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时间迫近

谍策 黑白锦鲤 3056 2019.03.03 07:46

  昼夜交替。

  第二天的旭日已经在东方冉冉升起,朦胧的光辉普照而来。

  旅店二楼,一夜等待未果的秦修文微微闭上眼睛,略带疲倦的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抬手握住了项链的吊坠,这才感觉精神振奋了许多。

  他毕竟不是机器,一晚上将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住宅,多少感到有些困乏,不过有项链的神奇作用在,他很快就从那种状态中清醒过来。

  这个时间,街坊邻里的鸡鸣声响成一片,各家各户随之都传出锅碗瓢盆的声音,炊烟袅袅升起。

  秦修文看了眼渐渐添增起人迹的街道,神情再度专注起来,生怕遗漏了日本间谍的踪迹,将目光在住宅附近徘徊。

  他的心里在此刻有种紧迫感,佐藤赤坎等人一夜未归,和顺商会一定会发现些什么,甚至在昨夜就已经派出去人调查了,李家的那处闲置库房隐藏不了多久,被发现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依秦修文的推测,那些日本人只要不是蠢货,就一定会将目标锁定在李家身上,在今天就会前去登门拜访。

  不过,李家本身就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如今更是搭上了军方这座大靠山,岂能是说让人怀疑就让人怀疑的。

  如此一来,再加上和顺商会和李家这两方势力交涉的时间因素,李家的那处闲置库房最迟也等不过明天晚上就会被发现。

  潜伏在军方的日本间谍如果不在消息曝光之前出现,秦修文只能执行备用方案,独自行动,冒险抓捕张龙。

  秦修文目露决绝的神色,然后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他给自己预留的时间是今晚凌晨之前。

  如果在这个时间之内,消息没有暴露,那名日本间谍也没有出现,那么为了避免途生变故,他就会在凌晨之后的时间进行布置、踩点,以用于最快的速度抓捕张龙。

  倒计时,十七个小时整。

  秦修文将这个数字牢记在心,然后就那么站在窗边,仿佛感受不到疲惫一样看着那个住宅,一言不发。

  时间慢慢的流逝,街道上路过许许多多的人,都不曾多看那间住宅一眼,更没有引起秦修文的注意。

  从凌晨到晌午,从晌午再到落日。

  秦修文始终站在窗边观察,没有吃任何东西,只不过是喝了点水,用以维持身体机能的运转。

  耐心,是作为一名特务应有的基本素质。

  即便内心的紧迫压力越来越重,秦修文在脸上也是不动声色,眼睛死死的盯着平阳街155号的住宅。

  “看来,这场赌博是做了无用功了。”

  秦修文心中微微一沉,不由得摇了摇头。

  间谍之间的联系时间是不定的,有一天、三天、七天、一个月的,还有通过报纸来传递消息、见面的。

  秦修文在不知道佐藤赤坎和日本间谍之间的联络方式、联络时间的情况下来到这里守株待兔,本身就是一场赌博。

  如今日本间谍没有出现在地下联络点,他虽然有些失落,但却没有什么意外之色。

  眼看着黑夜袭来,明月已经在天空映出皎洁的影子。秦修文低头看了眼时间,还剩下八个半小时到凌晨。

  “八个半小时,事情说不定会出现转机。”

  秦修文没有着急,仍就站在那里盯着平阳街155号的住宅,丝毫没有因为时间逼近而生出放弃的想法。

  黑夜降临,街道上的人迹渐渐消失,最终陷入一片无人的寂静。

  处在黑暗的环境当中,透过窗叶,秦修文仍就在那里盯着。

  倒计时,六个小时。

  ......

  三个小时。

  ......

  一个小时。

  ......

  半个小时。

  ......

  秦修文轻闭上双眼,不再做什么妄想,而是已经在脑海中思考如何找到时机抓捕到张龙,打算从他身上拿到关于日本间谍的消息。

  濒临凌晨时分,秦修文的气质愈加平静,低头数着凌晨倒计时的时间,准备时间一到,就出发前往张龙的住处。

  张龙偏爱于寻花问柳,时常去那些风流之地,这倒是他的一个最佳机会。

  一念至此,秦修文在凌晨到来之前的最后一分钟之内,扭身从桌上拿起护身使用的勃朗宁和南部十四式手枪,放在腰侧,这是他安全的保障,哪怕其中只有三发子弹。

  最后一秒转过,秒针指在整时的方向。

  秦修文没有自言自语的多说什么,神色很是平静的抬起头,将简易随行的东西放在身上,最后看了一眼住宅,随即目光一转,望向漆黑夜色下的街道,神色一愣。

  ......

