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明朝地牢

谍策 黑白锦鲤 3201 2019.03.04 07:17

  北平城驻地军方大院。

  一辆挂着军牌的黑皮汽车驶入,停在行政楼的大门前。

  北平城正规军第十八师的主力团团长张龙揉了揉越来越雄伟的肚子,然后推门走了下来,仰头看着行政楼顶端的国徽,微微眯了眯眼睛,觉得有些刺眼。

  带着警卫员走进行政楼,张龙低头掏出一根烟点上,然后瞥了一眼向他行军礼的门卫,摆了摆手,说道:“邹师长、徐参谋长他们都到了么?”

  门卫军姿挺直,目视前方,朗声道:“报告团长,邹师长很早就到了,徐参谋长还没到。”

  张龙摸了摸肚子,哈哈一笑,说道:“老徐一直都说我懒惰成性,没想到我今天起个大早到了,他却还在温柔乡当中,舍不得出来。”

  门卫顿时头冒虚汗,不敢接这个话茬,只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说曹操曹操就到,张龙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浑厚的声音就在他背后响起:“张团长,背地里说人闲话,不好吧!”

  张龙转头望去,便看见穿着一身笔挺军装的徐天踏步走来,停在他的身边。

  张龙微微一笑,说道:“老徐,今天你可是起晚了,比我晚到一步。”

  徐天神色平静,说道:“张团长若是愿意早到,不妨以后天天早到,顺便激发一下主力团懒散的军律。”

  张龙直接被怼了一句,也没有在意,笑着说道:“老徐,你可是说笑了,我们第十八师主力团一直都是勤奋训练,刻苦操劳的楷模,何时懒散过。”

  “希望如此。”

  徐天瞥了他一眼,然后视线转向他的肚子,说道:“你们主力团是受师长的直接管辖,我一个参谋自然管不到你们的头上,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张团长,你现在还能再上战场了么?”

  张龙摸了摸肚子,笑眯眯的说道:“当然能,老徐可不要小看老兄弟我。”

  话不投机半句多,徐天没有再说话,扭身沿着楼梯走上。

  张龙依旧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看起来非常和善,看了一眼徐天的背影,等了一会儿,才带着警卫员走上去。

  到了办公室,张龙环顾过在场的属下,忽然发现好像少了一个人,不由得微微皱眉,说道:“李锐跑哪去了,怎么不在这?”

  一名穿着军装的少尉军官报告,说道:“报告团长,李少尉今天还没来,应该是起晚了吧!”

  “起晚了?”

  张龙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即对众人说道:“行了,都回去工作吧!”

  回到上校级别的独属办公室,张龙坐在柔软的座椅上,神色有些忧虑,自言自语:“江口平川的生活作息一直都很规律,平时也没出现过迟到的先例,今天怎么......”

  军方少尉李锐,自然就是日本间谍江口平川在中国的明面身份。

  如今李锐首次没有在工作时间之前出现,顿时让张龙遐想颇多,心有忧虑,生怕自己刚刚转换不久的身份被暴露。

  可转而一想,张龙又觉得自己的神经过于敏感多虑了,江口平川在国军的直属长官就是自己,只要自己不说出江口平川的间谍身份,别人谈何而知。

  一念至此,张龙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来,随便交代给门外的警卫员一句话。

  “李锐到了之后,让他来见我。”

  “是,团长。”

  ......

  ......

  与此同时,在北平城一处非常偏僻的地方。

  这里有一个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在地下室潮湿的环境里,散发着难闻的恶心气味,令人作呕。

  地下室的铁门忽然打开,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落在一个四肢被绑在铁架上的散发男人身上。

  秦修文在门口看了一眼,然后沿着楼梯走了下来,随便搬过来一个木凳,坐在江口平川的面前,看着他满身狼藉的伤痕,笑着说道:“明朝时期,这里是一位三品国务大臣私自建立的一处地牢,专门用以惩罚仆人和仇人,后来府邸被封,这个地牢也就被遗忘了,沉寂了大约有五百年的历史,如今再度重开,不知道江口君对这里还满意么?”

  前世在得知自己肺癌晚期之后的旅行当中,秦修文曾游历过这处古迹,在导游绘声绘色的描述当中,对这里的记忆颇为深刻。

  如今恰逢回到民国时期,他就自行将这处隐藏了近五百年的地牢重新开启了,充作审讯室来用。

  经历过一夜审讯的江口平川颤了颤睫毛,缓缓张开青肿的双眼,透过那丝轮廓看清秦修文的脸,顿时溢出仇恨的光芒,嘴角一咧,鲜血直接溢出,说不出的凄惨。

  江口平川上气不接下气的吐声说道:“呼,高乔......上清,你......放弃吧,你想要......的消息,我一定不会......告诉你,一定......不会......”

