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麻烦上门

谍策 黑白锦鲤 3713 2019.03.24 00:28

  奉天市。

  平民区。

  一处地段偏僻的院落,土木制结构的草屋在风雪当中矗立,冷冽的寒风吹动着仿佛随时都会掉落的窗扇,有一种被世界荒弃的冷清气氛。

  在院落的主屋,临近窗阁的木床上,一位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的少年安然的躺在那里,身上仅仅盖着一层薄被,像是感受不到东北腊冬的寒冷空气。

  “嘭,嘭,嘭......”乍然而响的枪炮声由远及近,像是要将整个平民区夷为平地。

  躺在床上,闭眼夜寐的秦修文颤了颤眼皮,旋即微微皱眉,慢慢睁开了双眼,推开窗户,看向不远处枪火轰鸣的地域。

  激烈的火花仿若烟花般绽放开来,映照着夜晚的天空,也映照在秦修文漆黑清澈的瞳孔里。

  “奉天市这是出什么大事了!”秦修文紧锁着眉头,从睡眠中被惊醒的不快瞬间消失,从破旧的衣橱里换了一身衣服,就打算出去看看。

  乱世当中,世界各地都混乱不堪,从没有平静过,但奉天市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今天这般大的动静了。

  出了门口,秦修文探出头,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这条贫民胡同里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各家各户都关着灯,紧锁着门窗,像是听不见外面的炮火声。

  “日本人这么大的动作,是针对谁的?”隐隐约约的日语谩骂传到耳边,秦修文微微皱眉,想了想,没有冒然选择过去。

  平民区周围附近都分布着日本人的兵力,而是规模巨大,像是一个无比牢固的铁桶,已经将平民区牢牢的圈住。

  秦修文为了自身的生命安全,只能决定选择在壁上观。

  忽然之间,秦修文的眉毛一掀,心中有所猜测,自语道:“不会是顶替我,去暗杀日本军官的那些人吧!”

  眼下,日本人最恨的无疑就是杀害日军军官的人,为此而动用这般大的日军兵力,倒也是可以理解。

  不过目前没有确切的消息证明,秦修文也只是一个猜测,就没有深想,转而继续站在门口,看着那处灯火通明,不断传来枪声的战场。

  “轰,轰,轰......”一阵应接不暇的爆炸轰鸣声突然在附近响起,爆裂的火光像是一团巨型的蘑菇一般,照耀整个奉天市。

  距离爆炸地点不远的秦修文不由一怔,随即赶紧躲在墙后,捂住了耳鸣的耳朵,无数颗沙砾尘土从天而降,射在墙上,撒在院子里。

  “咔嚓......”原本就濒临垂危,勉强支撑的窗户也是不堪重负,掉落在地。

  秦修文拍了拍身上的沙土,有些无语的看着真正沦为破户的住处,然后转回头,说道:“这好像不是军制炸药,倒像是土炸药。”

  可国党的装备优质,若是军事情报处,他们应该有正规的军制炸药,而不是这种自制的土炸药。

  “难道,我猜错了?顶替我用意外死亡手段进行暗杀的组织不是军事情报处,而是......地下组织?”秦修文的心中不禁一紧,神色骇然的望向战场的方向,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心中开始踌躇不定。

  若真是地下组织的革命工作者,秦修文很难做到袖手旁观,毕竟这是他前世今生唯一认同的组织。

  秦修文内心充满了挣扎,视线环视过平民区四周,一咬牙,缓缓闭上了眼睛。

  时间缓缓流逝,等他再度睁开眼睛时,踌躇挣扎的情绪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平静,显然已经做好了决定。

  “生逢乱世,整个世界都弥漫着战争的硝烟。战争,就是要死人的,只是死的价值不同。”秦修文彻底冷静了下来,自语说道:“行动成功,你们活着;行动失败,你们逃或者死,这是你们的任务和价值。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为你们报仇。”

  想到最后,秦修文还是决定袖手旁观。他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坏人,他做人有一套自己的准则,区于好人和坏人之间。

  如果他有把握能够自保,为了祖国大地和民族,他自然愿意出手相助。

  可如果没有把握能够自保,秦修文自然也不会去选择送死。

  秦修文看着不远处的战场,没有踏出一步,严格遵守了内心的想法。

  因爆炸而被震得嗡嗡作响的耳朵缓缓恢复了听觉,秦修文抠了抠耳朵,感觉好像有说话的声音在很近的距离内响起。

  “他娘的,这炸药放的真他娘的舒服,一群小日本真他娘的成鬼子了,哈哈......”

  “二当家说的没错,光头制炸药这两下子,我是佩服,真他娘的厉害。”

  “行了,你们几个就别瞎叫唤了,赶紧跑吧,小鬼子一会儿追上来了。”

  “大胡子,你他娘的就是个怂货,怕啥小鬼子啊,回头干他。”

  “有能耐你他娘的回个头试试?”

  “回头咋的,他还能打过爷爷我?”

  “就他娘的怕你被打成筛子,他娘的......”

  “......”

  骂骂咧咧的粗犷声音从胡同口附近传来。

  秦修文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但还来不及分辨,就赶紧将门给关上,留下一条很窄的缝隙,用作观察。

  很快,九个身材高大,穿着大棉袄的汉子从秦修文家的门前跑过,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是他们。”透过门缝看见这九个人的容貌,秦修文顿时一怔,心想着他们居然还没有离开奉天市,而且听刚才那些话的意思,用炸药对付日本人的是他们,日本人费劲这么大的力气也是为了对他们?

