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暴君手段

谍策 黑白锦鲤 3364 2019.03.05 02:04

  北平城军方驻地,行政楼。

  上校级别的直属办公室,一整天无所事事的张龙坐在座椅上,瞥了眼原封未动的军方文件,然后起身来到窗边,看着下方在训练场挥舞汗水的士兵,神情有些恍惚,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多少年前,自己也是在战场上抛洒热血的战士,骁勇好战,是众多战友敬佩的对象。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肩上的军衔升了,胸前也挂着军勋,但胸腔里的热血却好像是变冷了。

  摸了摸膘肥的肚子,张龙心里突然出现一丝悔意,或许在当时得知李锐身份的时候,他应该立刻禀告给师长,杀敌以证自己的军心,而不是受利益驱动,成为一个卖国贼。

  神色复杂的叹了一口气,张龙动摇的心境渐渐稳定了下来,他知道如今已经踏在日本的船上,注定是回不过头了。

  况且,日本人那边源源不断送过来的惊人利益,也让他不想回头。

  张龙低头看着训练场里面的军人,说不出什么意味的笑了笑,扭身回到座椅上,闭眼坐了一会儿,拿起桌上的通讯电话,拨通过去:“我是张龙,李锐少尉还没有到么?”

  “报告团长,李锐少尉今天还没有到军部。”

  张龙微微皱眉,说道:“今天李锐可曾给军部打过电话,申请请假了么?”

  “没有,不过这段时间李锐少尉的心情似乎不错,可能是突然有事,脱不了身吧!”

  这种案例在国军里面还是很常见的,一般在第二天写个书面报告交上来就行了,也没有多少人当一回事。

  “行了,那就等李锐少尉到了之后,让他来见我。”

  “是,团长。”

  挂了电话之后,张龙抬起头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心境有些不安,现在都已经是接近工作结束的时间了,李锐还没有出现,也没有给军部这边一个消息,不知道是不是真出了什么意外。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龙的内心愈加惶恐不安,后背渗出一层冷汗,甚至已经做好了撤逃的想法,就怕李锐一旦暴露,把自己给牵连进去。

  一旦东窗事发,他将四面楚歌,没有任何活路。

  在紧张、煎熬的情绪下,张龙不一会儿就抽了一盒烟,烟头将面前的烟灰缸堆满,无不诉说他此刻的心情。

  “去江口平川的住所看看,如果他不在,不,如果他明天还不出现,也没有消息传来,我就立刻离开北平城。”

  张龙的内心迫切,但同时也有一种侥幸心理,如果江口平川真的是被事情拖住了呢?一旦自己冒然消失,军部这边一定会严查,到时候自己的身份也就暴露了。

  想到就做,他此刻的心情拖延不得,整理了一番军装,就打算离开军部,前往江口平川下落的住所。

  当然,他一定不能穿着军装去,必须隐蔽行踪,万一江口平川真的暴露了呢?自己岂不是送货上门?

  未等他出门,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把张龙吓了一跳。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正处于敏感阶段,看见突然响起的电话,遐想颇多,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起来,保持正常的腔调:“你好,这里是正规军第十八师主力团团长办公室,我是张龙。”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不卑不亢的声音:“张团长,您好,我是师座办公室的通讯员,冒然打扰,还请见谅。”

  “师座办公室。”

  一听是来自师长办公室,张龙内心的紧张立刻提到极致,耳边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声的回响,头冒虚汗,嗓子都变得干涩起来:“师座是有事找我?”

  “是的,师座让我通知各位校级军官,上级在北平城的战略部署正式发布,需要召集主要负责军官展开会议,事关党国重要部署,张团长务必到位。”

  听到是工作事宜,张龙顿时松了一口气,转而又是注意到北平城的最新战略部署,心中一动,有些贪婪的想着,这个战略部署如果交给日本人,自己会得到多大的利益。

  张龙摸了摸肚子,笑道:“好的,劳烦禀告师座,张某稍后就到。”

  “好的,张团长。”

  挂断了电话之后,张龙神色难掩兴奋,甚至将江口平川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迫不及待的出门前往师长办公室。

  他刚刚被策反,只提供了一个小情报就获得了两根金条,而今战略部署这么大的情报,日本人说什么也得给他二十根以上的金条吧!

  ......

  ......

  明朝遗留下来的地牢旧址。

  四肢被绑在铁架上的江口平川就像是一堆烂肉,散发着难闻的腥臭味道,严格来说都已经没有了个人样,甚至都没有力气再发出哀嚎。

  秦修文就坐在他的面前,俊秀脸蛋上的神色很难看,没有丝毫的怜悯,死盯着他看不出形状的脸,不耐烦的问道:“江口君,你还不肯说么?”

  “说什么?”

