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今生缘还前世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故人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2142 2020.01.17 21:44

  无边丝雨纤纤细,沾衣欲湿清清凉。楼前聚茗笑看山河翠绿,无声欢颜却也无声欢颜。

  林婉青吃了方文毅给的金圣丹,加上自己异于常人的体质,伤势已然好转。岳无痕也就不着急着为其寻找医师,父亲无故遭恶终是要查清楚,但也不急于一时。三人一同游山玩水,闯荡江湖,奔着青田而去。

  茶楼坐看绿水青山,熙熙攘攘,谈天论地。方文毅却是一番落寞,看着林婉青与岳无痕谈笑风雨,端庄典雅,时而俏皮可人,也只能随声附和,其中苦楚自己心知。

  “无痕贤弟,如今我们已是来到青田,只是你父亲的那位故人身在何处呢?咱们该如何找寻。”静心茶楼,一路而来三人,寻了处位置坐下,稍作休息,方文毅忧心道。

  岳无痕想了想说道:“方大哥无需过多担心,父亲说过陈言乃当世之名医,想来定有些名头,咱们等会打听一番,定能问出地址。”岳无痕倒是很轻松,一路艰险都已跨过,好不容易来到青田,只要人在这城中,一定能够找到。

  “来咯客官,您们的上好老酒,青田鱼,珍珠贝齐了,还请慢用。”一酒楼伙计熟练的端着平盘给隔壁桌两名大汉上菜,手脚利索,当真是一气呵成,果然不愧闻名久远的老店茶楼,伙计都这般手巧伶俐。

  “小二哥,劳驾,”岳无痕喊了声从旁边走过的伙计。

  “哟客官,您是折煞小人了,当不起哥字,”伙计回头笑脸回道,走到岳无痕身旁,“这位客官,您有什么尽管吩咐。”

  “无事,我们初到贵地,舍妹不小心染了风寒,想向您打听下附近可有什么医馆,我们好前去讨要几幅良药。”岳无痕开口问道。

  “哟,风寒可大可小,确实耽误不得,”伙计很是热情,“前面两条接左拐,正好有家济民医馆,里面大夫可是我们这远近闻名的神医,为人和善,价钱公道,决计不会有欺负外乡客,您可放心带着舍妹前往就诊。”

  “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不知神医名讳可姓陈,”岳无痕看似随意的聊着。

  “嗯那倒不是,其乃方解石方神医,咱们青田这倒是有几家出门医馆,就是没有您说的陈姓人家。”

  岳无痕心中咯噔一下,本以为可以马上知晓,想不到这里根本没这号人。岳无痕强自欢笑道,“真是多谢小二哥了。”

  “无痕哥哥,青田这么大,这下咱们怎么找啊。”林婉青看着纠结失望的岳无痕开口问道。

  此时岳无痕也是两眼一抹黑,拿不定主意。方文毅毕竟年长些,开口安慰道,“咱们不是刚到此处不熟悉,待我们多向几个人打听打听,总能打听到的,不用太过灰心。”

  酒能醉人心,壮人胆,也是人装疯最好掩护。隔壁桌两名大汉任逍遥、醉千愁,一壶老酒喝完,脸色红润,两眼迷离。

  任逍遥大大咧咧,听闻岳无痕打听姓陈的名医,大步走了,歪歪扭扭撞在岳无痕身上。“小子,你要找的可是名医陈言?”

  岳无痕一听心喜,随是问道,“正是神医陈言陈先生,不知阁下可是认得。”

  任逍遥一听,果然是寻找陈言,手下一紧,抓着岳无痕衣领喝问道,“你是何人,找他有何缘由?”

  岳无痕被这么一拽有些发愣,林婉青大叫道,“你是什么人啊,跑这来发什么酒疯,快放开我哥哥。”

  方文毅也是暗自警惕起来,若是任逍遥再有何动作,估计两人马上就要开打起来。

  茶楼伙计一看这情形,慌忙跑出来圆场,“哎哟实在对不住,”对着任逍遥呵斥道:“任酒鬼,您这喝完酒有发什么酒疯呢,赶紧放手,惊扰了我们客人。”醉千愁也是觉得有些过了,赶忙过来拉着任逍遥离开。

  莫名其妙被这么一通闹,茶楼大多人都是看在眼里。岳无痕不再有什么闲情坐着吃食,结完账就往外出去。

  岳无痕还没走出去多远,蹬蹬蹬,总捕头董少国领着一群官兵将其围住,“来人,将尔等反贼拿下。”不由分说,已然动上手来。

  岳无痕、方文毅对着官兵多少有些忌讳,自是出手抵抗,董少国见此情形,更是相信举报人之言,当时奋力强攻,手下官兵更是勇猛无比。

  岳无痕要护着林婉青,自不能全力施为,又不能自己离去,处境很是尴尬危险,方文毅面对一众官兵围杀,也是自顾不暇。

  董少国看准时机,跃身而起,一刀直直劈下,岳无痕正一手拉着林婉青,一手与两名官兵纠缠,正不知如何避开这致命一刀,心中着急不已。“当”一把支箭羽凭空飞来,撞开岳无痕头上一刀。场中飞入两人,正是任逍遥、醉千愁。

  来不及客套,醉千愁一边挡住董少国攻势,一边回头喝道,“还不快走。”说着又是上前厮杀起来。

  岳无痕也不及多想,拉着林婉青纵身跃出战圈,向着无人方向遁去。方文毅也是看准时机,随其身后离去。

  任逍遥、醉千愁断后格挡着官兵追杀,看人都安全离去,也是虚晃一番,抽身追上。

  跑的有一个时辰,几人已是跑出城外,看着官兵没有再追来,都自停下了大喘出气。见任逍遥及醉千愁也是安全出来,心中很是感激。

  岳无痕上前抱拳道:“多谢两位义士出手相助,在下岳无痕感激不尽,也不知那些官兵为何为难于我们。”

  任逍遥此时醉意全醒,看着岳无痕问道:“你们来此寻找陈言,是有事寻医还是故人相寻?”直截了当,问明白了再说,省得又是闹出误会。

  岳无痕知其并无恶意,当是如实相告,“不瞒两位义士,我其实乃陈神医故人岳伦之后,我们确实有些事想当面问寻于陈神医,不知两位可知其之下落。”

  “原来是背嵬军步兵岳副指挥使之后,我们及你父亲、陈言皆属同僚,自岳元帅被诬陷入狱后,岳家军名存实亡,我等心灰意冷也是归隐乡林。”任逍遥兀自遥想着当年同生共死之事。

  岳无痕听着一顿高兴,正想问明父亲当年之事及近些事宜,但此时却不是久留会谈之地。醉千愁上前打断了打算长谈的两人,走,咱们先是带着贤侄到陈老鬼住所再细细详谈不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