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同窗相见

谍策 黑白锦鲤 3475 2019.03.03 18:03

  站在江口平川面前的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传出一道平静如水的声音:“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深夜出现在这里?”

  听到声音,江口平川不由得怔了一下,感觉这道声音似乎和记忆当中的某道声音极为相似,但当他仔细回想的时候,又是记不清像是谁的声音了。

  但此刻没有时间多做回想,江口平川将注意力集中在黑衣人的身上,微笑说道:“我为何出现在这里,似乎和阁下没有任何关系。”

  说着,他话音一转,说道:“而且,我也想知道,阁下为何会深夜出现在这里,还挡在我的面前。”

  他虽是笑着,但眼中的光芒却迥然不同,带着几分冷冽和杀机。

  “为何挡你?”

  黑衣人似乎是嗤笑一声,站在他前方的身型不动丝毫,缓缓抬起头来,问道:“你说,我为何挡你!”

  江口平川心中微怒,声音生硬的说道:“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不让开,我就依照阻碍军法的罪行对你进行处理。”

  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份会被暴露出去,他潜伏在军方至今,将消息发出去的次数有限,且行踪隐蔽,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即便是下线鼹鼠暴露,也无法确定他的身份。

  他有自信,自己并没有暴露,所以底气充足。

  “呵呵......”

  黑衣人只是笑了两人,然后将脸全部抬起,露出一张清晰的少年面孔,笑着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反射着月光,缓缓说道:“处理我?就凭你,似乎还没有这个实力!”

  江口平川看清少年的面孔,顿时瞳孔为之收缩,内心深处的恐惧顷刻间被激发出来,头皮发麻,震惊的失声大喊:“高乔上清......”

  江口平川,和秦修文一样都是出自训练基地的种子,而且还是同期毕业。

  当初在训练基地,高乔上清这个名字就是一个神话,留给同为种子的他们只有一道背影,就像是永远无法翻跃的大山,只是屹立在那里,就会带来浑厚的压力。

  可若仅仅如此,便就罢了。

  在江口平川的认知中,高乔上清这个人在进入训练基地的第一年开始名声不显,是许多种子背地里为之嗤笑不已的懦夫,可在第一年的中后期,这个普遍认为是懦夫的家伙突然发力,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各方面综合能力、数据突飞猛进,且格斗能力堪称无敌,而且下手极度狠辣。

  和高乔上清这个人交手过的人,除了藤原家的那个女人,其余人至少也要躺在床上休息半个来月,即便是他们在背地里联手偷袭也依旧如此,甚至有一人因此造成了无法恢复的伤势,直接在中途就退出了训练基地。

  他,也是曾和高乔上清交过手的人之一,然后因此被迫修养了一个多月,自此即便年龄比高乔上清大上三岁,也是有多远躲多远,不敢触碰这位暴君的眉头。

  哪怕心中一直有和高乔上清较量的想法,但他也从来不敢表露出来。

  万万没想到,高乔上清在今晚会如此突然的出现在他面前,而且还和他说了这么多的话。

  要知道,在训练基地时,高乔上清的口头语一都是“嗯”“哦”等非常简单的词汇,很少有人能让他多做交流。

  如果不是这样,江口平川在刚才就能听出秦修文的声音。

  看着呆若木鸡的江口平川,秦修文神色不起波澜,以纯正的汉语说道:“我在训练场见到过你,你输了。”

  江口平川缓过神来,听见这话,神色极为尴尬,然后依照标准的日本制度俯身行礼,说道:“高乔君。”

  秦修文瞥了他一眼,没有依照常规回礼,而是开口说道:“我记得,你是叫做江口平川吧!”

  训练基地的种子一共不过几十人,相互之间熟悉了十多年,即便不想记住他的名字,也会记住。

  感受到秦修文语气中的傲慢无礼,江口平川心中即使很不舒服,也不敢得罪秦修文,低头说道:“是的。”

  秦修文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江口平川心中微微一凛,抬起头对他说道:“高乔君,特高课的制度你也清楚,执行任务,保密条例在身,恕我不能告诉你。”

  秦修文微微皱眉,暗道麻烦。

  江口平川看着他,神情严肃,开口问道:“高乔君,你不应该按照特高课的命令去执行任务了么?为何今天会出现在这里?”

  闻言,秦修文没有解释,而是神色不悦,扭头看着他,直接说道:“你管我?”

  江口平川一时语塞,脸色涨红,随即很快的将怒火压制了下去,低头说道:“不敢。”

  且不说高乔上清的实力本就碾压他,高乔上清更是还有一个无比尊贵的贵族身份,日本尊卑制度森严,他不过是平民出身,如何也招惹不起贵族。

  秦修文冷笑一声,随即环视过四周,说道:“这么看来,你就是负责策反张龙的特工了。”

  江口平川微微一愣,随即一脸茫然的问道:“什么张龙......,高乔君,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修文眉头挑了一下,以一个犹如在看着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然后笑了笑:“你说呢?”

