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离开北平

谍策 黑白锦鲤 3050 2019.03.13 00:11

  既然杀害张龙的凶手已经从胡同离开,李鹤林也不觉得有多大把握能够找到对方,不过还是将二队队员留下了一部分,负责扩大范围继续追踪,毕竟对方身上也有伤势,血迹很明显,应该跑不了多远。

  将张龙的尸体交由一队带回军事情报站,李鹤林则是同林天明一齐赶往军部,一方面是想要查到那个凶手的身份信息,另一方面则是要把那个潜伏很深的日本间谍鼹鼠给揪出来。

  军部师长办公室,邹子涛得知张龙被杀的事情,也是为之一惊,然后摇了摇头,很遗憾的告诉李鹤林,他早已经派人调查过了公共电话亭和周围的商铺老板,并没有什么发现。

  当时天色已晚,周围的商铺老板对此也没多注意,只有一个非常模糊的印象,提供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从目前来说,只能确定击杀佐藤赤坎等人和张龙的人是同一个人,并不能确定他还是提供情报的人,不过能确定的是,他们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关系,不是一个人,也是同属一个组织。

  “会不会是地下组织的人。”

  李鹤林忽然有所猜测,对邹子涛说道:“在北平城暗中的势力,唯有他们拥有这个实力和情报力量。”

  “人,还是组织,现在都是一个未知数。”邹子涛不想多谈论这方面的话题,而是拿出一个记录着军部军官的名册,里面有军部各级军官的生平经历和概括:“目前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潜藏在我们身边的那个日本间谍给揪出来。”

  相对于那个提供重要情报的不明人士而言,一个潜伏在他们身边,身份还处于未知的日本间谍才是他们需要攻克的目标。

  提起日本间谍,李鹤林神情立刻严肃,军事情报站的主要工作就是针对内部和外部的侦查、清理,处理日本间谍,无疑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李鹤林说道:“邹上校,我们军事情报站会采用假情报的方式勾引日本间谍上钩,不过需要你们军部的全方面配合。”

  邹子涛自然知道军事情报站的工作性质,点头说道:“第十八师所属部队会全方面配合军事情报站的行动,李队长放心。”

  李鹤林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告辞,说道:“时间已晚,我还要回到情报站禀告今天的事情,就不久留了,邹上校。”

  邹子涛微微一笑,扭头看向林天明,说道:“那我就不留你了,林少校,出去送送李队长。”

  林天明脚跟一碰,军礼挺直,目视前方,说道:“是,师座。”

  李鹤林离去时,不忘将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的两名上尉带回,同时也将今天军部的出入记录以及通讯记录带回。张龙如何得到风声潜逃的事情,他们怀疑是另一个日本间谍鼹鼠在暗中传讯,希望能从中找到线索。

  任谁也不会猜测到,这是张龙自己遐想力丰富的敏感因素。

  只是这一切,都和秦修文无关了。

  ......

  ......

  秦修文拖着满身伤痕的身躯回了住处,在回来过程中,他格外注意有没有在路上留下痕迹,确定没有之后,他才翻身进了家门。

  “呼哧......呼哧......”

  秦修文将被匕首切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血痕密布的精壮身材,然后烧了壶热水倒在水盆里,用毛巾侵湿,将身上沾着的血渍擦掉。

  在此过程当中,他脖子上挂着的漆黑方印很神奇的绽放着乌黑色的光晕,温暖而又舒服,令秦修文身上的伤口以一个缓慢的速度在修复,渐渐如初。

  秦修文对此早已习惯了,早在训练基地时他就发现了这个项链能够疗伤的神奇作用,现在已经见怪不怪了。

  简单清洗之后,秦修文从柜子里掏出一个医疗箱,用绷带将身上的伤口缠好之后,就躺在了床上,闭眼休息。

  两天没睡,再加上精神高度集中的频繁运动、交手,秦修文的精神早已经疲惫不堪,躺在床上,双眼一闭,很快就沉睡了过去。

  这一觉,秦修文睡得格外香甜,等他再度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十点,接近晌午。

  彻底恢复了精神之后,秦修文洗了把脸,然后对着镜子看了看侧脸位置的血槽,发现比之前已经小了很多,就没有耗费力气去敷药,随便穿了一件高领的黑色风衣,恰好遮住了侧脸的伤痕。

  “继续留在北平也没什么意思了,是时候离开了。”

