒鬼,足见几人意志之消沉,心态之老矣。

  岳无痕上前一步,拱手鞠躬行了晚辈礼,“晚辈岳无痕见过前辈。”指着林婉青、方文毅介绍着。

  陈言有些错愕,“你就是岳无痕,岳副使之后?他人可还安好。”

  岳无痕脸色难看,哀恸道,“家父岳伦,于月前被歹人杀害,父亲从小并未向我提及过往,临终前提了下陈伯父之名,小侄特寻于此,望伯父能相告一二,也好寻得仇家何处,为其报仇。”说着,岳无痕双腿下跪于地。

  陈言几人听着也是气愤,“想不到咱们都躲到这深山乡野,他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啊。”

  “那是,如今朝纲不振,忠言逆耳,我等与大元帅同生共死多年,只是联名为其上书诉冤,就落的个罢官遣乡下场。四下暗探监视我等行踪。想那岳副使仍是不死心,四处抽查证据上书申诉,想来已是那奸臣秦桧眼中钉,定是除之而后快。”任逍遥不再逍遥,满脸沮丧,摇头扼腕叹息。

  岳无痕听着断断续续的话语,也是渐渐了解父亲过往。

  岳大元帅被污下狱风波亭,岳伦及岳家军中将领纷纷上书申诉鸣冤,秦桧自是暗中手段,拆散离间岳家军,对这些个将领实施打压清除。

  此时董先已然反叛岳家军,自是反叛到底,自至领命带兵包围了岳伦府邸。董先带领一众官兵冲入府中,“岳副使,岳大将军意图谋叛已然入狱,尔等莫要执迷携从,如今乖乖束手或可念及同僚一场,为你多多美言几句,可保一家之平安。”

  岳伦横眉怒对,“放屁,尔等狼心,为虎作伥,岳某自是力薄,也要绵尽其力,为大元帅伸冤昭雪。”

  董先也知这个情形,只是官场表面做做样子,“哼,既然尔等冥顽不灵,来啊,将其全部拿下,如遇反抗格杀勿论。”

  岳伦持枪冲杀,护在妻儿左右,手下追随之人各自抵抗,被无情箭羽刺杀身亡。岳伦知其不可逆,抱起年幼岳无痕于背上,拉着妻子柳艳荷想要冲出去。

  董先看这情形,自不会放任其出逃,抽刀上前,平劈竖盖,直冲岳伦而去。柳艳荷站于身后,看的真切,岳伦此时被四名官兵纠缠已无余力回挡,“夫君小心,说着上前挡刀。”噗一口鲜血喷出。

  “快走,带无痕快走。”柳艳荷知道自己已然难以生还,挣脱着岳伦抓握自己的双手,将其推开道。

  岳伦拼尽全力,冲杀出重围,背着岳无痕远遁而去,两人消失于夜色中。自此落座于这偏僻山村,安然度过了十年。

  董先自是不会甘心,已是暗中派人打探消息,追踪其下落,誓要铲草除根永绝后患。

  岳无痕听着过往,拳头嘎崩直响,“这董先恶贼,我定要杀之,为父母报这杀身之仇。”

  林婉青也是心疼不已,紧紧抓着岳无痕胳膊不放。

  方文毅也是出声安慰道,“贤弟逝者已矣,当不要过于伤心,如今你已寻得仇家何人,想那董先、王俊之流,都是一丘之貉,大哥当是随你一同报仇,为国出力,清除奸党,造福民众。”

  “好,”陈言大声赞赏道,“少年英雄,有骨气。不失独孤大侠当年风范,清除奸党,造福民众。只可惜我等老矣,有心无力,咱们大宋山河,当是靠你们这些年轻后辈支撑。”

  岳无痕很是感激,“多谢大哥,如今咱们大宋奸臣当道,朝纲紊乱,君不君,臣不臣,百姓悲苦,心中哀凉,我等热血青年,当是抛头颅洒热血,一起闯闯京都,诛杀奸臣,重震朝纲。”

  任逍遥看着,好似看到当初自己几人,也是一腔热血,上阵杀敌,驱除外掳,平定山河,收复河山,精神为之振奋,不觉猛喝碗酒,仰天大笑,畅快淋漓,很久没这么痛快过了。

  不自觉的吟唱岳大元帅诗歌起来,“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少年郎,我等已颓废消沉多年,少年白头,满腔悲怀,盼尔等凯旋而归,不负少儿身。”

  陈言毕竟多智,也是多忧,“虽是如此,奸贼秦桧、董先之流,如今锋翼皆满,爪牙遍布,尔等行事,当是多加小心,切勿自满轻看他人,以免万劫不复。”

  又是看着岳无痕道:“想来你父亲不向你提及当年之事,也是懂得如今朝中昏暗,尔等势单力薄,难撄其锋芒,所以没有对你阐述当年之事,我等如今告知于你,虽望尔能为父报仇及承我等之志,但也要小心行事,不可过于鲁莽,丢了性命,断了忠良之后。”

  岳无痕听着句句关辞,深感慈意,也是端起酒杯,逐一拜谢三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