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计划开端

谍策 黑白锦鲤 3213 2019.04.07 14:23

  山田志良和酒井空原在电话中交流的十分愉快,没有表现出任何火气,过程也非常顺利。

  酒井空原不仅赔偿了山月香阁的利益损失,同时还附加了几个条款,从各个方面来弥补山田家族的颜面损失。

  山田志良对此自然满意,还赠与酒井空原一张山田家族的贵宾卡,给予了他足够的敬意。

  酒井空原毕竟是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的将军,职权甚高,即便是身为贵族子弟的山田志良也对其忌惮有加,不愿得罪。

  秦修文自始至终都站在一旁,表面上默不作声,实际上凭借着他敏锐的听觉,早已经将酒井空原和山田志良之间的谈话尽数收于耳中。

  挂断了电话,山田志良转过身,对秦修文和石井智雄笑着说道:“交涉十分顺利。”

  如此顺利的过程,让他这几天以来的不悦心情彻底烟消云散,脸上洋溢起真实的笑容。

  秦修文和石井智雄见他心情颇佳,自然是吹捧有加。

  “河图君。”山田志良偏过头,笑着说道:“今天的事情,多亏了你的智慧。现在时间已晚,不如共进晚餐如何?”

  “山田大人,真是抱歉。”秦修文微微迟疑,然后一脸歉意的躬身说道:“奉天市我已经停留了几天,如今更是得见了您,也是时候离去了。”

  山田志良微微一怔,连忙问道:“河图君,你这是要离开奉天市?”

  “是啊!”秦修文点了点头,微笑回答:“我这几年一直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游历,已经走过了很多的城市,我还想继续走下去。”

  山田志良微微皱眉,看了眼窗外已经昏暗下来的天色,劝说道:“可是现在天色已晚,河图君不如在山月香阁休息一晚,明早再启程如何?”

  秦修文固执己见,摇头拒绝:“不了,山田大人,我作为一名流浪武士,如果想着贪图生活和时间上的安逸,那无疑是失去了我的武道精神。艰苦、困难、疲劳,这些前行道路上的阻碍,都将是磨炼我的武道精神——最好的工具。”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特别明亮,好似是黑夜当中的星辰。

  石井智雄不禁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神,内心受到触动,手掌握紧了怀中的长刀。

  山田志良不是武士,对此自然是毫无触动,深深地看了秦修文一眼,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河图君,我祝你一路顺风。”

  “多谢山田大人。”

  “河图君接下来想去的地方是哪?”

  “新京。”

  简单作出告别的寒暄过后,秦修文躬身告别。

  他就在这里的目地已经尽数完成,自然不会选择久留,这般找了一个借口,就匆匆离去了。

  山田志良摩挲着茶杯的杯壁,脸上的笑容收敛,起身走到窗边,目送着秦修文从山月香阁离去的背影,默不作声。

  石井智雄抱着那把刀,走到山田志良的身边,也是看着秦修文离去的背影,感叹道:“河图白奈在武道方面的天赋,真是我所不及也。”

  闻言,山田志良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河图白奈这个人,远远比你看上去的更不简单。”

  石井智雄不明其意,茫然的看着他。

  山田志良说道:“你们只看到他在武道方面的天赋,可又有谁注意到他在武道之下的智慧,比如他之前提醒我的那些话,想法十分全面,可谓是滴水不漏,这样的一个人,会只是一个简单的流浪武士么?”

  石井智雄低下头,默不作声,心想自己只是一个用刀的武士,哪里能看出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山田志良继续说道:“河图白奈,我对他突然有些好奇了。”

  石井智雄还以为他对招揽河图白奈的心思不死,赶紧提醒道:“阁主,河图白奈是藤原拓浩的追随者,也算是藤原氏的人。”

  他深怕山田志良不知死活的去撬藤原氏的墙角,这要是惹得藤原拓浩发怒,即便山田志良是山田家的主家子弟,也承担不起。

  藤原家的宗家子弟,即便是同为名门望族的几家宗家子弟也要弱其三分,更别提山田家族的主家子弟了。

  “我知道。”山田志良无奈的瞥了他一眼,他之前也不过是想想,早就打消了。

  这不仅是害怕得罪在日本权高位重的藤原拓浩,也是感觉自己驾驭不住河图白奈。

  河图白奈这个人不仅武艺高超,自身智慧也极为出众,而且还让人摸不透跟脚,感觉心性埋得很深,山田志良也怕哪天自己被他算计。

  “我是想查一下他的跟脚,我一直都感觉他在隐藏着什么东西。”

  山田志良转过身,说道:“让人跟上去,查查河图白奈的行踪。”

  石井智雄提醒道:“阁主,河图白奈是个高手,很轻易就能感觉到有人跟踪他。”

  “那就派两个追踪能力最好的。”山田志良坚持己见,说道:“不过,如果河图白奈真的出城了,就不用再跟了。”

  “嗨依!”石井智雄无奈,只能领命而去。

  办公室重新恢复安静,只剩一人的山田志良站在窗边,望着秦修文逐渐远去的背影,有些好奇的自语说道:“河图白奈,你的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呢?”

