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代号黑鸦

谍策 黑白锦鲤 4473 2019.02.22 07:58

  当天从特训营离开之后,秦修文和藤原千代就远远地抛下了村庄中的少年少女,提前进入下一阶段的训练内容。

  面对松井广田和其他教官的教导,秦修文和藤原千代学的很刻苦,也很快。

  第一年将所有知识课程学完。

  第二年进行反复性训练,让动作熟记于心。

  第三年将第二阶段的课程磨炼成肌肉记忆,将简单的动作磨炼成如机器一般。

  第四年进行下一阶段的学习,逼供手段、催眠、策反、搜集情报、筛选情报等间谍特务方面的全部课程。

  这是他们今后最主要的工作,所以不论他们学会没有,成绩如何,都要经历反复的学习和实践,过程枯燥无味,像是不停运转的机械,整整学习了两年时间。

  自此,他们的课程也全部学完,已经功成圆满,可以毕业了。

  特训营所有课程结束以后的第六天,松井广田秘密召见了秦修文。

  在特训营的办公室内,松井广田看着眉宇间仍有一丝幼嫩的秦修文,心生感慨,说道:“高乔,你是我最值得骄傲的学生。”

  秦修文鞠躬行礼,说道:“多谢老师夸奖,学生定方不负老师的栽培,为我大日本帝国奉献一切。”

  “好,好,好。”

  一口气连说三个好字,松井广田非常满意,起身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的笑道:“天皇一定会保佑你的。”

  秦修文神情严肃,挺正军姿:“嗨。”

  松井广田摆了摆手,坐在座位上,有些犹豫的看着他,眉头紧锁,尽显纠结的神色,说道:“高乔,你全科的成绩和表现,我认为你更应该到前方担任指挥官来操控战争,而不是只当一名间谍。”

  他盯着秦修文的眼睛,想要看清那双清澈的眼睛中更深处的地方。

  秦修文神情肃然,说道:“不论去哪,学生都愿为帝国奉献一切。”

  松井广田闻言更是满意,放下心中的某种想法,对他笑着说道:“高乔,老师在你毕业之后送你一份礼物。”

  秦修文默然听之。

  松井广田从文档中拿出一张名单。秦修文心中一凛,立刻猜测出那张名单的作用,余光悄悄扫过,却发现松井广田抬起头看向他,便赶紧收回目光,心中暗暗可惜。

  如果掌握了这张名单,并且操控得当,那么日本的这次隐秘行动在今后定然损失惨重。

  即便没有怀疑过秦修文,松井广田仍然很谨慎,没有让秦修文看见过多的名字,转身依照名单的序号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张资料,交到秦修文的手里,神色严肃的交代道:“从今天起,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将再也没有高乔上清这个人。你的名字叫于洪涛,代号黑鸦。”

  秦修文接过名单,军姿挺直:“嗨,我叫于洪涛。”

  松井广田继续说道:“资料上面都是你的家庭背景资料,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背熟,让你完全变成于洪涛,而不是高乔上清,记住了么?”

  “嗨。”

  “在你毕业之后,你的首要任务就是打入中国官方势力,窃取资料,在需要你的时候,我们会启动你。”

  “嗨!为大日本帝国,学生保证完成任务。”

  松井广田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好了,去吧,三天后你们一齐出发。”

  “嗨,学生告退。”

  秦修文领命,转身离去。

  松井广田坐在椅子上,看着秦修文离去的背影消失,低头在一张空白的纸上写下。

  “黑鸦,重要。”

  三天后。

  秦修文、藤原千代和二十余名初露峥嵘的少年少女在特训营集合,皆是穿着中国民俗风格的服饰,简单朴素,贴切平民老百姓的条件。

  特训营空地一侧停放着十辆黑皮汽车。

  松井广田站在讲台上进行毕业演讲,从精神到行为,细致入微,讲了一个多小时才完毕,然后宣布秦修文等人毕业。

  藤原千代看了一眼身边的秦修文,发现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告别。

  秦修文、藤原千代等毕业的学员全部被送上了车,上车后眼前蒙上了黑布,十一年前来这里的时候也是如此,似乎是害怕他们泄露了训练基地的位置。

  站在讲台上,看着十辆接续前往各自方向的汽车,松井广田神色严肃,目中更有炙热的色彩,自语说道:“希望你们能不负大日本帝国的众望。”

