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军部叛徒

谍策 黑白锦鲤 4092 2019.03.01 08:30

  佐藤赤坎神色不解的看着秦修文严肃的神色,微微迟疑片刻,语气更显谦卑的说道:“高乔君请说。”

  秦修文淡淡地瞥了眼像是泥塑木雕般一动不动的三名下属,笑了笑:“佐藤君,你确定要我如此说出么?”

  佐藤赤坎点了点头,严肃说道:“我们都是大日本帝国的勇士,高乔君尽可放心。”

  眼见着秦修文似乎因某种事情而有所迟疑,他心中仍有警惕,但也不免胡思乱想了起来,微有几分悚然。

  秦修文看着佐藤赤坎微凝的脸色,面色不动的摇了摇头,对他开口说道:“佐藤君若是不信任我的身份,便倾耳过来一听,但此事绝对不允许不该知道的人知道,这可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铁律,谁也违反不得。”

  说话间,他瞥了眼那三名下属,显然在暗指他们就是不该知道的人那一列。

  佐藤赤坎微微一笑,佯做没听懂他话中的意思。

  见状,秦修文笑容微妙,看着佐藤赤坎的眼睛,慢慢走近,很是认真的说道:“此事,也事关佐藤君的安全问题。”

  佐藤赤坎的眉毛不由得一跳,神色终于变色。

  刹那之后,他神色收敛起来,对秦修文露出几分勉强的笑容,有些试探性的说道:“高乔君莫不是在吓唬我?”

  他平生最为惜命,即便是上过战场,立过战功,也依旧如此,如今听闻有事情影响到自己的生命安全,哪里能够冷静得了。

  秦修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招了招手,让他倾耳过来。

  佐藤赤坎身躯一紧,犹豫片刻之后咬了咬牙,想着这位高乔家的子弟看样子也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即便是想要加害自己,也有些难度,更何况自己还有下属在一旁保护,能有何事情。

  一念至此,佐藤赤坎的身躯微松,随着秦修文的动作倾耳过去。

  秦修文并未有任何动作,真就俯身过去,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军部当中出现叛徒,极有可能是中国军方的特务。”

  佐藤赤坎身躯一僵,只感觉全身置于冰天雪地之中,心中充满了惊骇,日本军部居然会出现中国的特务?

  此事,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可随即,他又是心生疑虑,对秦修文的话产生了一些怀疑。

  未等他发问,秦修文神色肃穆,继续低声说道:“特高课对此极为重视,课长亲自监督,任命我和几位同僚必须严查此事,将这个隐藏极深的特务缉拿归案,从重发落,严惩不贷。”

  佐藤赤坎的心念微微动摇,不知该不该信任秦修文的话,忙问道:“高乔君,这件事情我怎么没有听上面提起过,特高课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

  秦修文微微咧嘴,眼中带有高人一等的色彩,傲然说道:“我们特高课本就是从事这门工作,且能力完全可以碾压世界上任意一个间谍势力,对方的手段在我们特高课眼里也不过是小儿科而已,既然已经着手调查了,就不用和你们军部的那些门外汉通报此事了。”

  佐藤赤坎闻言,心中微恼,却不敢冒然得罪这位贵族子弟,只好暗自腹诽道:“说的厉害,到最后不还是因为一个特务而兴师动众,若我们军部出马,什么特务,早就拎出来杀了。”

  秦修文目带倨傲,不满的瞥了他一眼,道:“佐藤君,可是在偷说我们特高课的坏话?”

