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今生缘还前世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逛街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1954 2020.01.12 13:07

  周末的天气还真是不错,阳光明媚,微风和煦,确实是个出游的好日子。

  吴远兴奋了一个晚上,也胡思乱想了一个晚上,早晨精神振奋,本该贪睡到中午的他早早就起了床。稍作洗漱一番,急急摔门而出,去往大家相约的地方等待。

  吴远来到相约的地方,南倩还没来,却看到了不少同事。“额,同组上的不少人也在,看来南倩还不止约他一人,不过无所谓了,能跟着南倩一起出去逛街,人多也好化解两人词穷无话时的尴尬。”吴远如此想着,心里美的。

  陈丽远远看见吴远过来,陈丽二十出头,长长马尾辫在头后一甩一甩的,面容精致水嫩,若是忽略其微微圆润的身体,当也是倾国一娇美人。“哟吴帅哥也来了,看你这满面桃花,心思灿烂模样,是不是看到有我们这几个美女陪同逛街很是开心啊。”

  吴远外表看着老实,一本假正经,却也不是呆板,顺势上爬,口不对心调笑道,“那是,能陪我们公司一枝花逛街,真是荣幸之至,这不一大早就屁颠屁颠跑来了,陈大美女,有什么小人可以效劳的,尽管吩咐啊。”

  女生嘛,只要你没天没地的夸她美貌,不管真假,心中都是开心灿烂,脸上泛红,娇羞道,“吴远,瞧你平时一本正经话不多说样,今这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听的人心里甜丝丝的,今姐姐赏你了,让你陪同在侧。”

  吴远性格本就温和,与同组人关系也是融洽,既然南倩还没有来,也就与组上同事一起聊着天。

  大家正聊得起劲,远远走来两人,左手牵右手,各自拿着一个糖人小吃相互喂吃,这甜甜蜜蜜的幸福样,真是羡煞一行路人眼。

  吴远正聊的开心处,像是心有所感般猛然抬头,正看到南倩与其同乡王齐一手牵手着朝众人汇聚点过来。王齐一也是和吴远、南倩同一公司,还是一个组,更是南倩左膀右臂般存在,浓眉大眼,一脸白净,着实比吴远帅气多了。

  从这情形看原来并不是南倩还没来,而是早就到了,两人已经自己先去街上逛了一圈才回来。

  吴远还咧嘴大笑瞬间就入坠入无底冰窖,整个人就此僵住,笑不出声。胸口沉闷,气息紊乱,看着两人渐渐走近,心在滴答滴答淌血。偏偏自己没名没分的还不能上前去质问什么,这天堂地狱的转换着实另吴远昏昏沉沉,恍恍惚惚,不知所措,呆立当初。

  南倩同王齐一来到众人前,热情的跟着大家打招呼。吴远此时已然飘扬三界开外,大家说什么已经听不到,也没有反应。

  一行人走出了好远,陈丽回头还看到吴远呆立当场没有挪步,以为他想什么走神,回身上前拍了下吴远肩膀,“吴帅哥,怎么了,走啊逛街了,你还想拄在这当雕像啊。”

  说着又自个笑了起来,吴远思绪被这笑声拉了回来,强颜赔笑道:“哦,走走。”吴远有气无力的向前走去。

  陈丽虽是感觉怪怪的,也没多想,快步跟上。

  一路上,吴远走在队伍最后头,看着南倩与王齐一手拉手自己前边逛着,这看看,那摸摸,两人彼此间的亲昵,真如一把把钢刀直插吴远心间,偏偏钢刀的主人没过回头看看后头失落的孤影一眼。

  更是虐心的是,吴远还偏偏漫无目的的跟着两人身后,看着一把把钢刀直插自己心间,也没想过要转身一走了之,好像很是享受这心痛的感觉。

  吴远像是处于被遗忘的角落,没人关注,自己舔舐着伤口。

  “猛鬼洞,十块钱一人,胆小勿进啊!”这吆喝的起劲,瞬间引起了吴远一行人的注意。

  陈丽窜的蹭到吴远身旁。“吴远怕不怕,敢不敢和我一起进去看看。”

  吴远心情正是压抑,心里哪有怕不怕的念头,走就走,拉着陈丽就往猛鬼洞里穿。

  两人刚一进去,光线暗淡,红灯绿线,看着着实诡异。突然风声鹤唳,鬼哭狼嚎的,地面摇晃滚动,把两个人吓的不知什么时候手就拉到了一起。

  两人走到一面墙边,墙面平滑看不出异样,正打算离去,“呼”墙里蹭的蹦出一青面獠牙的鬼头出来,惊得陈丽捧腹大笑。

  吴远好像永远不在状态,木木的看着突出的鬼头,“哈..”的一声大声惊喝,回吓鬼头,鬼头本是死物,不受影响。吴远这么一突兀倒是把陈丽吓的不轻,直抱着吴远不肯松手。

  不管有意无意,两人就这样默契的在猛鬼洞里穿梭,谁也没破坏这玄妙之感。

  掌柜听着吴远絮絮叨叨,两手上下翻弄,像是掐诀般,以吴远故事为料,以人之情感为引,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清香扑鼻,酒气袭人,一坛属于吴远特质的酒就这般酿好了。

  掌柜从后架拿出一个酒杯倒满,“客官,您要的酒好了,烦劳品尝味道如何?”

  吴远接过酒杯,仰头就要猛灌,掌柜连忙拦着,“客官,这酒浓烈,您还是细细品尝,才能品出个中滋味。”

  吴远轻舔一丝,酒气浓烈呛鼻,灼烧喉咙,渐渐趋于平和,“嗯有点酸涩甘甜的,又觉苦辣清淡的。”

  掌柜摇头哀叹,“酸涩心中有些许懊悔之意,甘甜性情温和心思单纯理想,心中苦楚脸色平淡无味,客官当时情感复杂多样,纠结矛盾,看似多情,实比无情。”

  “唉自古多情空余恨,无情总被多情恼”掌柜叹息道,“客官看来也是个可怜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处啊。”掌柜头不头尾不尾的说了一通,然后转身回到柜台前,继续算着账。

  吴远虽是听的云里雾里,但古人的话还是在心中引起共鸣,情绪一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