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手刃叛徒

谍策 黑白锦鲤 3126 2019.03.11 00:23

  秦修文对此早有提防,在枪身刚刚出现的刹那,脚步一错,速度令人的躲在一侧,险而又险的躲避开子弹。

  一枪未中,张龙面目狰狞的探出身来,带着绝地求生的癫狂,疯狂的向秦修文射击。

  惊变之中,秦修文微微皱眉,神色凝重至极,身形犹如虎扑,凭借着惊人的反应能力,在张龙手指刚刚勾起扳机的刹那,已经躲在了一辆黄包车后面。

  “嘭!”“嘭!”“嘭!”数道枪声齐响,在黄包车穿过数个透明的弹孔,却没有听见子弹打中人体的声音。

  张龙脸色顿变,立即将手伸向腰间,准备给打空的配枪换弹。可他的举动太明显了。

  秦修文亦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本能分析过张龙手中的配枪打光了子弹,在张龙伸手入腰间的时候,他的身形弓起,像是蓄势已久的箭矢,猛地窜出。

  没等张龙碰到弹夹,一阵劲风袭来,一块红黑色的砖头迎着他的脑门砸下。

  张龙虽堕落已久,但曾也是一名出色的军人,反应迅速的抬手格挡,即便如此,他仍然是被砸个一个跟头,左臂有些发麻,一时失去了知觉。

  张龙神色抽搐,顺着力道在地上一个翻滚,卸掉打击的力道,同时弹夹已经掏出,对准配枪就插了过去。

  秦修文神色冷漠,果断再次出手,一记直拳在张龙脸上虚晃一招,腰身一转,又是一个鞭腿携带着劲风踢中张龙手中的配枪,强大的力道直接将之踢到高空,不知飞到何处,已经不用奢望再拿起配枪反击了。

  不仅如此,秦修文在落脚之后,微微屈身,一记肘击狠狠地横扫张龙的脸颊,却被他灵敏的躲了过去,擦边而过。

  一连串链接动作让张龙一时措手不及,只觉得眼前挥动的不仅是两只手、两只脚,如三头六臂一般,压力雄厚,难以抵挡,吃了不少的狠招。

  但,整个北平城都小看他了,包括秦修文在内。这个被认知为军部蛀虫的人终于露出了他凶狠的獠牙,右手一挥,秦修文甚至都没有看清他从何处掏出来一把弯月匕首。

  张龙反持匕首,面目特别狰狞的向前划出,在秦修文腹前划过,留下一道长长的血槽,然后一记重拳直朝秦修文脸上而去,顿时将秦修文击退。

  秦修文微惊,倒退数步,手扶在墙壁上,看了看腹部那道长长的血槽,随即抬头看着张龙,神色彻底认真了起来。

  这可是他在这个世界以来的第一次受伤,不得不重新认知一下张龙的实力,这时才知道张龙以前的名声真的是名副其实,没有半点水分。

  胖成这样仍然能伤他,可想而知张龙在没有沉沦之前的实力有多强。

  “我必须承认我小看了你,身手不错,不是一个酒囊饭袋。”

  秦修文单手捂着腹部的伤口直起身来,随便将上衣脱了下来紧紧的缠在伤口上,对张龙笑了笑,像是放松了下来,语气缓缓的说道:“可你,不该做一个卖国求荣的叛徒。”

  张龙毕竟太过肥胖,加上之前为了潜逃而奔波的路程,仅仅几招的碰撞,就感觉体力有些不支,喘着粗气,笑道:“卖国求荣这个帽子太大了,我还当不起,如今乱世将起,各方势力混淆,哪有什么绝对的国,等最后能延续下去的才是国,既然如此,我当然要明智选择可靠的强大势力了。”

  “这就是你作为叛徒的理由么?”

  秦修文神色冷漠,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眼中涌出杀意,沉声道:“既然你背叛了这个国家,这片土地,就应该有准备承担后果,死!”

  话落,秦修文对张龙根本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动若猛虎一般扑去,招招狠辣,没有打算给他留下活路。

  像张龙这种战斗经验丰富的战场老手,抓住一丝疏忽都能让秦修文付出血的代价。

  张龙呼吸一滞,肥胖的身躯也是飞扑向秦修文,眼中带着疯狂的色彩,没有办法,为了活命,他只能和秦修文硬碰硬,杀了他。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张龙不曾半点的留手,就像是濒临绝境的疯子,浑身透着一股疯狂的气息。

  “刀,不止你会玩。”