  ......

  ......

  奉天市著名的商铺街道,人流如潮。

  各家商铺门前,身穿和服的日本人在此欢颜笑语,反观此地的中国人,即便不是贫困落魄,也好不到哪去。

  秦修文在此驻足,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慢慢攥紧了拳头。

  一叶可知深秋,通过眼前这一幕,也可以看出如今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百姓,生活在何等的水深火热当中。

  “历史大势不可改,但我会尽我的全力,让你们尽早脱离苦海。”

  秦修文自诩不是什么好人,但看着眼前的一幕,还是心生感触,忍不住生出一种迫切的心情,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咬牙自语:“我的脚步,还需要加快些。”

  短暂沉默过后,秦修文迈步融入街道上的人群之中,在一处布匹商铺前微微驻足,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见两角白色的衣袂在瞳孔中飘过。

  “白色,是山月香阁的人。”

  秦修文心生警惕,转过头,放慢了脚步:“山田志良派人来跟踪我干什么,难不成他对我的身份起疑了?”

  “不会,如果起疑,在山月香阁的时候,他就可以轻易的留下我。但他派人跟着我是什么意思呢?”

  想了想,秦修文内心的警惕渐消,但也没有想出他的目的,索性就放弃了原本的想法,直接改变了路线,向着城外的方向走去。

  佯做没有察觉的出了奉天市,秦修文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山月香阁的人并没有跟上来,不由得皱起眉头:“山田志良就是想监视我有没有出城?”

  沉吟片刻,秦修文没有冒然进去,特意在外面绕了一会儿,等到天彻底黑了下来之后,才再度扭身进了城。

  所幸他使用的是河图白奈的身份,进出城都没有任何阻碍。

  即便巡逻而来的日本宪兵有心询问,但看见秦修文手中的藤原氏藤图徽章时,也只能装作看不见,不敢得罪在日本如日中天的古老贵族,藤原氏。

  回到城内,秦修文刻意绕路走了一段路,回头一看,确定发现山月香阁跟踪而来的白衣人已经消失,应该是回去复命了。

  “山田志良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秦修文站在原地,摸了摸下巴,但发现摸不着头脑之后,就不再细想,返身按照早先定下的任务路线而去。

  “石田大郎,年龄在30岁左右,身高170厘米上下,长相偏丑,面部骨骼轮廓偏圆形,双眉较疏,右眉眉梢位置有一道弹伤,右眼疑似患有疾病,鼻梁骨下塌,牙齿齐全,但不规整......”

  秦修文在行进过程中,不断地加深着自己对石田大郎的印象,分析他的面部特点,直到烙印在脑海深处。

  最后,在不断的自言自语之中,秦修文来到自己的目的地,抬起头望了过去。

  奉天市警察局第三看守所。

  这里是隶属于奉天市政府的一所下属监狱,很早之前被日本人接管,关押在这的犯人几乎都是重刑犯,包括抗日分子、抢劫犯、土匪、杀人犯等等。

  秦修文站在一处阴暗角落里,快速的为自己进行重新伪装,随即压低了身型,潜伏靠近。

  躲避开探照灯和巡逻的日本宪兵,翻上高墙,秦修文没有冒然行动,在墙上观察了几分钟之后,翻身跳了下去。

  奉天市警察局第三看守所的守卫远远不及日军宪兵司令部,外紧内松,在守卫上看似很用心,实际不过是应付了事。

  秦修文很轻松的就潜伏了进去,并且还顺手杀了一个还在睡梦当中的日军少尉,换上了他的衣服,伪装成他的容貌,进入资料室查看了一番之后,就顺利潜入了监狱的地牢。

  “中岛少尉。”一路走来,地牢里的看守都躬身行礼,由此可以看出这名少尉在这座监狱的身份之高。

  秦修文不知道这个中岛少尉平时待人的态度,所幸装作一副心情不佳的模样,不言不语,不论对谁都摆出一副冷漠的模样。

  监狱地牢中的看守都是中国人,此时也是摸不透这位中岛少尉的心情,只能小心翼翼的在身后跟着,不敢出声打扰。

  秦修文也不说话,视线始终都在两侧的牢房里面左顾右盼,仿佛寻找着什么。

  最终,他在一处牢房前停下脚步,看着牢房里面一个蹲在草地上的犯人,嘴角微挑,心道:“找到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