  江口平川的心渐渐下沉,高乔上清是如何知道这个任务的,是通过特高课那边,还是鼹鼠这边出现了问题。

  而且,高乔上清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目地又是什么......

  江口平川的心中疑虑成云,一时间竟不敢出声说话。

  “说吧!”

  秦修文看着他,问道:“初步接轨之后,你对张龙的策反究竟进展到了什么地步。”

  江口平川的心中惊疑不定,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装傻充愣,摇头说道:“高乔君,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秦修文笑了笑,说道:“装傻就没意思了吧!”

  江口平川脸上的笑容愈加勉强,但仍就一句话都没有透露。

  秦修文微微蹙眉,然后给出解释,说道:“特高课最高指示,任命我潜伏在北平地区,在窃取情报的同时,也要配合你们的行动。”

  江口平川愣了一下,随之神色渐渐难看,有些发黑。他是听明白了秦修文的最后一句话。

  配合?

  准确的说,是来分功劳比较合适吧!

  江口平川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当然,他也并没有被愤怒冲昏了理智,作为特高课的特工,他知道特高课在每一步的行动之前都会通过各种信息传递给特工,提供下一步任务的指示。

  而高乔上清所说的配合行动,他在之前可没有收到过通知,高乔上清未免太让人怀疑。

  以他的猜测,应该是鼹鼠那边出现了问题,将消息透露给了高乔上清。

  可,高乔上清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目地究竟为何,为什么他感觉到事情很不对劲的诡异。

  当然,他也没有怀疑高乔上清会背叛大日本帝国,因为高乔上清受到上面重视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高乔上清不会傻到背叛大日本帝国,将自己一片平坦的政治生涯毁掉。

  江口平川静静想了很久,然后伸出手,对秦修文说道:“既然如此,我需要看一下特高课的任务批文。”

  秦修文摇了摇头,说道:“课长口令,为隐藏行踪,没有签署任务批文。”

  江口平川心中咯噔一下,精气神提高,神色愈加警惕,厉声说道:“执行任务怎么可能没有任务批文,而且我在之前也没有得到过特高课的指示,高乔君,你是在擅自行动,课长大人若是知道此事,你难逃其咎......”

  “没有得到指示?”

  秦修文瞬间注意到江口平川不经意间透露出的信息,不由得心中大喜,自己这位老同学在特高课的身份似乎比自己联想的要高啊,极有可能藏有一部地下联络的电台。

  以秦修文对特高课间谍特工的了解,最普通的情报人员普遍代号为鼹鼠,更高一级的情报人员则是代号为信鸽,信鸽这个级别的情报人员都有一部电台,在得到情报之后会通过电台把情报发回本部。

  秦修文猜测,江口平川极有可能就是信鸽级别以上的情报人员,但也不排除他所说的没有得到指示,是通过收音机来收听电台密码,从而可以接收日本本部的指令,这是谍报组织里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不过以佐藤赤坎在日本军部的身份依旧需要服从江口平川的任务来说,江口平川的身份,八九不离十,是信鸽级别或以上的情报人员。

  江口平川的咆哮声犹然在耳边环绕,秦修文的眸子转了转,打算故技重施,便冷哼了一声:“闭嘴。”

  江口平川果真吓了一跳,止住了到了嘴边的话。

  “你这么大声说话,是想要暴露自己日本间谍的身份么?”

  秦修文不满的瞥了他一眼,眼眸里尽显凶光,顿时让江口平川的气势萎靡了几分,然后才神情严肃的说道:“大日本帝国的军部出现了一名中国间谍,近期让军部损失了二十余名军官,军部和特高课震怒,已经围绕着这片地域进行内部搜查,准备找出那名中国间谍,不过那名中国间谍的身份还处在暗处,不明身份,所以近期特高课和军部的指令都会采用隐蔽的方式,以免被中国间谍暴露出去,影响大日本帝国的战略部署。”

  江口平川对日本军部近期损失二十余名军官的事情也有所耳闻,但也并没有相信秦修文的话,信念没有丝毫的动摇,摇头说道:“高乔君,职务在身,你不要为难我,如果没有任务批文和特高课的指令,我是没有权限让你知道有关于任务的内容的。”

  秦修文微微皱眉,暗道麻烦,真正的间谍特务果然不是佐藤赤坎那样的人可比的,他们信念坚定,严格服从指令,保持冷静的心境,不会因外界的因素而有任何的动摇。

  想要通过面对佐藤赤坎的方法来面对一名真正的特工,果然不切实际。

  秦修文叹了一口气,对江口平川说道:“看来只能选择别的方式了!”

  江口平川不解其意,还不明白秦修文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秦修文忽然动了,在江口平川骇然的神色中,风驰电掣,犹如一道黑色的旋风,拉近与他之间的距离。

  “高乔君,你......”

  “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