  佐藤赤坎心中一凛,暗暗震惊他的直觉如此准确,随即赶紧收敛起心思,微笑说道:“不敢,我对特高课一向极为敬仰,只可惜没有遇见过特高课的大人,如今一见高乔君,真是免去了我的一份遗憾。”

  听见夸赞,秦修文如涉世未深的少年一般,想要故作老成,却也似忍不住的露出得意之色。

  用余光偷瞄着他的佐藤赤坎不禁微微摇头,将横在心头的怀疑彻底打消,想着果然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心性还没有成熟。

  特高课也不过如此,派来一个少年执行任务,当真是可笑至极,也不怕出现什么意外。

  心中微有鄙夷和轻视之色,但他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反而是神态更加恭维。

  不管怎么说,特高课的特权还是要比他大尉的身份要高,若是交了恶,苦的只能是自己。

  秦修文掩嘴咳嗽一声,看向佐藤赤坎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善意,然后低声说道:“这名特务身份不详,行踪非常小心谨慎,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他的踪迹,所以不敢轻易透露身份,唯恐打草惊蛇,让他一直潜伏下去。”

  佐藤赤坎点了点头,仍有心神因此事而受到牵扯,军部当中果真出现特务?

  秦修文继续说道:“其实,因这名特务而生出的事情,想必佐藤君也应该有所耳闻。”

  佐藤赤坎不由得一怔,连忙摇头,茫然说道:“高乔君可是在说笑?我似乎不曾耳闻过啊!”

  秦修文神情严肃,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你可知最近几个月,发生在军部当中的暗杀事件?”

  一听是这件事,佐藤赤坎的瞳孔不禁一缩,心神大乱。在近几个月当中,日本军部的南方区域忽然出现暗杀军官的事情,一开始此事并未引起太大的注意,只是这种趋势未免太快,三个多月的时间,军部损失的军官就多达二十一名,引起军部的重视和怒火,已经严查至今,却没有丝毫的线索。

  一瞬间联想了许多,他骇然的看向秦修文,难道最近几个月发生在军部的大事和军部特务的事情相关?

  秦修文点了点头,没有避讳此事,对他说道:“军部内那些熟见的军官被暗杀大可解释,可执行任务的军官对外界而言乃是绝密,这些军官的突然遇袭,就没有引起过军部的怀疑?”

  佐藤赤坎的手指微颤,神色不免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看着秦修文,倾听他的下言。

  秦修文神色中多了几分愁色,说道:“据我观察而知,我们大日本帝国当中的这个特务恐怕和中国军方早有联系,他来传递信息,而中国军方则是执行暗杀。”

  佐藤赤坎忙问道:“那高乔君的追查可有线索?”

  秦修文迟疑一下,微微点头,对他说道:“这些时日,我们特高课通过那些暗杀者留下来的踪迹,一路搜寻各地,不得已分开,而我自己也是根据他们的一些踪迹来到了北平城。”

  话落,他抬起头,严肃至极的说道:“而我在北平城调查之后发现,他们在北平城留下足迹最多的地方就是和顺商会,所以我怀疑其中有蹊跷,就传讯到特高课,确定了你的身份,才想找机会见你一面,和你说明其中厉害。”

  秦修文表露出来的情真意切,非常具有信服力。

  佐藤赤坎吓了一跳,神色顿变:“你是说,他们接下来要暗杀的目标是我?”

  秦修文点头,道:“这也是我先前为何与你提及此事事关你的生命安危,不得有误。”

  说到这,他非常关切的说了一句:“佐藤君可是军部的军官,想必手下也都是精英,那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最近和顺商会有什么异样,或者发生过什么意外?”

  秦修文这句话非常具有引导性,直接让佐藤赤坎想起了七天前夜晚的那场暗杀,至今都不曾找到凶手。

  他将这件事和秦修文提及了一下,将现场还原,一字不差的详细至极。

  秦修文微微皱眉,神色当中有喜色,也有凝重,缓缓说道:“可以确定,这是我们要找的人无疑。”

  佐藤赤坎心神一震,暗呼侥幸,随即连忙问道:“那高乔君可是有了什么线索,是否需要禀告给特高课?”

  这几天来都不曾找到那三个人,他也是寝食难安,生怕一个时候不注意就永远的醒不过来了。

  如今天降助力,他自然要竭尽全力的将这块心病解除。

  秦修文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顿时让佐藤赤坎露出不解的神色,不明其意。

  秦修文说道:“此事我早已禀告给特高课,课长没有说什么,只是和我说明你任务的重要性,容不得马虎,让我尽快带你撤离。”

  “撤离?”

