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引起怀疑

谍策 黑白锦鲤 3324 2019.04.02 00:04

  侍者在前方引路,河图白奈跟在后面,四处张望,一副很是新奇的模样。

  “到了,河图大人。”终于,停在山月香阁第二层的贵宾包间的门前,侍者推开包间的门,侧过身鞠了一躬,低头说道:“河图大人,请进。”

  河图白奈收回目光,笑着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贵宾包间的风格略偏中国化,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不过从视觉效果上来看,也不失奢华之感。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清香的味道,不刺激,异常的温顺舒适,不愧为招待贵宾的包间。

  河图白奈神色满意的环视过四周,转头看向神色恭敬的侍者,含笑说道:“你们这个贵宾包间很新啊,就像是刚刚装修过的一样。”

  闻言,侍者的神色微微一僵,旋即低下头,不敢看着他的双眼,回复道:“山月香阁刚建立起来不久,不论是贵宾包间还是其他的地方,都是最新装修的。”

  河图白奈看了他一眼,笑着点了点头,没继续说什么。

  他不提,侍者更没有道理将这个话题延续下去,赶紧切换到正题上,双手递过一本菜单,恭敬的说道:“河图大人,这是菜单,您过目一下,喜欢什么,点什么,尽可告诉我。”

  藤原氏的宗家子弟藤原拓浩身边的追随者,不论是谁,都想托上这层关系。

  河图白奈看了一眼这本厚厚的菜单,眉头微挑,饶有兴致的接过,翻阅开来。

  “河豚刺身,赞岐乌冬面,天妇罗,再加上几道特色菜,就可以了。”河图白奈翻阅完之后,将菜单递还给侍者,娴熟的说出几个菜名。

  “嗨依,河图大人。”侍者接过菜单之后,低头鞠躬,移步退去,走出了贵宾包间。

  侍者离去之后,河图白奈的表情骤然变得平静下来,不论是神态还是气质,在这一瞬间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默不作声的起身检查贵宾包间内的各个角落,在确定没有窃听监视装备之后,他才坐在崭新的餐桌后面,低头看着新旧间隙分明的地板,皱了皱眉:“这,该不会就是昨晚军事情报处在山月香阁中伏的地方吧!”

  河图白奈,自然就是意图来山月香阁查探情报的秦修文。

  河图白奈,这个日本人的身份是真实存在的,秦修文对河图白奈身份的阐述也都是事实。

  他确实就是藤原氏宗家子弟藤原拓浩的追随者,更准确的说,后面还要加上“之一”两字。

  当初,藤原拓浩以探访者的身份来到训练基地看望同为藤原氏的子弟“藤原千代”,河图白奈在那时就追随在藤原拓浩的身边。

  在那段时间里,秦修文和河图白奈有过数次的接触,也切磋过几次,对他还算是熟悉,知道了他许多的过往经历。

  河图白奈是一名很年轻的日本武士,武艺高强,但生性洒脱,除非被逼无奈,否则不会动用武力来解决问题,日本的武士圈子对他这样心慈手软的货色自然是排挤在外。

  在同僚们的排挤之下,他有些心灰意冷,便只身一人来到中国,想要在这里安置下来,没想到机缘巧合的碰到了同行的藤原拓浩,更是被其欣赏,收为己用。

  而且,据秦修文的了解,藤原拓浩在返回日本的时候,河图白奈并没有选择跟随回去,而是选择独身一人在中国流浪,打算在中国安置家业,不再返回日本。

  手中掌握这样一个人物的详细信息,秦修文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准备充分之后,便利用了起来。

  河图白奈的身份证明是必要的,诚然是秦修文伪造的,值不起推敲。

  但藤原氏的藤图徽章是真的,只要出示了这张藤图,谁还会得罪他这个藤原氏宗家子弟身边的红人。

  至于藤原氏的藤图徽章,秦修文不敢说要多少有多少,但至少够用。

  他在训练基地里面的同窗,藤原千代便是藤原氏的宗家子弟,虽然从她会参加这样的种子计划来看,就可以看出她在藤原氏的身份地位,但终究还是藤原氏的宗家子弟。

  训练基地的十一年以来,她甚至做过拿藤图徽章给衣服做补丁的事,至于送给秦修文的藤图徽章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这样一张藤原氏的藤图徽章,在藤原千代这种宗家子弟的眼里或许不值钱,但在外面,还是很唬人的,至少代表了一个藤原氏宗家子弟的高贵身份。

  因此,秦修文丝毫不担心自身的身份会暴露,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如何才能打探到日本人那个行动的情报。

  “河图白奈是藤原拓浩追随者的身份还是有些敏感。”

  秦修文的手指摩挲着下巴,陷入沉思当中:“河图白奈的身份刚刚出现,不适合高调的出去打探情报,还需沉淀一下,等那些日本人的注意力从我身上移开了,才是最适合打探情报的时机。”

  “山月香阁作为日本上流社会的出入场所,每天都有日本高级军官的出入,机会有很多,不急于一时。”

  秦修文垂下头,按耐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内心,默默地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

  ......

