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赏宝宴会

谍策 黑白锦鲤 3106 2019.02.27 08:13

  接下来的六天时间里,秦修文每天都会改变不同的容貌,想要通过多种渠道潜入和顺商会的内院。

  食材运输、物流、市政府工作人员、求职人员等多种方式,他都尝试过,但最后都是无一失败,即便进入了内院,也会被看护的很紧,根本没有机会查探,更没有机会进行暗杀。

  再一次在夜里回来,秦修文解开夜行衣,换了身衣服之后,就躺在床上,有些疲倦的吐了口气。

  握紧了脖颈上的项链,手指摩挲着那温润的轮廓,秦修文这才感觉疲惫散去了些许。

  今天,他第一次冒险潜入了内院的文档室,时间紧急,随手翻阅几本记录交易信息的文件,发现其中没有任何有价值的资料之后,就出了和顺商会。

  躺在床上,秦修文扭头看了眼桌上的日历表,眼中闪动着光芒。

  看来只能在明天李家举办的宴会上,对佐藤赤坎一探虚实了。

  不管能不能调查出佐藤赤坎隐藏的目地,明天他都会趁此时机下手,不然等下一个时机,不知又是何时了。

  他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佐藤赤坎耗下去。

  秦修文起身看着窗外的黑夜,紧了紧身上的衣裳,他在北平城停留的时间太久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北平城李家举办赏宝宴会的风声就传遍了整个北平城。

  北平城中的大家大户皆是整理行装,带着随行家眷前往李家赴宴。

  一时间,北平城的繁华街道上竟是熙熙攘攘了起来,相互之间交谈的声音更是显得极为热闹。

  这场宴会造成如此热闹的局面,并不是说李家的名声导致的,而是来自于画家王维的那幅《辋川图》。

  在历史上,王维是何许人也,那可是一代诗佛,以清新淡远,自然脱俗的风格,创造出一种“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中有禅”的意境,在诗坛树起了一面不倒的旗帜。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

  此言可是古代多位知名诗人、画家对其的评价。

  王维其名远扬,流传于世的真迹更是渺渺,如此一来,王维真迹的价值更高,非金财能比之。

  如今王维真迹现世的消息传出,北平城岂能不热闹起来。

  大家大户最好面子,即便有些人家不对王维真迹有什么认知,可为了自身的面子,也唯有强自出头参加宴会,以免受人暗中腹诽一个“暴发户”“没文化”的名头。

  如此一来,李家门前的来客更是络绎不绝,往来者的身份皆是非同一般,在北平城最低也是一方人物。

  秦修文没有张扬,很低调的随人流走进富贵奢华的李家,环视过四周之后,发现不论是李家家主,还是李家长子李熙言都没有出现,在厅中负责招待的也不过是李家的老人和一些小辈。

  宴会大厅当中,神色清晰露出不满的人不在少数,更有甚者对李家的招待者用言语为难了几句,以此来对李家表示不满。

  秦修文只是扫了一眼,像是一个透明人靠在一侧的假山上。明明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却极少勾引起他人的注意力。

  李家门前的客人接续走了进来,从秦修文的身边路过。

  秦修文微微抬起头,略微诧异的看了眼宴会的大厅,李家家主和李熙言居然还没有出现,要知道家族势力和李家差不多的几家已经在表达不满了。

  作为主办人,他们居然还没有出现?

  秦修文指节敲了敲裤腿,看向门外,现在都没出现,是不是意味着再之后出现的宾客当中的人,和此刻大厅里面的客人在身份地位上并不是一个等级,需要李家区别对待呢?

  默默想了一会儿,秦修文默默地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件事情。

  他来参加宴会的目地并非是来猜测这些与他不相关的事情的,他的主要目地还是觊觎中国文物的日本人。

  就例如,佐藤赤坎。

  秦修文沉默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很长,参加李家赏宝宴会的人数渐渐多了起来之后,一副灰色中山装的佐藤赤坎便出现在李家的门前,面带笑容,温文尔雅。

  秦修文的目光当即一凛,为避免引起他的察觉,用余光注视着他,手掌轻轻拂过腰侧的枪柄,随即紧紧的握住寒光凛凛的匕首。

  自始至终,他的气息都没有丝毫变化,如是波涛海岸上的一座顽石。

  佐藤赤坎化名之后的身份对人际关系的处理极为妥善,刚入北平城不久就与多位家财显赫的人士结交,此刻正在李家门口同他人寒暄,低调随和的言谈很受他人的欢迎。

  秦修文看着他,神色不动,心中则在想着需要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才能完成对佐藤赤坎的暗杀。

  下毒、枪杀、偷袭、暗杀......

