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今生缘还前世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梦醒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1753 2020.02.09 20:41

  离,悠悠愁。断,寸寸肠。碎,片片心。恨,绵绵长。

  风云变换,黑云压顶,天色暗沉,雷电嘶鸣,林婉青不顾劝诫,私自冲开禁制,在人间使用仙力,终是迎来了天地震怒,降下雷罚。

  “咚隆”一声巨响,一道粗壮雷电闪瞬及至,直直劈在林婉青金身之上,顿时林婉青周遭护盾碎裂开来,雷电其身余威侵袭,林婉青不受重力,受伤吐血。雷罚之威,当真不容侵犯。

  林婉青也是知道雷罚厉害,一边迅速带着几人飞离原地,一边挥手抵挡天雷之罚。雷云浓聚,随着林婉青移动而移动,道道雷电追踪劈下誓要将其劈杀雷下。

  转瞬间,林婉青带着几人飞离千里之外,雷罚也是如影随形追至千里之外,道道雷电闪击与林婉青缠斗一般交织在一起,此时林婉青已是重伤之躯,无力再依托几人,精神恍惚,已然到了油尽灯枯之状态。

  天道无情,不会看在其已频危而停止降罚,雷电仍在狠劈而下,誓要其灰飞烟灭才肯罢休。

  “噼啪”又是一道雷电袭来,林婉青又是抵挡雷电攻击又要护卫几人不被波及,艰难顽抗,被一道雷电直击林婉青后背,林婉青立时失去知觉,几人失去托力,纷纷坠落下来,岳无痕紧抱着秦烟柔无法抽出手来。

  方文毅眼疾手快,猛力一提,伸手接住失去知觉坠落而下的林婉青,四人重重摔落山谷,七滚八落才是收住。

  众人肉眼凡胎没有瞧见,虚空之中,一身白影显现,一叶绿柳飞驰而来,包卷着残魂碎魄,一点无根之水洒在其上,碎魂残魄重新凝聚,渐渐现出人形,竟是与林婉青一般无二。

  残魂凝成的人形,看着地下几人。岳无痕刚是收住势头,放开秦烟柔,冲扑过去,抱起林婉青失声痛哭,奋力摇晃这林婉青,希望其紧闭的双眼能够再次睁开而来。岳无痕放声大哭,一声声呼唤撕心裂肺,扣人心弦,悲凉声线哀伤欲绝,听得众人亦是伤心落泪,现场弥漫一股悲伤哀愁情绪。

  方文毅在旁幽怨难忍,状若猛虎直冲岳无痕,抓其衣领,一阵拍打,“都是你,非要逞什么英雄,逞英雄就算了,非要什么英雄救美,况你看看你救的是什么人,那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奸臣之孙女,就这停顿耽搁,害的婉青不顾个人安危,没能及时离开,就是你这一举动,婉青停顿等候之际,引来天怒,如是及早离开,婉青也不至于如此身死道消,你是不配拥有其之爱意。”

  岳无痕整个人失魂落魄,已然不知疼痛,任其拍打自己,不曾还手,秦烟柔奋力冲来,撞开方文毅,紧紧抱着岳无痕放。

  方文毅发泄完心中愤懑,抱起冰凉的林婉青独自离去,岳无痕神情恍惚缩在秦烟柔怀中瑟瑟发抖。

  残魂凝成的人形看着这般场景也是为之动情,在空中暗自抽噎,竟是再无眼泪滴落下来。

  也许'是前世的姻,也许'是来生的缘,错在今生相见,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

  “嘀嗒嘀嗒嘀嗒…当…当…”城市中一座古老塔钟敲响了十一下。

  掌柜放下古老算盘,停下手中动作,站起身子来到吴远身边,轻轻摇晃,“客官,客官醒醒,酒馆打烊了,客官醒醒。”

  吴远趴着桌上幽幽醒来,衣袖不知间已被泪痕浸湿,轻揉双眼不知所以。

  掌柜看着吴远已醒,再是开口道,“客官我们酒馆打烊了,您还请稍稍移步。”说着就是转身离去,摇了摇头叹息着,“唉,都说我们这酒很烈,瞧您睡的都已大半个小时了。”

  吴远脑中不觉多了很多回忆,像是度过了漫长一世,竟然只是过了半个小时。

  烟,浸我肺,暂消浅浅忧。酒,毒我肠,似已寸寸断。风,乱我发,平添满满愁。雨,洒我面,尽是点点泪。三生石上未署名,注我今生独飘零。月下老人忘牵线,双星银河终难见。李代桃花难成全,圆蟾桂影叶芳菲。衣宽带紧容憔悴,皆为思卿夜无寐!

  吴远站起身子向外行去,在兜里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吧嗒”火机点起,抽着烟慢慢离去。唉,今夜又是一个无眠之夜。

  吴远似是心中有所其想,回头看了看刚刚踏出的老式酒馆,原来一处已然空荡无物,哪里还有忘忧酒馆影子。

  吴远自后离开公司已是许久,所有信息已是删除,不再留有可以找到南倩的联络方式,不再打扰南倩与王奇一两人,心中暗暗对着王奇一道:“方大哥,婉青就是拜托你照顾好了。”

  似花非花,绚绽寒空,引人无尽闲暇。

  斜倚窗栏,思量却是,万家灯火无处。

  柔肠千段,迷酣媚眼,欲避不忍相欺。

  梦影如随,寻芳百度,袖襟清凉渐渐。

  晓光涟涟,遗踪难觅,惶惶落红东去。

  不恨流水,恨古红月,徒惹铁树银丝。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年年岁岁年年。

  春节终至,除夕岁夜,吴远一人登上楼顶,提着一个啤酒瓶,拉来一把木椅,斜躺着靠在窗栏杆边,吴远看着满空烟花齐放,思绪飘扬。一人一椅一瓶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