  话落,松井广田转身离去,原地留下最后一道声音。

  “所有人继续训练,尽快毕业。”

  骄阳之下,汽车渐行渐远。

  山路颠簸,坐在汽车内部的秦修文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脚下的路有多难走,且汽车左右变路的频率很频繁,他能察觉出这是在故意混淆他们的方向感,极有可能在一处绕圈,于是默默地将背后勾画方向的手指松了下来。

  他没想到,日本人对待自己人还如此提防。

  等了近一个小时,脚下的道路渐渐平稳,很少传来颠簸感。

  秦修文猜测汽车可能走上了大路,开口说道:“我现在能把眼罩摘下来了么?”

  “不能。”

  一道似乎受过创伤的沙哑声音冷冷的回应:“擅自摘下眼罩,我有权利对你进行军法处置。”

  秦修文微微皱眉,黑色眼罩后方的眼睛猛地睁开,溢出一丝冷光,却没有选择冒然行动。

  虽然汽车里的杂音很乱,但他灵敏的听觉,可以感受到在他身侧有一道轻微的呼吸,前方的主驾驶和副驾驶同样有。说明这个汽车里除了他还有三个人。

  对方一定还有枪支,不了解对方实力之前,秦修文根本没有自信能够赤手空拳的制服车内其他三人。

  若想要在此脱离开日本人的掌控,唯有等待时机。

  秦修文默默地闭上双眼,长达十一年的等待已经过去了,也不差在一时,且等待时机,反正自己也没有暴露。

  或许察觉到车内的气氛忽然变得沉闷,主驾驶的位置传来一道平和的声音:“别着急,再过一会儿你们就可以把眼罩摘下来了。”

  秦修文微微点头,没有说话,只是很隐蔽的将一丝细线缠在指尖的位置,没有让任何人看见。

  另外那道声带破损的声音也没有说什么,明显是以主驾驶的人为主。

  汽车继续在路上行驶,路面颠簸的令秦修文感觉下肢出现了一丝麻痹感。但行驶了这么久,却始终没有人说可以把眼罩摘下来。

  秦修文默不作声的抬起手握住胸口的项链吊坠,方印的温度和轮廓令他感觉到了一丝安心。

  长期处在黑暗当中不能视物,即便心里不会出现恐惧,也会有所不安。

  秦修文本身在日本就属于冒名顶替,一直处于警惕、提防的状态,生怕自己暴露,落入十死无生的局面。

  此刻主驾驶、副驾驶二人对自己人的提防,更是让他产生疑虑和不安,心中冒出许多驳杂、混乱的想法。

  在日本特务课上有一条:永远不要相信他人。

  一念至此,秦修文松开紧握着的项链,猛地抬手将眼罩摘下,露出闪烁着冷厉光芒的眼睛,手掌一挥,在主驾驶和副驾驶的二人刚刚察觉的刹那,一丝细线落下,随之在主驾驶那人颈部紧紧的勒住。

  “八嘎,你干什么?”突如其来的惊变,令副驾驶那名偏胖的日本人一阵慌乱,随着一声愤怒的喝问,扭身用手里的勃朗宁手枪对准秦修文的脸。

  “咔嚓......”接连数声骨折的清脆声音响起,副驾驶那名日本人举起手枪的手掌在秦修文的手掌下扭曲成一个怪异的姿势。

  “啊......”他刚发出惨叫,就见一支黑漆漆的枪口塞在了他张开的嘴里,顿时瞳孔收缩到了极致,吓得一动不敢动,冷汗顺着额头淌下,瞪大了眼睛看着秦修文,露出祈求的神色。

  汽车开始左右摇晃,秦修文看也不看他一眼,扯了扯手中的细线,制止住了主驾驶那个日本人掏枪的小动作,冷冷的说道:“别乱动,在路边停车,不然我这手一旦抖起来.......”

