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地牢见面

谍策 黑白锦鲤 3085 2019.04.06 00:09

  既然觉得河图白奈的想法是个好主意,山田志良索性就压抑住内心和不悦,放下手中的温茶,把门外守着的侍者招了进来。

  “工藤一山还在么?”

  侍者恭敬答道:“阁主大人,工藤一山还在一楼等候,希望能见您一面。”

  “那就让人带他去我的办公室吧!”山田志良点了点头,转过头对秦修文笑道:“河图君,你的想法非常不错。”

  秦修文微微一笑,低头说道:“山田大人谬赞了,河图也不过是耍一些小聪明罢了,不值一提。”

  “河图君太过谦虚了,不想你武艺天赋极高,还胸怀大智,如今这世上,恐怕有很多人都是小看你了。”山田志良感慨道,听过一席话,他对河图白奈的看法又有很大的改观,对他也更为看重。

  秦修文谦虚的笑了笑,表示愧不敢当。心中则是在想着自己方才涌出的那个想法的可行性。

  沉吟片刻,他起身弯腰鞠躬,说道:“山田大人,河图有个不情之请。”

  山田志良神色诧异,此刻他对秦修文的观感正佳,便点头说道:“河图君请说,不必客气。”

  秦修文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山田大人,我能见一下那位特高课的特务处处长么?”

  山田志良微微皱眉,看着他问:“你去见他干什么?”

  秦修文连忙说道:“山田大人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有些好奇,自从我来到中国,特高课这个名字就时常出现在我耳边,给人的感觉是神秘而又可怕,所以我想见识一下,特高课的人都有什么三头六臂,给人的印象为何这么深刻。”

  闻言,山田志良哈哈一笑,说道:“河图君不要听信谗言,特高课也不过就是一个谍报组织,多是窃取情报方面的特工,在武技上远远不及你的十分之一,不过你既然好奇,那去见见,倒也没什么。”

  秦修文嘴角露出笑容,鞠躬说道:“多谢山田大人。”

  “扣押石田大郎的地方在地下一层的暗室,你如果想要见他,就戴着这个过去吧,不会有人拦着你。”山田志良对此也没有多想,将腰上的一块刻有山田二字的玉佩放在茶桌上。

  秦修文点了点头,躬身表示感谢。

  “咚咚咚......”门外再次响起敲门声。

  紧接着,门外传来侍者恭敬的声音:“阁主大人,工藤一山已经到办公室了!”

  “知道了!”山田志良应了一声,起身招呼了一声久久没有回神的石井智雄,然后对秦修文说道:“河图君,我去接待一下这个特高课的组长,你如果没有事要忙,便留在山月香阁多待一段时间,花销方面不用担心。”

  山田志良放下了自身的贵族架子,面露善意,很清晰的表达出自己对秦修文的结交和招揽之意。

  秦修文微笑感谢,目送着山田志良和石井智雄二人离去,脸上的笑容很久才褪去,神色平静。

  “接下来,该去会会那个特高课的特务处处长了。”

  沉吟良久之后,秦修文微眯了眯眼,将容貌重新进行伪装,做到毫无破绽之后,才起身走出了贵宾包间。

  特高课特务处处长,这个名头一听就是老特工,由不得秦修文不慎重对待。

  另一边,山田志良带着石井智雄走向办公室的步伐,忽然在一处拐角驻足,回过身看了看贵宾包间的方向。

  山田志良微微皱眉,目露疑虑,开口说道:“石井君,你有没有感觉到资料上的河图白奈和他本人有些不符。”

  石井智雄罔若未闻,眼睛越来越亮,一直在喃喃自语:“刀,势大力沉,攻击采用的方式无非就是横、纵、劈、砍等几种常见的,威力最大的方式,但往往不够灵活,若是借助剑术上的灵活,完全可以做到攻防俱佳,但......不对不对,若是这样,刀身的重量必须也要减轻......”

  久久听不到回声,山田志良扭头一看,不由得满头黑线,干咳了几声。

  石井智雄缓过神来,神情茫然的看向山田志良,不明所以。

  山田志良无奈,只能将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闻言,石井智雄摇了摇头,说道:“阁主,资料上的时间是河图白奈在日本时候的资料,过去了这么久,他有些进步和变化,也可以理解。”

  山田志良沉默不语,回想起秦修文说过的那些话,神色微微凝重,说道:“他在说那些话的时候,给我一种老谋深算的感觉。”

  石井智雄神色茫然,说道:“什么话?”