  无数种方案在秦修文的脑海中发芽,并且逐渐完善。

  默然间,秦修文低着头踏前了一步,气息更加平和普通,像是暴风雨爆发之前的平静。

  “老板......”一声生硬、恭敬的声音乍然响起。

  五名装扮相同的男子接续从佐藤赤坎的身后冒出,位于他的身周,恰好对准五个容易偷袭的死角位置。

  佐藤赤坎笑着点了点头,随之邀请同自己交流的人一齐进去李家,准备参加这场赏宝宴会。

  秦修文前行的脚步微顿,微微皱起眉头,不着痕迹的扫过那五名忽然出现的男子腰侧位置。

  在那个位置,他们均是有一致的鼓起,以秦修文的眼力不难猜出那里藏着枪械。

  摩挲了一下腰侧的两把手枪,秦修文默默地摇了摇头,直接打消了贴身进行暗杀的想法。

  这五人的动作干练,目光有神,潜藏着令他感到危险的气息,应该是在战场上杀敌过的老兵,所以才养成了这种气息。

  秦修文眼中的光芒闪烁不定,在思考以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完成对佐藤赤坎的成功暗杀。

  正在他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李家的赏宝宴会上忽然出现骚乱,场上一片哗然,似乎是某个身份大的惊人的大人物出现在了赏宝宴会上。

  久久不见出面的李家家主和李熙言也是急匆匆的出现,来到门口等候,面带恭维的神色。

  宴会中的其他宾客也是匆匆而来,簇拥在李家门口。

  门外传来停息下来的汽车声音,稍过片刻,一位面貌平平,侧脸留着一道疤痕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此人身穿黑色的中山装,魁梧的身形弥漫出一股铁血的气魄,每踏进一步,都会给宴会中的宾客带来很大的压力。

  在他身后,跟着十名同样便衣而来的男人,身上的气质很明显,都是军人。

  看见此人,佐藤赤坎的神色微变,在眼中掠过一丝忌惮,随即恢复常态。

  一直在暗中注视着他的秦修文神色微异,不由得看向这名中年男人,心中暗暗猜测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李家家主李彬和其子李熙言恭恭敬敬的走到那人身边,面带恭维之色的与其交谈,顺便转身将之引进李家。

  秦修文耳力出众,从宴会吵杂的声音中,模模糊糊的听到了李家父子和那中年男人的交谈,顿时知晓了此人的身份。

  北平城军方势力的上校,也是北平城正规军第十八师师长,邹文涛。

  秦修文曾耳闻过此人,可谓是鼎鼎有名。

  他是中国民国陆军军官学校,也是后世“黄埔军校”的第二期毕业生,一毕业之后就参加战场,有手段,有谋略,短短几年就立下了赫赫军功,军衔蹿升的速度令人咂舌,若不是上面刻意压制,邹文涛如今已经是少将军衔,由此可见他的军功究竟有多雄厚。

  如此一般的人物,也难怪需要李家特殊对待。

  在这个时代,拿着枪杆子也就意味着拿着权利。

  “你腰上是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李家门口忽然响起很不和谐的声音。

  秦修文从邹文涛的身上收回目光,转头望去,顿时微微一怔,随即神色多了几分趣色。

  在那边,随邹文涛而来的十名军人已经和佐藤赤坎的五名下属对峙上。

  秦修文能看出那五人腰上藏着枪械,能跟随邹文涛而来的十人自然也能看出来。

  以他们作为军人的天职,自然不允许潜在的威胁出现在身边。

  所以,现场的气氛很是凝重。

  佐藤赤坎的五名下属对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将手放在腰侧,用行动证明了一切。

  他们也是军人,绝不能容忍自己失去了枪械,在他们眼里,军人失去了枪械,就像是没了牙的老虎。

  况且,让他们拿出来就拿出来,那岂不是有失大日本帝国的尊严,这与投降有什么区别。

  邹文涛一方的十名军人见此神色更是漠然,动作几乎一致的接触到随行的枪械,气息冷冽,大战一触即发。

  一旁的佐藤赤坎见状,也是不敢再继续旁观下去,走了出来,挥手令手下取消戒备,随即面带微笑的对那十名军人躬身表示歉意,说道:“长官,实在抱歉,鄙人是和顺商会的会长,在前些时日遇见了一次夜袭,所以不敢放松警惕,还望几名长官见谅。”

  为首的那人不言苟笑,神色冷漠的看着他,说道:“让他们把枪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们采取强行措施。”

  其余九人也是不动,神色愈加冷冽,不难猜出这是他们最后的一声通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