  一听闻这个字眼,佐藤赤坎的神色顿时变得急迫,颇有些不甘心的模样,咬牙说道:“此次任务对我大日本帝国今后的战略有着重大作用,若是错过了这一次,下一次不知又是何时了。”

  虽显急迫,但他还是收留了几分口风,没有详细说明他的任务。

  秦修文心中一凛,他只是诈了一下,果然诈出了问题,佐藤赤坎来北平城的目地果真不似觊觎中国文物那般简单,暗地里的任务恐怕非常重要。

  只是这个任务究竟是什么呢?

  秦修文的脑筋高速运转,但苦于没有掌握什么线索,只是大致猜出几条不确定的路线,不能说明什么,于是微微停顿一瞬之后,对佐藤赤坎摇了摇头,说道:“佐藤君,你应该知道身在这场宴会当中的邹子涛,此人心狠手辣,手上沾满了我们同胞的鲜血,若是军部当中的特务和他联系上,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要留在北平城,那项任务也自然完不成,甚至有暴露的危险。”

  邹子涛凶名在外,佐藤赤坎不禁皱眉,面露难色,有些踌躇不定。

  秦修文以全身心为佐藤赤坎生命安全思考的样子,劝说道:“佐藤君,人是活的,任务是死的,等我们解决了这名特务,到时再来执行任务也不晚,更何况,这还是课长的命令,课长大人比之你我更加分得清孰轻孰重。”

  佐藤赤坎听劝,顿时放下几分担忧,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我们何时动身离开。”

  秦修文眼睛微转,不动声色的说道:“自然是尽快最好,只是事关此项任务的人员需要全部撤出,事情较为繁琐。”

  他猜测执行这个任务的不仅有佐藤赤坎一方,可能还有另外一方,所以模糊不清的试探一番。

  虽是模糊不清的试探,但冒险程度还是很高,秦修文不由得绷紧了身躯,随时准备应对突变。

  佐藤赤坎没有察觉到异样,反而是紧皱着眉头,说道:“高乔君,这真的需要么?那人的身份应该还没有暴露。”

  “那人......”

  秦修文的眉毛跳了跳,心中一凛,面上则是不动声色的说道:“这也要看佐藤君的任务执行到了什么阶段。”

  佐藤赤坎没有怀疑,回答道:“初步接轨,还没有谈及到深层次。”

  秦修文在心中顿时锁定了一个方向,佐藤赤坎口中的那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自己的同僚,来自于受特高课管辖的特务,而从佐藤赤坎所说的初步接轨来推断,这名特务执行的应该是策反一类的任务,并且已经有所效果。

  而且能让日本人如此重视,对方定然不是易于之辈,身份可能会很高。

  不得不说,佐藤赤坎的这两句话非常重要,直接让秦修文猜测出了准确的方向。

  秦修文想要知道的更多,便神色严肃的说道:“看来只能撤出了,免得军部那个特务与邹子涛联系上,调查出你,再顺藤摸瓜的调查出他。”

  佐藤赤坎考虑着自己的生命问题,在此刻没有任何怀疑,为难说道:“可是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我们目前还处于地下联系,只知道他应该是张君的手下,更多的则是不清楚。”

  秦修文眼中的光芒一闪,对佐藤赤坎所谓的张君身份进行猜测,口中则是顺着往下说:“没关系,课长已经通知过我,那人的身份我清楚,不过我对张君那里的建筑不是很了解,想要尽快见到他,将他带出,还请佐藤君告知一二。”

  佐藤赤坎想了想,说道:“张君平时都在军方行政楼的三层办公室,建筑很简单,只是巡逻非常严谨,高乔君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佐藤赤坎露出关切和担忧之色,在他想来,秦修文若是冒险被捕,自己也脱不了干系,恐怕会受到牵连。

  秦修文仿佛没有听到,眉头皱成川字,低声自语:“军方行政大楼的三层办公室......”

  “姓张,那......会是他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