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今生缘还前世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 轻小说

    类型
  • 2020.01.11上架
  • 2.90

    完本(字)

-1位书友共同开启《今生缘还前世债》的轻小说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买醉

今生缘还前世债 上苑探花 2139 2020.01.11 16:28

  “吴远,你没事吧,现都十点多了,要不一起回去得了,你一个人走我们也不放心啊。”吴远好朋友戴飞及他女朋友林晓巧上了计程车,伸出头来,眼神迷茫,舌头打结,显然喝了不少酒,开口劝说到。

  吴远一无为青年,三十出头,事业不上不上,公司一小职员,至今仍是单身。

  今天正值戴飞生日,大家相约着来到这环球盛世ktv庆生,大家都喝了不少酒。

  吴远站在车外,挥手道:“不用你们先回去吧,我还可以,自己走走醒醒酒,你们先回去吧,到家再给你们电话,放心先回去吧。”

  吴远看着计程车远去,本还笑意盈面,顿时惆怅异常。看着朋友们成双成对的恩爱,再想到前天自己心仪女神邀约自己一起逛街的时候,竟是挽着他人之手出现。

  吴远耷拉着脑袋,卸下一本正经的伪装,在街上晃晃前行,独留长长孤影落寞无助。

  或是酒意消散,或是今夜夜色太撩人,吴远突然有种酒不够之感,今夜一定要买醉,醉他个每天没地,一醉解千愁。意念起,胆横生,抬头相望去,正好看到“忘忧酒馆”四个大字,篆字古朴,木门古色声香,门上俩狮头挂环。吴远笑了笑,真是天随人意时,想什么来什么,不假思索,推门而入。

  里面陈设,四方木桌,长条木椅,古里古气,老板一身古服,看不出哪个朝代,手在古木算盘上上拍下卸敲打着算珠,想来应是算账之类。

  吴远也不生奇,现在老板为了突出特色,搞艺术营销,竟将酒吧装修成古时酒馆,想来生意不是太好,店里就吴远一个客人。

  “老板,你这有什么就给我来瓶,我今天要来个不醉不归。”吴远选了个座位坐下,冲着老板道。

  老板此时才将目光从算盘上移开,看向吴远,看着吴远穿着打扮与自己相差甚远,却也见怪不怪,吆喝道“客官,对不住了,我这没有你要的酒。”

  吴远一听急了,难得今天要放纵自己,这一来老板就跟自己说没酒,这哪能甘心,有些生气道:“开什么玩笑,你这开个酒吧酒都没有,算什么回事儿,别拿我寻开心了,赶紧来瓶,甭管价钱贵贱,能喝醉就行?”

  老板也不急,耐心道:“这位客官,这还真不是钱的问题,您有所不知了,我这酒都是现酿,您看我这身后一罐一罐酒,背后都段古怪离奇,动人心魄的情感故事。只要客官您有故事,我这才有你的酒,且是免费请客官品尝。”

  吴远听到这,不禁想起自己心理路程,轻声哀叹:

  “喜中悲,悲中恨,悲喜交加恨绵绵。

  哀其怨,怨其愁,哀怨缠绵愁更愁。”

  或是酒精的作用,平时心事深埋心底的吴远不自觉声调提高:

  “笑君痴,笑君癫,笑君滥情没了边。

  悲君苦,悲君闷,悲君愁丝无人问。”

  老板听着,本该同身苦楚安慰几句的他,笑意盎然,客官看来的确有着故事,说来听听,一会给你酿出属于你自己的酒来给客官品鉴。

  都说酒是喝时无事,过后酒劲上头,才算真的醉人。吴远此时幽幽叹息,竹筒倒豆。

  吴远刚进公司不久,被安排在南倩一组共事。南倩外表清丽,俏巧可人,待人又是亲切,一双桃花运水渍汪汪,与人交谈都笑面春风,给人清爽甜美感觉。吴远早被其吸引住了。

  吴远一个新手,很多事都不懂,南倩作为组长,有责任有义务扶持指导。这人本就是情感动物,这接触久了,久而久之心生爱慕。这对于别人来说,或许阳刚果决,干脆利落就把心意表明,爱咋的咋的。

  可这一套在吴远这不管用,吴远有些内向,心思细腻柔弱,害怕受伤,就这样有意无意的你侬我侬的暧昧着。

  南倩或许察觉了他的心意默许着,或是没有察觉出两人之间情愫不纯,反正就如平时一般忽冷忽热的保持着。

  吴远内心真是煎熬,这柔弱的性格促使他也不敢问啊。吴远生于六月份,这可怜的巨蟹座中人,害怕受伤偏偏要往受伤源上靠,终于泥足深陷无法自保,情绪化的他鼓起勇气,在下班的时候约了南倩一起出去玩,趁着机会表露心迹。

  人说天公作美,晴空万里,天公不作为,大雨倾盆。真是一点没错。

  吴远下班后,高高兴兴收拾东西回出租屋,五点半的时间,太阳西斜,通红晚霞印衬蓝天,看着吴远心情打好,桃花印面,满面灿烂,别提有多开心。

  吴远回到出租屋后,整个人洋溢在自己幻想的幸福中。正准备换洗干净衣裳出门。

  “咚隆”一声巨响,有心的都能感觉到门窗玻璃震三震。巨响震的吴远惊醒焦躁。

  什么叫做晴天霹雳,这就是,刚进屋前还是万里无云,一派祥和。这一眨眼功夫,乌云密布,雷神炸响,粗亮闪电划裂天空,风雨交加不期而至。

  这月份的天本是七点之后才会黑下来,这个点还不到六点钟,夜幕昏暗,大雨像是不要钱的倒洒大地。

  看着这场景,吴远心也是如雷击般震颤抽搐,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被这大雨无情浇熄,这晚上的约会已然无法进行。

  吴远本就是心思细腻的一个人,心思细腻这突出的就是想太多,有种害怕失去,也是害怕得到的矛盾心理,就这样呆望大雨,期望着南倩来通电话,自己却害怕着没想过作为男人应主动去个电话。就这么呆呆坐看风起雨落,直至午夜十一点后,这个点已然宣告一天的结束,一个人与手机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呆着。

  第二天,上班工作中,两人奇妙的好像忘记了昨天一档事儿,谁也没有找到什么理由开口似的,空气异常冷淡压抑。

  就这么过了三天,还是南倩因为工作上的事找吴远说话,之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这情况持续两天后两人好像又恢复如初,相谈甚欢,看着吴远心中大定。

  “吴远,明天周末,没什么事吧,要不跟我们一起去逛逛街?”

  这把吴远高兴的,“她心中定是有我的。”如此这般想着,心里美滋滋的。“有空,有空的,”吴远急慌白咧的道。

  “嗯,那明天见。”南倩回了个甜甜笑容,走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