  此时此刻,江口平川的意志已经模糊了,耷拉着脑袋,虚弱至极的说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

  秦修文嘴角上扬,眼中冷芒涌动,声音在江口平川的脑海中循环,阴森而又恐怖:“真是一根顽固不化的烂骨头。”

  江口平川无力的笑了笑,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和他狡辩。

  秦修文从一旁燃烧的木炭堆里拿出一根很长的铁烙,烧得通红的铁片就那么印在他的胸前,顿时传出滋啦滋啦的声音,一股烧焦的腥臭味弥漫在这处暗无天日的地牢当中。

  “啊......”江口平川的身躯不断地痉挛,强烈的痛楚令他传出很低的哀嚎,随之而起的就是费力的咳嗽声。

  “还不说么?”

  秦修文对此视若无睹,目光异常的冷漠,动作没有迟缓的将一杯盐水泼在他的身上。

  江口平川一阵哀嚎,然后发出一道极低的声音:“你想问什么?”

  秦修文微微眯着眼睛,笑了:“终于肯说了么?”

  江口平川大口喘息着,没有说话。

  秦修文重新坐在椅子上,看着没有了人样的江口平川,惋惜的摇了摇头,说道:“江口君,早说不就好了么?何苦遭这个皮肉之苦。”

  江口平川扯了扯嘴角:“呵呵......”

  秦修文神色一正,漠然问道:“姓名。”

  “你知道的......,江口平川。”

  “隐藏在中国的姓名。”

  “假的。”

  秦修文又是一杯盐水泼在江口平川的身上,俯身看着他,冷漠说道:“老老实实的配合我,知道么?”

  “嘶......”

  江口平川抽着冷气,勉强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秦修文再度问道:“中国姓名。”

  “刘永志。”

  “上线是谁?”

  “松井广田。”

  秦修文眼睛眯了一下,说道:“下线是谁?”

  江口平川费力的抬起头,咧嘴笑了笑,露出残缺不堪的牙齿,说道:“同伴不问么?”

  秦修文神情冷漠,说道:“说。”

  “小野三太、流枫准良、藤原千代......”

  秦修文神色微动,更显冷漠,猛地抬起手一只手。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落在江口平川的脸上。

  秦修文微微俯身,眼神里充满了阴鹭,淡淡说道:“耍我?”

  “不想听么?”

  江口平川吐出一颗沾着血的牙齿,对秦修文虚弱的笑了笑,说道:“还有一个叫高乔上清,他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贵族子弟......”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他的脸上。

  秦修文冷漠说道:“江口君,你知道么,你是在拿你的生命冒险。”

  江口平川勉强的笑了笑,无力的低下头。

  “或者说,你现在本身就是在求死,想让我杀了你。”

  在蜡烛昏暗的火花下,秦修文低头擦拭着右手上的血渍,淡漠无情的说道:“可是,你的方法注定是无用的,在我没有从你嘴里得到足够的情报之前,死亡对你来说,只是一种不该有的奢望。”

  “咳咳......”

  江口平川仍然能笑出来,说道:“没用的,你不如直接杀了我,你我都是接受过训练的特工,清楚的知道想通过肉体的折磨来审讯一名怀揣着信仰的特工,只是一种妄想。”

  “信仰?”

  秦修文嗤笑一声,说道:“不论在什么时候,信仰都只是一种慰藉,你想靠着一种追不到根源的信仰来扛过刑讯,那才是妄想。”

  江口平川摇了摇头,缓缓吐出两个字:“无知。”

  “阶下之囚而已。”

  秦修文没有动怒,而是当着他的面拿出一个药盒,顿时令江口平川为之瞳孔收缩,浑身发冷,看着秦修文的眼神,仿佛在看着一个魔鬼。

  秦修文说道:“在这个时代里,多息磺胺是最好的消炎药,而且真正的乱世还没彻底到来,这种消炎药在市场上还是颇为常见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用刑过量,让你感染去世,当然,身体躯干上的一些损伤,我就没有办法了。”

  江口平川用力的挣扎,绝望的发出咆哮:“暴君......”

  “谢谢,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秦修文露出笑容,无视掉江口平川的挣扎,注射进入一支多息磺胺,然后看着他绝望的眼神,笑道:“很多逼供的手段你都尝试过了,我还有一种手段,相信你会很感兴趣,并且会因此喜欢上它。”

  江口平川挣扎无果,最终服从了命运,看着秦修文,也不知道是对他说,还是对自己说:“没用的......”

  秦修文起身介绍道:“这种逼供手段对刀功的水准要求极高,不过我的刀功你放心,我会从你的脸部开刀,渐渐剥下你的皮肤,再向里面灌溉盐水......”

  江口平川打了个寒颤。

  秦修文没有迟疑,直接拿着一把很薄的刀子站在江口平川的面前,在他的脸上缓缓玩转着刀花,带来冰冷的触感。

  秦修文森然笑道:“逼供、疗伤,这是一个循环不息的过程,我有的是耐心。哦,对了,江口君,在未来的几天,你可有什么爱吃的食物想吃呢?”

  江口平川闭上眼睛,整个人瘫了下来,仿佛失去了精气神,以极低的声音说道:“我......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