  山田志良瞥了他一眼,忍不住抬手扶住额头,叹息一声,岔过这个话题:“你觉得河图白奈这个人,值得招揽么?”

  听到这话,石井智雄微微一怔,迟疑了一下,提醒道:“阁主,河图白奈是藤原氏宗家子弟的追随者。”

  山田志良大皱眉头,略作思忖,说道:“河图白奈,他有没有可能是藤原拓浩在中国地域留下的一颗棋子。”

  石井智雄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突然之间冒出这种想法。

  山田志良认真思索,经历过那番话后,他总感觉河图白奈这个人的身份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最后,山田志良摇了摇头,放弃了继续思索,继续往前走,说道:“走吧,先去会会特高课的这个组长。”

  石井智雄在身后跟上,面露沉吟,继续思考着刀术中融合剑术的可行性......

  山月香阁,地下室一层。

  秦修文一身白衣和服飘飘的走下阶梯,把玉佩展示给走上前的两名白衣人,然后收了起来,说道:“我来看一下被扣押在暗室里面的特高课特务处处长,石田大郎。”

  “大人,请跟我来。”两名白衣人鞠躬行礼,其中一名白衣人扭身为秦修文带路,缓缓走向地下廊道。

  地下廊道并不宽阔,墙壁两侧每隔几米就会放上一盏灯,朦胧胧的橘黄色灯光闪烁,好似看不见尽头,气氛显得阴森森的。

  穿过地下廊道,白衣人的脚步停在一处比较宽阔的暗室,回过头恭敬的说道:“大人,到了。”

  “把钥匙给我,你可以下去了。”秦修文看着眼前的暗室,眼底深处藏着凝重,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心中计算着:“从贵宾包间到地下一层,共路过六处设防的地点,每处有两名白衣人。从地下一层离开山月香阁最快的方式是到一楼,然后跳窗户离开,最短路线只需要经过两处设防的地点,不过时间要快,不然很容易被围堵到。”

  面对特高课特务处的处长,秦修文不得不想好退路,一旦身份泄露被发现,需要第一时间撤出山月香阁。

  白衣人将钥匙交给秦修文,然后转身离去。

  秦修文拿着钥匙,原地踌躇了一会儿,然后打开暗室的门,推门走了进去。

  暗室里面唯有一盏老旧的灯来提供光明,一名穿戴整齐,看起来特别干净的中年男人坐在床上,听到开门声之后,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秦修文,微微眯了眯眼睛,说道:“你是?”

  两天时间的囚禁,对于石田大郎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此,他看的很开,心境也很平静。

  秦修文弯腰行礼,说道:“石田君,你好,我是河图白奈。”

  “河图白奈,听着怎么有些耳熟呢?”

  石田大郎皱眉想了想,随即起身还了一礼,对他说道:“河图君,我似乎并不认识你,你今天来的目地是?”

  “石田君不要误会,我对你没有恶意。”秦修文赶紧解释了一句,然后看着他的脸,笑道:“我一直没有接触过特高课的特工,所以很是好奇,就拜托山田大人,想见您一面。”

  石田大郎微微一怔,不由得多看了秦修文两眼......

  “我看你似乎有些眼熟。”

  石田大郎忽然觉得秦修文这张脸似乎从哪里见过,不禁皱眉苦思。

  闻言,秦修文心中咯噔一声,面上不动声色,视线却是不由得看向门口,身体紧绷,时刻准备着身份暴露之后的退路。

  石田大郎想了起来,看着秦修文说道:“您是东京的武士,河图白奈?”

  秦修文强作镇定,惊讶问道:“您见过我?”

  “见过。”石田大郎仔细看过他的神色,没有察觉出问题,便点头笑着说道:“我也来自东京,曾经见到过您和一名武士的比试,非常赏心悦目。”

  闻言,秦修文的心中一松,歉意说道:“抱歉,真是失礼了。”

  “河图君,是我失礼了才是。”

  石田大郎确定这是河图白奈之后,赶紧示意请坐,丝毫没有身为山月香阁阶下囚的负面情绪,惋惜说道:“河图君,在东京的时候,我非常喜欢您的剑术,可听说您不喜争斗,极少与人比试,迄今为止,我也只在五年之前见过您的剑术,若不是您容貌依旧,穿衣风格也是依旧,我怕是都已经认不出了。”

  秦修文说道:“石田君谬赞了,我来到中国已经三年多了,特高课的威名传遍中国,其中少不了您的功劳,您才是值得敬仰的人。”

  初步确定自己的身份不会出现问题之后,秦修文放心大胆的与石田大郎相互寒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