  秦修文的笑容微冷,说道:“这不是我想要的正确答案。”

  江口平川凄惨至极的哈哈一笑,索性闭上眼睛,一言不发,任由天命。

  秦修文冷哼一声:“冥顽不灵。”

  江口平川只是笑了笑,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

  秦修文自然知道对付这种间谍特工,只是通过逼问、恐吓是突破不了他的心理防线的,所以在这个基础上还要加上严刑拷打。

  秦修文没有一丝一毫的手软,神色冷漠的从地上拿起一桶已经发臭的脏水泼在江口平川伤痕累累的身躯上。

  “啊~”江口平川顿时间面容扭曲,仰头痛吼一声,随即又是瞪着泛红的眼睛盯着秦修文,大口喘息着粗气,强行忍耐着身躯上的痛苦。

  秦修文眼睛都不曾多眨一下,仿若是一个冷血的刽子手,依旧笑着说道:“水里我加了少量的盐,江口君感受如何?”

  “呵......”

  江口平川忍耐着不断传递到大脑的痛痒之感,轻蔑一笑,费力说道:“高乔上清,你也是经历过军事训练的特工,应该知道严刑逼供对我们来说,是不会起作用的,你何必做无用功呢......”

  “无用功......”

  秦修文冷漠的笑了笑,看着他明显透露出痛苦的双眼,说道:“我从来都不相信有人能够抗住肉体上的折磨,你能坚持到现在,只能说明你的意志力很强,但以你强大的意志力,你又能坚持多久呢?”

  江口平川眉毛跳了跳,肿成一条缝隙的眼睛用力的睁大,怒声说道:“高乔上清,你真是疯了,你究竟要干什么?”

  秦修文摇了摇头,笑道:“疯了么?还没有!”

  话落,扭身拿起一根长长的铁钳子,走到江口平川的面前,控制住他不断挣扎的手掌,按住他的一根手指,缓缓地在指甲下扎了进去。

  十指连心,那种强烈的痛苦顿时让江口平川的脸色一块青一块白,双眼上翻,不断的发出哀嚎。

  折磨还没有结束,一根,两根,三根......,直到第十根插在江口平川的指甲里。

  江口平川近乎痛得昏厥过去,身躯不断的颤抖,哀嚎不断,气息愈加衰弱。

  无视掉他的表现,秦修文神色冷漠的看着他,平静的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口平川费力的睁开眼睛,任冷汗侵入了双眼,嘴角的弧度上升,充满了讥讽。

  秦修文像是没看见,继续说道:“你潜入北平城驻地军队的目地是什么?”

  “......”

  “你的上线是谁?”

  “.......”

  “你的下线有几人,分别是谁?”

  “......”

  “你对张龙的策反任务,进展到了哪一步?”

  “......”

  从昨夜开始,反复无数次过的问题再度响起,与之前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秦修文微微皱眉,感觉非常不耐烦的站了起来,低头俯瞰着江口平川的脸,抬手勾起他的下巴,双眼紧紧地盯着他的双眼,缓缓说道:“江口君,你如果给了我准确的回应,我就会放你一条生路,这个买卖,如何?”

  江口平川咧嘴一笑,说道:“高乔上清,你当我是傻子么,我要是说了,还能有命在?”

  秦修文低头敲了敲插在江口平川手指里的十根铁钳,给他带来难以承受的痛苦,一脸的狰狞:“不说,就是死,为什么不赌一赌自己的性命呢?”

  江口平川痛的身躯不断痉挛,大口的喘息着,精光发散的双眼看着秦修文,已经濒临昏迷的状态了:“高乔......上清,你......究竟......要干什么?”

  秦修文歪着头,说道:“干什么?我现在做的还不是很明显么?”

  “呼,你.......如果想要.......功劳,何必冒着.......被特高课责罚的风险.......到我这里抢夺,咳咳.......以你的能力,这种功劳.......对你来说......不是唾手可得......的么?”

  秦修文微笑说道:“看来江口君是猜测错了我的目的,重申一下,我对你的功劳不感兴趣,我只对你的上线、下线、任务感兴趣,江口君若想免收皮肉之苦,不妨开口说说。”

  江口平川怒火中烧,不断的在铁架上挣扎,即便是承受着痛苦,吐出一口血沫,面目狰狞的怒吼道:“高乔上清,你要背叛大日本帝国不成,违反军律,私自对同伴动刑,罪大恶极,即便你的贵族身份也保不住你!”

  “别喊。”

  秦修文不耐烦的抠了抠耳朵,对着手指吐出一口气,视线瞥着江口平川狰狞的面孔,说道:“背叛?是谁和你说过,我会服从日本人的管理。”

  江口平川怔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秦修文拍了拍手,露出人畜无害般的微笑,说道:“重新认识一下,我叫秦修文,来自中国。”

  此言一出,江口平川彻底愣住,只觉得浑身坠入九天寒域,寒风刺骨,冰冷恐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