  秦修文最后看了眼房间的布置,很多不必要的衣服、物品都原封未动,只是很简单地穿了一身黑色的风衣、黑裤、皮靴、帽子、手套,再拎着那个放置着电台、密码本、金钱的行李箱,就离开了这个待了数月的住址,也没有找任何人告别,直接沿着出城的方向走去。

  北平城的戒严只限于昨晚,在张龙死后不久,军部就撤销了全城戒严,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秦修文很轻易的出了北平城,站在汹涌的人流当中,抬头眺望着天空,不由得被太阳光芒刺的微微眯眼。

  本来,秦修文的计划依旧是暗杀日军军官,但通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不仅发现自己的实力还很幼嫩,同时也发现一个人单枪匹马、独来独往的力量是有限的,很多时候都会力不从心。

  所以,秦修文打算往东北地域走走,因为自九一八事变起,东三省的地域已经逐渐被日本人掌权,秦修文打算在那里接触更多的日本人,打探情报,顺便磨砺自己的实力,从而让自己完成蜕变。

  他知道,中日双方迟早都有一战,到了那时,战争是避不开的,为了能在那场战争当中活下去,并能帮助脚下的祖国大地,他必须尽早的接触战争,让自己变得强大。

  秦修文目露坚韧,拎着行李箱,仅靠着两条腿向着唐山的方向走去,他打算沿路体会一番祖国的风土人情之后,就在唐山直接坐火车前往东北三省的地域。

  ......

  ......

  一周后。

  唐山。

  一路跋山涉水,餐风饮露,秦修文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脸上饱满风霜的痕迹,头发干枯,不再像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而像是乞讨而来的乞丐青年。

  进了唐山镇,秦修文先是找了个旅店,安置好之后,洗了个澡,买了身衣服,又休息了一天调养生息,才从唐山火车站高价购买了一张前往奉天的火车票。

  第二天,秦修文乘坐着这列火车,前往这具身体的出生地,奉天。

  一路坎坷,花了三天多的时间,火车终于驶进了奉天站。

  秦修文在下火车之前,刻意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服、容貌,板着一张年少可爱的小脸,才扭身下了火车。

  奉天的火车站出入口都有日军的宪兵在站岗,盘查着身份。

  秦修文撇了撇嘴,正要走过去,确实脚步顿住,这才想起高乔上清的身份已经列入保密名单,只有军部和特高课的高层才有资格知道,自己的身份姓名叫做于洪涛,高乔上清的身份面对普通的日军宪兵没有作用。

  “真是麻烦。”

  秦修文皱了皱眉,只好随着人流队伍慢慢往过走,一改刚才板着的脸,像是一个天真无邪的憨厚少年,而且秦修文为了避免被抓去当义工,还特意装作右脚有点微坡的样子,无比逼真。

  轮到秦修文的时候,日军宪兵拦住了他,伸出手来,用日语说道:“中国人?”

  秦修文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将身份证明递了过去,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右腿,磕磕巴巴的谄媚笑道:“太......君,我......我来这......看......病,嘿嘿......”

  宪兵看了看他的脸,见他傻呵呵的憨厚模样,顿时一脸的嫌弃,将身份证明放回他的手里,挥了挥手:“走走走,别在这挡路......”

  “嘿嘿......”

  秦修文也不在意,感恩涕零的一个大鞠躬,然后一瘸一拐的出了火车站,脱离开日军的视线之后,揉了揉腿脚,脚步恢复正常起来。

  秦修文到奉天之后,特意打听了一下日军宪兵司令部的位置,才开始寻找自己落脚的地点。

  日本人占领的地域,自然是日本人的身份水涨船高,除了能和日本人搭上关系的一些人,其他人都过着社会底层的生活。

  秦修文苦口婆心,费了半天劲,天都快黑了,才在一个老农户手里租走了一间破破烂烂的房子。

  秦修文搬进了房子,刚没待几天,没等他熟悉完奉天的建筑、路线,日军宪兵司令部就出事了。

  半夜三更,一支七人的巡逻队伍被杀,一支满编小队也随之被从天而降的手榴弹炸的损失惨重。

  等日军宪兵司令部派出人的时候,半夜偷袭的一方已经见好就收,直接跑了,一刻都没有停留。

  当即,全城直接戒严,日军宪兵司令部暴怒,不找出凶手誓不罢休。

  第二天早上,秦修文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愣,不由得对偷袭日军宪兵司令部的人竖起大拇指,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大魄力。

  即便是他,要想去日军宪兵司令部捣乱,也得在心里掂量掂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