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北平李家

谍策 黑白锦鲤 2670 2019.02.23 09:12

  半年后。

  冬季。

  寒雪飘飘,笼罩在北平城这座历史古城上。

  漫天飞雪,在阳光下散着银光,仿佛是无数颗银色的星辰。

  温度低了下来,一层新雪渐渐覆盖住了北平城的地面,放眼望去,一层晶莹洁白的美丽绸缎蔓延向远方。

  北平城中,往来的平民百姓都穿着厚重的棉衣,戴着棉帽,用作抵挡风寒,即便如此还是冻得剑腮通红,沾着雪花附在干裂的脸上。

  在北华街道有名的清风酒馆,裹得严严实实的清秀少年推门走了进来,轻轻拍打掉身上的积雪,对酒馆里走过来的伙计笑道:“李少爷邀我过来的。”

  闻言,酒馆伙计赶紧洋溢起热情的笑容,点头哈腰的笑道:“是秦先生吧,李少爷交代过的,您里面请。”

  话落,他扭身在前边带路。

  秦修文点了点头,视线掠过清风酒馆继承明朝风格的古色装饰结构,脚步随着伙计到了二楼。

  停在一处淡雅的山水屏风前,伙计恭敬的告知之后,对秦修文告别,扭身回到了酒馆大厅。

  看着伙计离开的背影,秦修文绕过屏风,走了进去。

  背靠着酒馆的木窗,淡雅画境的屏风立在三个方向,形成一个雅间。在雅间的餐桌旁,坐着一位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的青年。

  见秦修文进来,他赶紧起身迎接,笑道:“修文,快来坐。”

  秦修文客气的笑了笑,将大衣放在一侧的衣架上,坐在青年对面,笑道:“熙言,这么急着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坐在他面前的是北平城李家的大少爷,李熙言。

  李家在北平城虽然不是什么屈指可数的大家族,但能量却也不小,在市委、警察局、军方都有一定的人脉。

  而作为李家的大少爷,更是常人高不可攀的大人物。

  说起来,秦修文与李熙言的相识也是有些巧合。

  这世道真是乱的很。

  在他刚入北平不久,在夜里寻找日本人的时候,就恰好碰见当时遭遇了袭击的李熙言。

  当时李熙言一方陷入劣势,他也没出手相救,全当自己是一个场外看戏的。直到袭击一方吐出了几句日语,泄露了日本人的身份,秦修文这才悍然出手相助,翻转了局势。

  如此一来,二人的缘分也就结下了。

  李熙言笑着摇了摇头,给秦修文一杯烧酒,无奈的问道:“你最近都在忙着什么,约你吃顿饭简直太不容易了。”

  秦修文接过酒,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说:“难得看见雪景,出去走了走,散散心。”

  二人在餐桌上寒暄了许久,喝下去半壶烧酒,皆是脸色微红,正处微醺的状态。

  “等一下啊!”

  将筷子放在餐桌上,李熙言神神秘秘的从餐桌下面拿出一个长形盒子,精致华贵,一看就不是凡品。

  秦修文微微一怔,看着这个长形盒子,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说道:“这个盒子不像是近代的,价格不便宜啊!”

  他虽不爱好古董,却也有几分见识,看李熙言这样子,这个盒子恐怕没有几根金条买不下来。

  李熙言没有解释,微微一笑,打开盒子从中取出一卷画,小心翼翼的铺在一侧的桌案上打开,抚手示意秦修文过来观看。

  秦修文神色茫然的走了过来,看着画上的素墨山水和一行诗文,只是觉得此画年代久远,画境十足,诗意也不错,却看不出更多的门道来,

  秦修文看着李熙言,不解的问道:“这是?”

