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今生缘还前世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孽缘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2171 2020.02.02 20:38

  世间事,总有些是那么莫名其妙,不知所然。

  “咳咳…”岳无痕体力透支,加之流血过多,昏了一天两夜终是醒来,艰难睁开闭合已久的双眼,渐渐适应周遭亮光。

  被安排在旁安伺照顾的两个丫鬟小盈、小颖看到岳无痕醒来,蹦的站起,小颖慌忙上前扶起靠坐于床头,小盈高兴飞奔出去,大喊着道:“小姐,小姐,醒了,醒了。”

  秦烟柔正坐铜台,轻装粗饰,斜梳长发,遥窗望月,云游遐思,嘴角擒笑不已。秦烟柔回头看了眼冒失小盈,沉声道:“什么醒了醒了的,把话说清楚明白了来。”

  小盈立时欠身道:“小姐,是您救回的那公子已经醒来,女婢一时兴奋冒失还请小姐恕罪。”

  秦烟柔立时站起身,笑容绽放,“走,咱们去看看。”

  岳无痕嘴唇皲裂,喉咙干哑,看着精致房间,精修华丽,再看了看小颖,吃力问道:“我还没死啊?这是在哪?”

  小颖倒了杯热水端来,递给岳无痕,含笑娇羞道:“公子这刚醒来,就说些胡话,有这么漂亮的阎罗地府么?”

  岳无痕也是下意识随口问了下,身上伤痛知觉还是告诉其仍是活生生有血有肉一人儿,略有尴尬,“我怎么在这,是姑娘就了在下?”

  小颖接过空杯,放回茶几,“公子折煞奴婢了,奴婢可没这么大本事救下公子,是我们小姐救了您,并带回府中令我等好番照料。”

  岳无痕看着清眉秀目,红粉鹅蛋,朱点润唇,长得也是青粉佳丽,竟然只是这间伺候丫鬟,想来此间主人身份当是尊贵,不知何方人也。

  “咚咚…”,一阵急速脚步声自远而近匆匆而来,临进房门戛然变慢,脚步轻缓,盈动优美。

  嘎吱一声,房门推开,岳无痕循声望去,一袭鹅黄翠绿轻纱扬,高髻花冠凤簪钗。曼妙身姿纤柳腰,细足翘头飞鸟靴。清眉细长,眼角含笑,精致水脸,粉嫩透红,朱红樱桃,闭月不及其貌,沉鱼不足其容,比起林婉青有过之而无不及,加之一身高贵典雅气质,看到岳无痕有些痴醉,一时神游不及出声。

  秦烟柔扑闪着水汪大眼,看着岳无痕道:“公子终于是醒了,刚救公子回来之时气息羸弱,终还是有些担心,没想到公子气运深厚,还是醒了过来,如今身子可还有不妥?”

  声音清和柔丽,听的人酥骨脆,岳无痕差点没能回神而来。连忙收回心神,暗是懊恼自己迷心失寸,失仪窘态,连连干咳两声,暗调气息,恢复清明。

  “在下岳无痕,多谢姑娘出手相救,如此大恩,他日若还有命在定当再报,如今我处境凶险,不能无辜牵连姑娘,这就告辞。”岳无痕说着就是挣扎想要起身。躺了一天两夜未进滴食,浑身乏力松软又是力竭躺下。

  小颖慌忙上前扶好岳无痕,秦烟柔见其孱弱虚脱,此番情形还能先是为其他人安危着想,倒是心疼起来,对其岳无痕所说之凶险并未放其心上。“岳公子无需过多忧虑,只管安心于此养伤即可。小盈,去端些吃食过来,岳公子许久未曾进食,想是已然饿急。”秦烟柔安抚了下岳无痕情绪,思绪清晰的安排着些许事宜。

  秦烟柔将岳无痕带回府中救治,并未过多遮掩,府中上下当是知晓。

  秦烟柔父亲礼部侍郎秦熺正坐厅堂,轻抿茶杯,看着跪于地上的董先,“你是说那人就是当年岳家军背嵬军步兵岳副指挥使岳伦之子,叫岳无痕?”

  “是的大人,前些日子下官奉命前去缉拿岳伦一家,被其侥幸逃脱,如今来此帝都,当是寻仇而来,此人断不能留。”

  秦桧或是已是天命之年,前半生绝情寡义,人无真情实感,临了临了,倒是对亲情很是渴望,对秦烟柔那是千般呵护,就连秦熺对秦烟柔行为举止也不敢过多言语。

  “此事先就如此,待我征询父亲意愿再作打算。你先退下吧。”秦熺挥了挥手下了喝退董先。

  临安府清安镇,方文毅带着林婉青甩开王俊等人追踪,折返而回,来到临安府临近城镇清安镇,寻了间小客栈住了下来。

  方文毅都是受些皮外伤,未伤其筋骨,加之有其师留有治伤良药金圣丹,没过几天已然无大碍。

  “方大哥,你身上伤势如何,如今都过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无痕哥哥怎么样了,有没有得以逃脱,我们还是得尽快回去找寻。”林婉青在房中来回踱步,焦急的询问着。

  “林姑娘无需过多担心,岳兄弟吉人自有天相,况以岳兄弟身手修为,那些贼人还是没那么容易将其抓住的。你安心在这住上几天,待我潜入城中查探一番。”方文毅轻声安慰道。

  岳无痕经过秦烟柔悉心照料,加之以相府声望,宫中御医,民间神手,各种名贵治伤养生药材,应有尽有,没过几天已然可以恢复如初,行走自如。

  秦烟柔本就对岳无痕心存好感,几番相处下来,岳无痕谈吐洒脱,待人谦和,志向高远,更是令其倾心不已。

  岳无痕伤好之后,本意不想连累秦烟柔辞别离去,但回想自己进入京都所图之事,见秦烟柔言辞谈吐间,透漏的大家贵气,想来其家族定当声名显赫,或可结交为盟,共同剪除奸臣秦桧。

  说不得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刻意安排,岳无痕多番打听下来,才知自己是住在大奸臣秦桧相府中,心中羞愤难当,盛怒异常,提着剑就想去斥问秦烟柔。

  不怕一见钟情,就怕日久生情。秦烟柔偶尔会泄露出大小姐气场,跋扈其又不讲理,虽然这些缺点在其下人面前才显露出来,但也算真实存在。岳无痕看着天仙般的秦烟柔,一美遮百丑,何况秦烟柔还没那么差,对岳无痕细心体贴,与其散步聊天谈人生,品花赏月逛花园。岳无痕感受道了于林婉青身上感受不到的另一番情感,终是割舍不得,进退两难,真所谓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秦烟柔若是如祖父悲乖张狠历,岳无痕早是可以抽身离去,仗剑打闹相府,管他个龙潭虎穴,森严戒卫。秦烟柔出身这般家庭,并没被其渲染,心中存在善心良意,投身谁家不为己愿,岳无痕自是不能以此责怪于秦烟柔,怪只怪自己不该推开浣花阁那扇门,成就这段楸心孽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