  山月香阁。

  厨房重地。

  菜品分类明确的桌案前,一身厨师打扮的山田志良慢条斯理的制作着美食,不过片刻功夫,一道特别精美的菜肴就诞生在他的手中。

  “哒哒哒......”厨房入口响起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门口。

  “阁主。”厨房门口的白衣人停在门外,鞠了一躬,开口说道。

  山田志良的动作一如既往的专注,将盐粒恰到好处的洒在上面,头也不回的说道:“查到消息了?”

  “阁主,已经查到了。”

  山田志良的手指微顿了一下,平静的说道:“说说吧!”

  河图白奈作为藤原氏宗家子弟追随者的身份,过于敏感,山田志良不可能听过他的一面之词就对他有如此的信任。

  不过这话,当面是不能说的。

  暗地里调查之后,若是真的,看在河图白奈和藤原氏的关系上,自然可以到享受应有的待遇。

  可若是有半分虚假,那么山田家族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戏弄的地方,要想让一个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对于他来说,还是很简单的。

  白衣人恭敬的回道:“据我们从日军宪兵司令部打探到的消息,藤原拓浩曾在三年前来过中国,没有和他人产生过较多的接触,行踪也是非常保密,即便是我们提到过山田家族的名头,司令部那边也是以不干涉、不了解为借口,故意不说。”

  山田志良皱了皱眉,停下手中的动作,瞥了他一眼,声音有些不悦的说道:“我想知道的不是藤原拓浩的行踪,你如果打探过多,极有可能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白衣人微微一愣,随即在山田志良的目光下,背后渗出冷汗,赶紧低头说道:“嗨依,卑职愚钝,请阁主惩罚。”

  “免了,事出有因,藤原氏不会这么小气。”

  山田志良警告一番之后,就放松了语气,说道:“河图白奈这个人的资料呢?”

  白衣人赶紧回道:“河图白奈的祖上也曾是一方贵族,因争夺权势而被打压破灭,仅有一部分族人逃脱,繁衍生计至今,河图白奈是家中次子,备受歧视,在七岁的时候和樱花阁的一名剑士学过剑,后来就脱离了家,正式成为一名流浪武士,武艺非常高超,即便是许多老辈的武士也不是其对手,只是在性格上不温不火,优柔寡断,慈悲心肠,不受武士内行的待见,因此才在三年前来到中国,和藤原拓浩同行,机缘巧合的成为了其追随者,不过藤原拓浩在离去时,并没有看见过他登船,应该是选择留在了中国。”

  “这样看来,倒是没什么问题。”山田志良颔首,再次问道:“河图白奈何时来到的奉天市,住在何处,这些你查了么?”

  “阁主,卑职已经查过了。”

  白衣人点了点头,神色浮现出些许的不解,说道:“只是,河图白奈的出现,好像有些问题。”

  “嗯?”

  山田志良神色一凛,回过头,吐声说道:“讲。”

  白衣人说道:“司令部那里没有查到河图白奈的进城信息,也没有他的身份信息,更不不知道他住在何处,就感觉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这就有问题了。”山田志良微微挑眉,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擦了擦手,忽然说道:“你刚才说,河图白奈的武艺高超,曾和樱花阁的人学过剑?”

  白衣人低头说道:“是的,阁主。”

  “我记得林木君似乎也是武士出身,让他去探探河图白奈的底,注意点到为止,毕竟他手里还有一张藤原氏的藤图徽章,就算有地方不对,也不能轻易得罪。”

  “嗨依!”白衣人点头领命,便打算离去。

  “等一下。”山田志良挥手止住了他的离去,交代道:“让接待河图白奈的那个侍者来这。”

  “嗨依!”白衣人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不久后,负责招待河图白奈,不,是秦修文的那名侍者快步来到,脚步停在门外,对着山田志良的背影,恭敬的说道:“阁主大人。”

  山田志良点了点头,说道:“把你接待河图白奈的过程详细说一下,还有河图白奈的表现和说过的话,都复述一遍。”

  侍者不明觉厉,但还是复述了一遍。

  山田志良没有做声,仔细品味一番过之后,没有感觉有什么问题,便点了点头,说道:“下去吧!”

  “嗨依!”侍者低着头,躬身告退。

  厨房重地顿时只剩下了山田志良一个人,他慢慢皱起眉头,拿过侍者递过来的菜单:“赞岐乌冬面,天妇罗的名气不大,但却是山田家的擅长料理,一般新人都不会点,几乎只有经常吃到山田家族料理的人才会点,他以前......吃过山田家族的料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