  “顶替我杀日本军官的人,是他们?”秦修文的脑海里刚冒出这个想法,就果断将之掐灭,摇了摇头:“不对,他们还没有这个智商。”

  “应该还有另外一方,那一方才是日本人不留余力想要对付的人。”秦修文听着耳边仍在环绕的“他娘的”,不由得扶住了额头,叹了一口气:“至于这九个家伙,应该就是单纯的仇恨日本人,想给他们找麻烦,才凑的这个热闹吧!”

  “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凑这个热闹......”秦修文摇了摇头,当即就是推开了大门,不经意的抬起头一看,顿时眼睛一直,愣在了原地。

  在秦修文住处的门前街道上,两名普通平民打扮的一男一女被开门声吓了一跳,转身看着推开院门的秦修文,也是有些发懵。

  看到这一男一女,秦修文的余光不由得飘向了清风寨九人的背影,心中咯噔一下,他之前还在想,清风寨九个人待留奉天市如此之久,以他们的秉性,怎么会如此安然的度过。

  现在,秦修文懂了。

  秦修文表情只是僵了一瞬,很快就回归于自然,对这一男一女露出腼腆的微笑。

  门前的两人对视了一眼,那名身穿着绿色衣服的女人微微点头,转过头对秦修文微微一笑,声音轻柔的说道:“少年,这么晚了,没听见外面的枪声么?你出来干什么啊?”

  秦修文像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眼睛眨也不眨的说道:“我家里面有个锁头打不开了,我记得白天看见过一把钥匙,以为没有用就随手扔了,但忘记扔哪了,现在正在找呢!”

  女人直视着他的双眼,认真的端详了一会儿,继续笑着问道:“你家里就你一个人么?”

  秦修文心中一凛,不动声色的说道:“没有啊,我家里人都在,还有六个白天出去干苦力的堂哥,我家离他们厂子近,他们就在我家住一段时间,不过也不白住,每个月还上供月钱的。”

  他一副面对陌生人丝毫不设防,将家里的事儿托盘而出的样子。

  听到这话,女人不禁侧头看向男人,明显是以男人为主。

  男人先是看了眼清风寨九人的背影,见他们的背影已经快从胡同里走出,知道时间容不得再拖延下去,便侧过身,越过秦修文的身型,透过敞开的门,看到仿若废墟的草屋。

  男人神色一冷,仔细看过秦修文的脸,很突兀的用日语说道:“他在说谎,杀了他。”

  话落,他当先迈步上前,手臂一挥,一把三十厘米的短刀不知从何处掏出,刺向秦修文的腹部。

  为了避免胡同里的清风寨九人察觉到,他可以压低了声音,打算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少年。

  男人刚动,女人也是随之而动,脸上的柔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漠,毫不留情的就要拿匕首解决秦修文。

  “真是麻烦。”秦修文顿时为之皱眉,心中也是升起一股温怒,虽然他不想掺和今夜的事,但也挡不住别人来送死。

  秦修文的神色冷冽,毫不做声,非常简单直接的后撤一步,随即脚步一沉,腰胯一挺,一只铁拳直接飞出,快如闪电,在男人惊骇变色的目光下,直接打在他的喉咙上。

  “咔嚓......”男人的脖子后面猛地鼓起一个大包,周围的肌肤变成青白色,脖子也拧成了一个怪异的姿势,瞪着涌上血丝的双眼,一脸不甘心的倒地,在强烈的痛苦当中死去。

  刚贴近秦修文身边的女人看到这一幕,顿时瞳孔为之收缩,随即咬着银牙,不加掩饰着恨意,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刺向秦修文的心脏。

  “啪!”一只白嫩的手很是突然的出现在女人的面前,在她措手不及的刹那,攥住了她拿着匕首的那只手的手腕。

  女人眼中升起惊色,奋力的想要挣扎,却发现那只手仿佛是一个无比牢固的铁钳一般,死死的夹住了她的手,根本无法摆脱。

  “咔嚓......”无比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她的手腕拧断,那只侵过毒的匕首顿时失控,掉落在地上。

  秦修文缓缓转过身,无比冷漠的眼眸和她忍耐着痛苦的眼睛对视上,以一种非常不耐烦的语气说道:“我今晚不想招惹是非,但你们为什么不知好歹,非要自己找死呢?”

  “不要......”女人微微蹙眉,声音沙哑而磁性,煞白的脸庞别有一番我见犹怜的味道,求饶道:“你放我一条生路,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以为我是那种见了女人就走不到路的白痴?”只可惜她找错了人,秦修文向来不懂得怜香惜玉,说话间,他冷漠无情的抬起一只看似少年那般瘦弱无力的手,放在女人的颈部,用力一拧。

  “不......”强烈的死亡气息令女人的瞳孔收缩到了极致,奋力的想要挣扎出这只手的控制,但终究没有挣扎开来,伴着很是清脆的骨骼声音,她颓然的耷拉下脑袋,死不瞑目的盯着秦修文的脸,似乎要将他铭记在下辈子的记忆中。

  “啪。”另外一只侵过毒的匕首从女人的身上滑下,掉落在地,余音袅袅。

  “今天没时间审讯你们,所以给你们的选择,只有死。”秦修文自从出手开始,一直都是一副冰冷淡漠的模样,就连说话也是一样冷漠。

  随手将女人的尸体扔到墙边,秦修文低头看着脚下的匕首,微微冷笑,一脚将之踢开。

  觉得碍眼,他又是将男人的尸体扔到一边,随即眉头轻轻一掀,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缓缓地转过身,看向身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