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今生缘还前世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大婚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2016 2020.02.07 19:25

  物似景在人依旧,谁见心伤道道痕。

  林婉青独自倚窗而望,景街如一,人员熙攘,心中念人依旧没个出现,心中哀伤莫名,千刀万仞。

  人本就奇怪,越是担心牵忧一人,心绪越是紧张莫名,总会思想极端,恐遭不测。上官红英越是这般想法,越是坐立难安,起身外去,一人独往骑鹤楼。

  岳无痕如今伤势痊愈,每日与着秦烟柔游河赏花,等楼高眺,何其乐哉,已然忘却凡尘,往事今生。

  豪华马车,装饰秀丽,贵气逼人,四匹拉马,街道前行,行人纷纷避让,无可怒言。

  马车驶到骑鹤楼前,缓缓停下,占据整个街道,马车中一对丽人相持而下。骑鹤楼万掌柜赶忙出迎,满目含笑,热情非常。

  “什么人如此大驾,竟是惊动万掌柜亲自相迎,还是那般满脸谄媚。”路上围观行人议论纷纷。

  “这你都不认识?那是当今相爷府秦烟柔秦小姐座驾,当今相爷权势滔天,其最是宠爱其孙女秦烟柔小姐,谁敢不谄媚巴结于她。”

  “嗯,那相扶而下的那名男子又是何许人也,竟能于秦小姐这般亲密。”之前之人又是疑惑问道。

  “这你还真是孤陋寡闻了,身旁那人岳无痕,听说两人于这骑鹤初次相遇,当真是郎才女貌情投意合,已是时常出双入对出没这骑鹤楼中,成为一众谈资,羡煞不已。”那人一人痴迷凝望着道。

  林婉青一听岳无痕名字,着急前冲,扒开众人,朝着马车遥望。“无痕哥哥,”林婉青不顾许多,飞扑而去,临近岳无痕身前,被秦烟柔护卫持剑拦住。

  “大胆贼人,胆敢惊扰小姐大驾,还不速速退去,否则休怪我等无情。”一中年侍卫出声呵斥道。

  “无痕哥哥,无痕哥哥,…,”林婉青那管顾忌,不是出身呼唤。

  岳无痕回头看到林婉青,心中些许惊喜诧异,面色却是未改,转头轻摇目视这秦烟柔询问道:“这是何人?怎识得我之姓名,这般呼唤。”

  林婉青闻听此言,如晴天霹雳般僵硬当场,心中天堂地狱般不知所措,看着岳无痕挽着秦烟柔含目相对,自己宁愿舍弃仙班甘当世间平凡女子,对其凡夫俗子这般一往情深竟是换来这般薄情寡义,心中铁骨傲气,也是不再言语。

  失魂落魄般踉踉跄跄转身离去,围观众人自主让开道路,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岳无痕看着楸心异常,心中渗血滴答炸响,却也只是转身回头看着其狼狈离开,不曾上前安慰。

  方文毅外寻岳无痕无果,自己上次逃脱,如今城中已是自己通缉告文,行事自是小心异常,其隐匿在人群中,看到林婉青哭着漫无目的狂跑,赶紧追上,将其拉走,一下消失于人流中。

  “人去哪了?”贾大勇出声询问随其同来的马三万,两人站在林婉青消失地方四处张望。

  贾大勇慌忙回府,“老爷,那岳无痕最近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只是今天来了一个姑娘,看着情形两人已是相识已久,想那岳无痕竟是当众否认,不知当中可有蹊跷。”

  秦熺端起茶杯,轻启杯盖前后起伏,将茶叶归拢一边,轻轻吹着气,喝了口茶水慢慢品着。“好茶,”秦熺轻轻道。

  “这茶叶甘清润甜,自是于人钟爱,若是其心含苦,当是摘出的好。”秦熺慢慢鉴赏看着贾大勇道:“先自观察着吧,小小一贼民,当不起多大风浪。“

  贾大勇身为相府管事多年,自是明了,“是老爷。”

  林婉青这小小插曲,自是不会影响到岳无痕及秦烟柔两人游赏心情,两人依是挽手上楼,笑谈风云,看的是羡煞楼中一众青年男女。

  “岳公子当真是不识得那位女子,”女人心总不是那般容易揭过,秦烟柔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烟柔,你我多日相处,我心意你还不明白,就算曾经相识,如今有你,我心中已然无他,”岳无痕柔情款款,当真是对其痴迷着深。

  相府门庭,红灯高挂,映红翠绿,满院喜庆,相府上下,热血沸腾,前前后后忙里忙外,一派祥和之象。

  秦烟柔今日招婿成婚,秦桧最是钟爱于这一孙女,定然亲自到场,为其主持大婚。

  临安府街人人相谈,有的是羡煞嫉妒一脸奢望,有的则是哀叹愤慨一脸不屑。

  正午吉时,锣鼓喧天,鞭炮长鸣,彩花漫天飞舞,岳无痕身着大红新装,脸色红润,满面桃花,手牵这大红花绳一头。

  秦烟柔红布盖头,鸾凤和鸣,大红嫁衣绚灿夺目,脚步轻盈,看得出心中多少欢喜,手牵这大红花绳另一头,与之岳无痕并排前行。

  意中良缘依人笑,哪闲回眸断肠人。

  林婉青房间低泣,百思难解,兀自哀伤。方文毅默默守护在侧。

  “方大哥,你说无痕哥哥为什么不认我了,莫不是当初受伤被擒,头部受击已是失忆,忘却你我诸般往事?”林婉青稍稍恢复精神,略微思绪为其寻找了个自己都没那么相信的借口。

  方文毅看着面容憔悴,心思哀伤的林婉青,心中疼痛不已,侠骨柔情,再大仁心侠义英雄豪杰,终逃不过一个情字。

  “岳兄弟为人耿直良善,情深义重,嫉恶如仇,自不会与那秦烟柔成婚,更不可能与那大奸臣秦桧为伍,岳兄弟此番做法,或许有其难言之苦衷。”方文毅出声安慰道。

  林婉青笃定一般,收声欢颜,“是的,无痕哥哥肯定有着难言苦衷,否则怎会如此这般待我,都怪我当初一时气愤,没有听解就自转身离开,如今想来定然如此,不行我要去问个清楚。”

  方文毅看着这说走就走的林婉青,心中又是酸涩又是无奈,这般冲去秦相府自是寻死无异,方文毅自难安心,提剑相随,今儿秦相府纵是龙潭虎穴,刀山火海,方文毅也是决心随其佳人闯上一闯,仗剑为红颜,今生何所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