  秦修文双眼冒光,轻抬手,从袖子当中掏出一只短刀,迎着张龙的身形就是一个横纵交错的十字斩,从中心的位置再来一击直刺。

  两人身形交错,两把形状全然不同的匕首相互交错,寒光瑟瑟,不断发出清脆的鸣声,在短暂的时间之中,两人不知交手了多少次,只能看见银光在空中乱舞,眼花缭乱。

  秦修文侧脸被划了一道口子,身上也出现多处血槽,衣服如同乞丐一般,衣衫褴褛。

  秦修文一个刀花微挑,虽在张龙的腹部开出一道血花,但也被张龙狠狠地踹了一脚,强大的力道直接令他扑倒在地,随后一个鲤鱼直挺翻身而起,看向张龙的眼神无比凝重,他刚才真的是倾覆全力了,可居然还是打的两败俱伤,根本没有什么上风可占。

  这对秦修文来说,真的是打破了他的常规认知,严格来说,张龙在身手上的各方面能力都差了秦修文不止一筹,可他凭借着磨砺到骨子里的战斗经验,总是能找到最佳的回击时间,捏住了秦修文的漏洞,往往让他措手不及,把控不住优势,甚至出现反转。

  “咳咳......”

  张龙蹲在地上,吐了口鲜血,粗气愈发严重,强烈的对碰当中,他的体力早已经濒临了极限,只是凭借着惊人的求生欲望在支撑,一旦这个信念消失,他也就彻底支撑不住了。

  比之秦修文,他身上的伤势更重,身上沾满了鲜血,特别狼狈不堪。

  秦修文站起身,浑身伤势被牵动的痛苦不由得令他一咬牙,然后看着身形颤颤巍巍的张龙,沉声说道:“张龙,你放弃抵抗吧,以你如今的伤势,就算跑出了北平城,又能跑多远。”

  他想要进行心理干预,瓦解掉张龙坚持下去的心理,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张龙一直都是在强自支撑,体能早就达到极限了。

  “放弃?”

  张龙捂着肚子上的伤口,脸色苍白的站起身,像是一个无比狰狞的厉鬼,死死的盯着秦修文,声带略有破损的沙哑声音响起:“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出去。”

  秦修文摇了摇头,说道:“顽于抵抗,不是明智的选择。”

  “呵呵......”

  在空寂的街道里,张龙低头笑的声音特别渗人,癫狂的眼睛看着他,说道:“你不知道么?对,你应该不知道,军部里面有一句话,叫做宁死不入军事情报处的门,你们那个地方,我早有耳闻,我宁可死,也不会进你们那个地方。”

  秦修文顿时为之一怔,短暂的沉默过后,对他说道:“你应该误会了什么,我不是军事情报处的人。”

  张龙嗤笑一声,看向秦修文的目光中不加掩饰鄙视的意味。

  秦修文知道这个误会是无法解除了,也就不愿耗费心力去解释这个误会,索性不再抱有活捉张龙的想法,身形猛动,骤然持刀刺向张龙。

  张龙早有准备,对身体上的伤势不管不顾,左手横推,推开迎面而来的匕首,臀胯侧转,重重的撞击在秦修文的侧腰。

  另一只手持匕首刺面,对秦修文回手而来的短刀不管不顾,俨然一副以命搏命的疯狂趋势。

  秦修文顿时为之皱眉,侧身躲开,张龙在他眼里不过是垂死挣扎,怎么会选择和他搏命。

  秦修文倒退数步,手掌伸到腰间,要将那里的手枪拔出来。

  其实这个动作,他在交战当中一直都尝试过,但张龙的战斗经验太过丰富,多次打断,使得他没有成功过。

  眼下也是如此,张龙瞳孔收缩,反应也是极快,脚步止住移动的自然趋势,以一个扭曲的姿势扑向秦修文,眼中带着无比疯狂的色彩,在此时,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要让这个人拿到枪。

  秦修文目光清澈,在此刻他的心情特别冷静,看着迎面扑过来的张龙,嘴角微挑,索性放弃了拿枪的动作。

  察觉到秦修文怪异的表现,张龙心神俱震,感觉事情不对劲,便想要转移身形,可身在空中,他又如何借力。

  “中计了啊!”

  秦修文在心中喃喃一声,随即脚步微踏,一层混着白雪的沙土飞起,遮住了张龙的视线,不由得让他闭上了双眼,神色大变,怒骂道:“无耻。”

  说话间,他唯恐秦修文偷袭,又不确定他会采用怎样的一个进攻手段,只好拿着匕首在空中一阵乱舞。

  秦修文冷静的看着他,分析他繁乱的攻击方式,最终一个跃起,动若猎豹,单手握住张龙持刀的手腕,腰身用力,将力道凝聚在一起,爆发出来,奋力一拧。

  “咔嚓。”一声脆响,秦修文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张龙的手腕拧断,发出一声短暂惨叫,随即一头狠狠地向秦修文砸去,面露癫狂至极的狠辣之色。

  秦修文神色依旧冷漠,看着已经失去理智一般的张龙,默然之间抬起一只手,寒光涌出。

  张龙动作一僵,喉咙绽放一道血花,喷涌而出,身体随着惯性动力,轰然倒地。

  至此,军部叛徒张龙潜逃未成,被格杀于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