  ......

  江口平川最近的心情非常好,甚至有些激动,他也没有想到有生以来第一次执行任务,就会完成的如此顺利。

  可,这份激动的心情他注定是无法与人诉说而出的。

  尤其在今夜,他在睡前一想到未来宏图可期的人生,就有些兴奋难抑,有些失眠。

  想来想去,他看了一眼日期,发现和下线鼹鼠联系的时间已经近在眼前,此刻又睡不着,便起身穿上一套便衣,戴上高帽,出了住处,饶了一段时间,确定身后没有追踪者之后,才来到了平阳街155号。

  他看了一眼平阳街155号的正门,然后站在正门对面的墙角,背靠着一个堆满旧雪的推车,低头点了一根烟,轻轻一吐,烟雾缭绕。

  透过朦胧的烟雾,他瞧了眼平阳街155号围墙上的盆栽,其中有一个盆栽的边缘位置有一个年头比较老旧的缺口,即便在黑夜当中,也可以清楚看清那个轮廓。

  平阳街155号的住宅本就老旧,杂物较多,这个盆栽在其中,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然而,这却是江口平川和他的下线鼹鼠的主要地下联络方式。

  这个盆栽的缺口如果对着街东,便意味着有消息传递,反之对着街西,则意味着一切如常。

  如果缺口对着街东,说明有消息传递,那江口平川就需要在平阳街155号住宅的大门东侧放上一块转头,示意自己已经收到,鼹鼠在第二天就会将消息放在北平城城南的一处很少有人光顾的破庙里。

  这种消息传递的方式很隐蔽,即便其中一方被追踪,也很难查到另外一方的身份。

  江口平川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确定那个缺口朝着的方向是街西,便知道鼹鼠那边没有任何问题,应该是在等待自己的下一步行动指示。

  想到任务,江口平川的嘴角不由得翘起一丝弧度,策反中国军方上校,如此一个大功劳,足以让自己今后的军事仕途通畅无忧了吧!

  仰头看着挂在夜空当中的明月,迷幻般的烟雾弥漫在眼前,江口平川在此时此刻忽然想到一个人,左手下意识的微微揉着似乎仍带有那种痛楚的后腰,眼中生出一股又是敬佩又是仇恨的复杂光芒。

  那个人也不知在毕业之后去了哪里,不过想来以他的能力也应该不会堕了他的名头。

  而今自己的大功近在咫尺,希望以此能在日后堂堂正正的站在他面前,以平等的身份和他对视,开口告诉他:你曾经不屑一顾的手下败将,如今已经和你不分上下。

  幻想着未来发生的那一幕,江口平川面带满足的笑容吐出最后一口气,随即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灭,然后扭身就走。

  他停留的时间不长,动作也很是隐蔽,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夜里走路走累了,在中途歇下来,抽了一根烟。

  然而,正打算踏步离去的江口平川忽然心跳停了半拍,听着耳边传来那道皮靴踩着雪地的声音,内心凛然,强做平静的抬起头看向前方。

  在他前方的街道上,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身影正在缓缓走来,此人身材较高,因冬季穿得比较厚而看不出他的胖瘦,因背对着月亮,容貌不详,性别也是不详。

  常年以来的军事训练,让江口平川在后天培养了一种敏锐的感知力,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他就感觉这个人有问题,却又说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微微迟疑片刻,他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抬头看着徐徐走近的黑衣身影,平静的眼神里藏着极深的戒备之色。

  背地里,他已经悄悄地握住了一把特制的匕首,藏在袖子里面,随时可如毒蛇出洞一般让人无处生还。

  如果遇敌,动用枪械的目标太大,而且从贴身来讲,还是近身武器比较占便宜。

  而且,江口平川对自己近身搏斗的实力非常自信,即便遇敌,也有把握杀之。

  脚步渐行渐近,踩着雪地的声音轻缓而均匀,没有丝毫的紊乱。

  江口平川不敢乱动,将状态维持在最佳的状态,默默地看着黑衣人走近。

  脚步声突然停下。

  江口平川心中咯噔一声,随即嘴角紧紧地抿着,盯着停在五米之外的黑衣身影,心中隐藏的情绪起伏不定,这是什么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么?

  微微迟疑片刻,江口平川看着那道黑衣身影,强装平静的笑了笑,说道:“朋友,半夜三更拦在我的面前,可是有什么事情,不如抬起头来,和我细说?”

  他想要看清黑衣人低着头的脸,却发现模糊一片,很难分辨出此人的容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