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初触军情

谍策 黑白锦鲤 3466 2019.03.12 02:58

  看着倒地不起,身体失去了温度的张龙,秦修文脸色微微透露出一丝苍白,掩嘴咳嗽一声,像是对他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多年来的腐败堕落,果然让你的本能受到了蒙蔽。在战场上可没有卑鄙无耻,只有两个特别简单的分化对此,生与死,从来没有例外。”

  一战之后,秦修文只觉得浑身酸痛,仿佛被蹂躏践踏过一般,不过也因此有所领悟。

  他虽然经历了长达十一年的军事训练,身手、力量、速度、反应等等都远远超出普通人,但他也有一个相对来说非常薄弱的点,那就是没有生死之战的经验。

  训练基地内部的训练主要都在切磋,点到为止,虽然秦修文的止比其他人不同,但也不能掩盖他战斗经验稀缺的弱点,在生死之战中发挥不出自己应有的全部实力。

  看来今后,他需要磨砺这一方面的生死本能了。

  最后看了张龙一眼,秦修文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向城中走去,双眼中清晰的透露出疲惫之色,两夜未眠,再经历这样一番前所未有的苦战,他毕竟是人不是机器,现在迫切的需要回到住处休息。

  至于张龙的后事,就不是他需要关心的事情了。

  沿着这条街道一直走,秦修文脚步一顿,有所察觉的抬起头,在他正前方清晰传来一阵匆促、整齐的脚步声,人数约为二十人左右。

  “是军人,他们知道张龙逃了。”

  秦修文微微皱眉,然后扭身走入一处阴暗的胡同,不打算和这些军人有什么交际,直接避开。

  可他没想到,这居然是一个死胡同。

  秦修文抬头看着高墙,有些无语,为了避免引起附近那些军人的警觉,他没有选择翻过去,而是转过身,在漆黑的环境中,看着街道上越来越近的灯光,心里打算等他们走远,再从胡同口出去。

  “停一下。”恰在此时,街道上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将整齐前进的脚步声止住,骤然肃静。

  秦修文瞳孔一缩,十分警觉的握紧了手枪,刚刚松懈不久的身躯再度紧绷起来,精气神维持在最佳状态,因为这些军人的脚步声就停留在他所在的胡同附近,很近。

  街道上,负责追捕行动的军事情报站行动队队长李鹤林眼神一定,挥手止住行动队员前进的步伐,鼻子嗅了嗅,感觉空气中似乎吵杂着一股非常淡的血腥味。

  环视过四周,李鹤林目光落在胡同入口附近的一块雪地上,那里在月光下有一个不显眼的黑点,拿灯一照,他的眼神一凛,果然是血迹。

  秦修文在胡同里清楚的看清李鹤林的动作,眼神愈加凝重,同时也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侧脸,粘稠、冰凉的液体触感直接从手掌传递到大脑中枢。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军人。”秦修文对李鹤林有了一个认知,在猜测他的来历之余,神情也是愈加警惕,随时准备应对突变。

  突然之间,李鹤林猛地转过头看着胡同里面,眼神淡漠而又冰冷,有一种非常强大的侵略性。

  秦修文不由得将食指放在扳机上,心中生起一种“他就是在看我”的奇怪感觉,但他可以肯定,这个人看不见自己。

  因为胡同里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以他的视力即便在胡同外也看不清胡同里面的东西。

  不过,这个人的动作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味道。那是一种特工才有的能力,无论是自觉性、观察性、细节、敏觉等方面,都远远超过普通人。

  “中央党务调查处,还是军事情报处。”秦修文直接锁定在这两个特殊部门身上,不过从张龙潜逃的性质来说,负责这项工作的,应该是军事情报处的人。

  一念至此,秦修文脸色微变,心中暗暗叫苦,他刚刚结束了一场苦战,伤势未复,若是再与军事情报处的人对上,简直不要太倒霉。

  军事情报处,这个部门早在前世他就有所耳闻。

  军事情报处,全名为军事委员会调查处,也是后世里最为人所周知的,在中国近代史上最为庞大,令人为之色变的情报部门“军统”的前身。

  军统在巅峰时期可是号称为亚洲第一的情报组织,即便在世界排名也不过仅低于英国、苏联、法国,排列世界第四。

  据秦修文所知,军事情报处就如同古代皇朝的锦衣卫和西厂,手里拥有极大特权,手段也是狠辣残忍,此人不嚼骨头,只要进了军事情报处的大门,就别想活着出来。

  秦修文可是非常不情愿和这样的部门打交道,尤其此时伤势在身,一旦被抓住,恐怕很难再出来了。

  李鹤林则是一直盯着漆黑一片的胡同,看似神态放松,其实身躯早已紧绷了起来,一旦里面传来任何轻微的声响,他都会立即躲避开。

  在他身旁的行动队队员不知所云,但还是条件反射的将警惕性提了起来,分散开来,默默地注视着胡同。

  “队长,我派人进去看看。”一个少尉军官凑到李鹤林身边,看着漆黑无声的胡同,低声说道。

  胡同里面的秦修文眉头一跳,不由得神色难看的握紧了手枪,在心中快速思考着应对之法。

  硬拼是万不得已的时候的选择,秦修文主要在想如何能够从中逃脱。

  “去看看。”非常低的声音响起,随着风传入秦修文的耳中。

  秦修文瞳孔一缩,抬头看了看高墙,然后握紧了手枪,随时准备翻墙逃脱。

  天无绝人之路,街道的远处突然有一道大喊声响起。

  “队长,发现张龙了。”

