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脱开桎梏

谍策 黑白锦鲤 2762 2019.02.23 08:00

  不知名的小镇里。

  一辆黑皮汽车驶了进来,在街路上众人的瞩目之下,径直开进了一家日本宪兵驻守的医院。

  提供批文检查之后,副驾驶那名偏胖的日本人在护士的帮助下前往骨科治疗。

  秦修文和藤田佑下则是脱离他们,和医院里挂科的中国百姓混淆在一起,用以隐藏身份。

  不久之后,主驾驶的川野一男找到了他们,依旧没给秦修文什么好脸色看。

  “跟我走。”

  川野一男转过身,相隔五米之远在前面带路,秦修文和藤田佑下跟在后面。

  医院走廊里渐渐无人,川野一男扭身走进了一间无人的医用办公室,秦修文和藤田佑下左右看了看,也跟了进去。

  进了房间后,或许是对秦修文的观感太差,川野一男不想多客套什么,打开窗子,遥指着南方,直入主题:“那个方向就是中国的首都:南京。”

  秦修文和藤田佑下顺着他指引的方向望去,眼中各有光芒闪烁,松井广田转达特高课的任务时,着重提及南京城市,让他们尽最大的努力打入南京,获取情报,为日后做准备。

  川野一男继续说道:“我的任务就是把你们带到这个地域,现在我的任务结束了,剩下的路全靠你们自由发挥。”

  秦修文和藤田佑下点了点头。

  川野一男说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因为已经结仇,秦修文就没有太多顾忌,转身就往外走。

  藤田佑下微微一怔,随即对川野一男歉意一笑,躬身告别之后,也是往外走去。

  “高乔上清,你等一下。”秦修文身后再度响起川野一男的声音。

  藤田佑下脚步微顿了一下,没有停留的走了出去。

  秦修文转过头,看着目光像是要吃了他一样的川野一男,笑了笑,问道:“川野君,你还有事么?”

  川野一男走到秦修文身前,因身高的劣势微微仰视着他,加重语气说道:“高乔上清,你触犯了军法,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在军部和特高课告你一状,让你付出代价。”

  秦修文微微侧头,恰好可以看见他脖子下方的那道血痕,杀意在眼中微不可查的一转,笑道:“我等着。”

  被秦修文无所谓的反应所激,川野一男气得脸色青一块白一块:“高乔上清,你......”

  秦修文眼睛微眯,踏步拉近两人的距离,低头看着他,强势的气魄倾覆而下,也是加重语气说道:“川野,我提醒你一遍,再叫我的名字之前请加上尊称,我姓高乔......”

  川野一男愣了一下,旋即脸色更是难看。

  用高乔家的贵族头衔狐假虎威一番,秦修文没有和他多说什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后,扭身走出了房间。

  医用办公室内,微微安静了一会之后,川野一男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怒骂道:“八嘎......”

  秦修文对办公室内川野一男的表现毫不知情,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出了办公室之后,发现藤田佑下已经消失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离开了医院,独自去执行任务。

  特高课交代下来的任务就是独自行动,避免身份泄露产生连锁反应。所以藤田佑下独自去行动也不稀奇。

  想必藤田佑下对此更是求之不得,毕竟在秦修文这个暴君身边太过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小命就没了。

  事实也是如此,秦修文现在非常可惜,原本他就打算在和藤田佑下同行的时候,挑个机会把自己这位十一年的同窗送回日本天皇的怀抱。

  很是惋惜的摇了摇头,秦修文走出了医院大楼,在隐蔽的位置隐藏自己,将那辆黑皮汽车的车牌号记下来之后,扭身走出了医院。

  走出了医院之后,秦修文随便在一个摊位要了两碗面条,这十一年他在训练基地吃日本大厨做的中国饭菜,吃的都快要吐了,终于能有机会吃一吃祖国的正宗美食了。

  不得不说,特高课对于行动资金给的还是很大方的,发布给秦修文的活动资金就多达两根金条,一百枚银元。

  如今这个年代,普通老百姓的一家三口一个月也花不了三个银元。秦修文所得的资金即便对富豪而言,也是一笔巨款。

  吃完两碗面之后,因身揣巨款,秦修文在花销上也就没有节制,将一枚银元放在桌子上,喊道:“老板,不用找了。”

  “哎呦喂。”

  正在忙碌掉汤的老板吓了一跳,赶紧擦了擦手,走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多谢大爷您嘞!”