  李熙言对此去如奉珍宝,激动而又骄傲的笑道:“这是我偶然从民间搜集上来的《辋川图》,经过多方验证,是画家王维的真品。”

  秦修文闻言不由得一惊,王维可是古代的名人画家,不仅有“诗佛”的称号,也是中国诗画结合的鼻祖,只可惜他的画迹在后世已经查无踪迹,只有宋朝画家模仿他的画迹遗传下来,在二十一世纪令世界为之仰慕。

  不曾想到,王维的真品居然会出现在民国时期。

  可在刹那的震惊之后,秦修文看着这幅画,微微皱眉,开始怀疑起来它的真实来。

  王维的真迹难寻,似乎早就已经遗失在历史的岁月当中,那李熙言找的多方势力既然没见过真品,又如何证明这幅画是真品。

  如此一想,秦修文心中的情绪渐渐平复,看着李熙言激动狂喜的神色,摇了摇头,没有不识相的将猜测说出来。

  毕竟他的猜测也不见得是准确的,他在这方面也只不过是一个门外汉。

  李熙言百看不厌的欣赏过后,见秦修文明显不感兴趣,轻叹一声,将画收了起来,珍贵的放在长形盒子里,然后挥手示意秦修文坐下,自己也随之坐下,说道:“因为这幅画,我李家在七天后要举行一场赏宝宴会,邀请各界名士来参加,不知修文你感不感兴趣。”

  他将一份精致的邀请函放在餐桌上,对秦修文微微一笑。

  秦修文低头看了一眼,说实话,他对这种文人雅士的宴会没有任何兴趣,根本欣赏不来。

  李熙言笑着说道:“市政府和军方也有人参加。”

  秦修文心中一凛,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才领悟出来李家举行这场赏宝宴会的目地并不简单,恐怕是想要以此来发展人脉,壮大家族势力。

  李熙言看向画时露出过可惜之色,想来李家也抱有将此画献宝给大人物的想法,想要抱上大人物的大腿。

  秦修文一瞬间想了很多,那么,如果有大人物出现在这个赏宝宴会上,这场赏宝宴会的动静必然会大起来,到时候日本人定然不会缺席。

  他微眯了眯眼睛,拿过请帖,对李熙言笑道:“当然有兴趣,我去。”

  希望到时候出席的日本人会让他提起兴趣。

  秦修文心中想着事,面上却和李熙言聊的天南地北,十分和谐有趣。

  如此又聊了很久,将酒水饮尽之后,感到醉意袭来,李熙言和秦修文才相互告别,离开了清风酒馆。

  从清风酒馆离开,再回到北平城下脚的住所之时,天色已晚,落日刚刚从西方降下,傍晚的夜色初现。

  洗了一把脸,清了清酒气。

  秦修文将大衣解下挂在衣架上,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雪夜,将项链解下,握在手中,丝毫不觉得寒冷。

  十一多年来,秦修文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某些变化,此时他即便身在屋里,房外的风雪涌动的声音清晰入耳,甚至院外一只野猫的脚步声也是传入耳中。

  从窗口放眼望去,黑夜下的光线极其微弱。可他却能清晰的看见院落围墙墙角,有一只躲在木板下面因野猫经过而而瑟瑟发抖的小老鼠。

  甚至胡同口那家饭店传来的菜香味,酒味都可以远远的闻到,他都可以从味道分析出菜肴和酒的年份。

  这一切都说明他的身体素质在这十一年里飞跃的进步到让人匪夷所思的层次,无论是听觉还是听觉、视觉,还有力量、速度、反应等各方面能力的提升,都远远超乎常人的想象,变得非常强悍。

  且,在如今这等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寒冷,只不过较比春季略微清凉了一些而已。

  他相信冥冥之中真的有人类不知道的神秘,而他就在这不可捉摸的神秘的中心,对世界的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紧紧的将项链握在手中,秦修文静静地躺在床上,闭眼假寐。

  时间渐渐流逝,皎洁的明月升到天空,漫天星辉倾洒而来,落在银雪大地上。

  月黑风高。

  秦修文忽然睁开了双眼,丝毫没有困意,精神奕奕的起身换了一身雪白色的夜行衣,也刻意换了一双较大,脚底没有纹路的胶皮鞋。

  熟练的换装之后,秦修文吹灭了房间里的蜡烛,房间坠入一片黑暗。

  在黑夜中,一道融入雪夜的白色影子轻飘飘的踩着地上驳杂的脚印,一个翻身从门口跃了出去,没有留下任何声音和痕迹,远远的消失在胡同那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