  李鹤林神色一喜,挥手取消了戒备,转身带队快速前往声音传出的地点,直接把这个胡同抛到脑后了。

  在他原本想来,这里有血迹,听闻张龙今夜遇到袭杀,很可能受了伤就躲在里面,可既然已经发现张龙了,这道血迹就证明不了什么了。

  无论是张龙路过留下的,还是什么杀鸡、杀猪、别人留下的,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李鹤林一走,秦修文顿时松了一口气,直觉告诉他此地不宜久留,便一个助跑蹬上了高墙,紧了紧已经破烂,沾着血的衣裳,一跃而下。

  另外一边,李鹤林带队匆匆来到张龙死亡的地点,看见张龙躺在血泊当中,立刻为之一愣,然后赶紧俯身探了探呼吸,眉毛皱起,又是拿刀挑开张龙喉咙的切口,神色难看起来,回头怒声说道:“谁杀的,不知道留活口带回去审讯的么?”

  众多行动队队员吓了一跳,一名少尉赶紧站了出来,致敬军礼,说道:“报告队长,我们发现张龙的时候,张龙就已经死了。”

  李鹤林闻言一怔,说道:“不是你们杀的?”

  少尉连连点头,回答道:“队长,我们发现张龙上校尸体的时候,注意到现场存有很明显的弹痕和搏斗痕迹,双方的实力都很强,这场搏斗应该是延续了很长时间,最后张龙上校实力差了一筹,被格杀在此。”

  “有人比在我们之前找到了张龙,还杀了他。”李鹤林神色难看,转身命令开周围的行动队队员退开,仔细勘察现场的搏斗痕迹,在心里进行分析:“杀害张龙的人实力很强,不过比张龙强的有限,力量非常大,不过在搏杀过程当中也受到了伤势,杀了张龙之后就匆匆离去了......”

  李鹤林突然愣住,然后转过头,猛地出声喊道:“行动队一队立刻搜索刚才的胡同,如果没有找到人,立刻沿着周边进行搜查,一定要将凶手找出来。”

  “是。”行动队一队所有队员异口同声的领命,立即转身前往那个胡同。

  李鹤林心中满是懊悔,他现在可以确定,胡同入口处的血迹就是来自凶手的,当时不出意外的话,那个杀害张龙的凶手就在胡同里面看着他们。

  远处,一名身穿军装的少校带着十名英姿勃发的军人沿着街道走了过来。

  李鹤林抬头一看,此刻心情不佳,语气也变得生硬冰冷了许多,道:“什么人?”

  少校拿出一份手谕,说道:“第十八师十九团精英营营长林天明奉第十八师师座之命,配合军事情报站的军事行动。”

  “原来是第十八师的林少校。”李鹤林神色变得和善了许多,邹子涛在军方背景深厚,在黄埔军校的第二期毕业,乃是黄埔系的中干力量,同时也是处座的师长,升少将早已经是提上日程的事,他们军事情报站虽然特权大,但也不是动不动得罪人的组织,关系还是需要维系的。

  林天明点了点头,低头看向躺在血泊当中的张龙,神色也是一愣,茫然的看向李鹤林,说道:“人,你们就这么杀了?”

  “不是我们杀的。”

  提起这事,李鹤林心里也不痛快,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来晚了一步,张龙在之前就被杀了。”

  林天明微微皱眉,随即俯身仔细看过,顿时一惊,说道:“这种干净利落的刀法,是那个人。”

  李鹤林忙问道:“那个人?林少校认识?”

  “不认识。”林天明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我之前奉师座命令查找佐藤赤坎等人的死因,他们就是死在这种干净利落的刀法下,刀身的薄度和位置几乎都一样,是一人所为。”

  邹子涛交给军事情报处的资料当中也有此事,李鹤林顿时皱眉,说道:“这人是什么人,怎么感觉他们的情报领先在我们之前。”

  林天明没有隐瞒,说道:“师座怀疑提供重要情报的人就是这个暗杀日本间谍的人,而且,另一个日本间谍江口平川应该也是凶多吉少了。”

  李鹤林皱眉,说道:“那岂不是说,活着的人,就剩下军部里面一个身份不明的日本间谍鼹鼠了。”

  林天明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李鹤林心里顿时有些憋屈,怎么感觉他这个北平军事情报处的行动队长像是给人收场一样呢?

  前去搜索胡同的人也跑了回来,对李鹤林禀告道:“报告队长,胡同里面发现了有人滞留过的痕迹和还有一点血渍,不过人已经消失了,不知去什么地方了。”

  李鹤林对此早有准备,摆了摆手,有些郁闷的说道:“收队,顺便把张龙的尸体抬回去,看能不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