  秦修文摆了摆手,扭身离开这个小摊,走在破落的街道上,街道两侧以食物叫卖居多,没有几个卖什么高雅、好玩的小物件的。这个年代的普通老百姓活着都成问题,还有几个能陶冶什么高雅情操,那些都是富人的享受。

  在街道上走了一会儿,体会过这个年代的风土人情、生存环境,秦修文轻叹一口气,然后站在一个摊位前,装作不经意一般的回了一下头,很快就转了回来,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冷笑的弧度。

  不理会摊主小贩的推销,秦修文扭身穿过街道,走进一个偏僻的胡同里。

  在他进去之后,三名拎着菜刀、铁棍、铁锹的男人很快冲了进来,看着冷冷清清、空无一人的胡同,顿时愣在原地。

  “人呢?”

  “那小子长翅膀飞了不成?”

  “算了,别找了,那小子早跑远了。”

  “妈的,那小子身上至少还有十个银元。”

  “算了,大哥,老天爷这是不让咱们哥三个发财。”

  “走吧!”

  眼见着到嘴的鸭子飞了,三个男人忍不住破口大骂,一阵泄气,转头走出了胡同,不欢而散。

  他们没有注意到,在胡同上方的墙檐上,秦修文就蹲在那里,低头看着他们,手里玩转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秦修文微微皱眉,他还以为是川野一男和那个胖子不知死活的跟了上来,没想到却是三个地痞流氓偷偷摸摸的跟了上来。

  秦修文微微一想,知道这是自己财富外漏的后果,翻手将匕首收了起来,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神色复杂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算了,今天心情不错,就看在是同为中国人的份上就饶你们一条命。”

  翻墙跳了下去,秦修文很快从这个胡同里消失,经过左右打听,来到县城的一家银铺里,将十枚银元兑换成一堆散钱,以作日常生活使用。

  兑换了散钱之后,秦修文为了避免先前出现的那一幕,万分小心的隐藏踪迹,然后从这个小县城里离开。

  离开县城之后,秦修文站在荒凉的土地上,一时之间,心情复杂至极,望着周围人际渺茫的环境,竟不知道何去何从。

  依照特高课发布下来的指令,是让他们获取中国官方的信任,而如今这等乱世,想要获取信任唯有一条途径,那就是参军,立下战功,从而获取情报。

  战场上子弹不长眼睛,血肉之躯也抵挡不了子弹,生命的损失是必不可免。特高课发布下来的任务,能够得以幸存并且能够执行的人不知会有几人!

  秦修文根本不是日本人,犯不着为特高课的命令而拼命努力。他其实想回这个世界的家看看,可思前想后,在那个村子里自己也不过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觉得回去也没什么太大意义,也就打消了念头。

  “回训练基地?”

  秦修文眼中忽生杀意,抬起头仰望着汽车开来的方向,想了想,便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且不说训练基地的守卫力量有多么森严,仅仅一个教了他十一年的老师:松井广田,秦修文就满心忌惮,不敢轻易出手。

  若不然,在训练基地的十一年里,秦修文早就出手了,何必现在再跋山涉水的赶回去。

  坐在路边的沙堆上,秦修文单手拄着下巴,无声想了很久,最后才做下决定。先重游一下这片土地,领会一下当今乱世的各方势力,顺便找找自己的十一年同窗,送他们回归天皇的怀抱。

  再之后......

  秦修文抬起头看向南京的方向,面沉如水,一双明亮的眼睛,锐利的似一把刀子。

  他日归来入南京,魑魅魍魉皆成灰。

  心中既然做出决定,秦修文毫不留恋的转身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