  主驾驶和副驾驶的日本人顿时头冒虚汗,车速降了下来,停在路边。

  这看似很复杂、应该很漫长的过程,实际上只不过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汽车里的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看了一眼身边摘下头罩,老老实实坐在那里不动的男同窗,秦修文没有理会他,直接把主驾驶和副驾驶的枪支等热武器给缴了。

  自始至终,和秦修文同行的同学藤田佑下都不敢发出声音。在训练基地里,秦修文暴君的凶名几乎统治了他们这些种子十一年的训练生涯,根本没有几个人敢去捋他的虎须,一向避而远之。

  将沾着胖子口水的勃朗宁扔到一边,拿起另外一把南部十四式手枪,在手中掂量把玩。秦修文看着前方两人露出恐惧的神色,心中微微松一口气,他也没有想到,他的行动会如此顺利。

  一方面他对主驾驶和副驾驶的日本人实力很大的高估,另一方面他们两人也不会想到自己人会突然发难,让他占了先机。

  在他身边,藤田佑下低下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秦修文的暴君之名果然名副其实,刚刚出了基地不过几个小时,就惹出了事端。

  藤田佑下很小心的用余光瞥了眼秦修文手中把玩着的南部十四式手枪,心中暗暗叫苦,生怕自己受到鱼池之殃。

  安静的车厢中,渐渐有一股杀气弥漫。

  察觉到这股危险的气息,主驾驶的日本人脸色苍白,厉声问道:“这是军部大人们严格交代下来的命令,高乔,你敢抗命?”

  副驾驶的日本人身体紧绷,根本不敢有所异动,因为此刻秦修文的枪口正对准着他,那股威胁着生命的气息令他眼睛都不敢眨动。

  秦修文微微眯起眼睛,手指扣在扳机上,枪口对准副驾驶上日本人的眉心,慢慢用力。

  死亡的气息笼罩而来,副驾驶的日本人想要挣扎,眼睛充斥着血丝,咆哮道:“高乔上清,你要背叛大日本帝国不成?”

  此时此刻,汽车上的三个人仍然不知道秦修文为什么会突然发难。

  极度危险的死亡气息弥漫整个车厢,空气似在此刻凝固,令人呼吸变得困难。

  秦修文眼中流转的冷光微微一凝,在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若有所思的迟疑片刻,忽然将手中的南部十四式手枪一转,放在腿上。

  在三人紧张的注视之下,他忽然轻松的笑了笑,像是刚做完恶作剧的孩子一样,将主驾驶脖子上的细线收了回来,耸了耸肩,笑道:“对不起,两位先生,我只是想见识一下我们大日本帝国出色军人的实力,只是没想到......”

  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瞥了眼二人,顿时让二人感到一阵羞愧和愤怒。

  主驾驶的日本人摸了摸脖子上残留的那道血痕,副驾驶的日本人想要攥紧右手,却是痛的面容扭曲,不出意外的话,他的手腕应该是有一定程度的骨折。

  看着后座上宛如变脸的秦修文,两人共同的暗骂一声:“疯子。”

  试探?

  刚才那一瞬间,上过战场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个高乔上清真的会开枪。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秦修文没有理会二人愤怒的视线,将那丝细线缠好放在袖子里,同时将那两把手枪也收了起来,放在腰间,没有归还的意思。

  主驾驶和副驾驶的二人看得眼睛一瞪,但也不敢再招惹这个疯子,只好冷哼一声,以示不满。

  主驾驶的日本人冷冷的说道:“这件事我会原原本本的上报给军部。”

  秦修文只是笑了笑,并没有什么反应。

  他在日方是执行蛰伏任务的特务,并不受军部的管辖,而是受内务省特高课的直接管辖,如果军部想要惩罚他,走的步骤简直不要太繁琐。

  而且他的身份还是在执行任务,这件小事注定会小事化无。

  副驾驶的日本人狠狠地盯了他一眼,神色极为难看的转过头,说道:“川野君,先去附近的医院。”

  他右手的手腕已经骨折,拖延不得。

  汽车启动,继续行驶。

  主驾驶和副驾驶的二人没有继续强迫秦修文和藤田佑下戴上眼罩,因为心情极度不佳,全程也没有再说话。

  藤田佑下愈发感觉高乔上清这个人根本招惹不得,十分忌惮的靠在车窗边,两人之间留下很大的空隙。

  秦修文根本没有理会这些,扭头看着窗外一逝而过的荒凉景色,体会着这个年代的荒旧、乱世,默默地思考着。

  方才他占据绝对的主动权,确实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汽车里的其他人,但就在他开枪的一刹那,他犹豫了。

  杀了他们三人,他在日本训练基地潜伏了十一年的等待和目地,自然也就宣布了结束。

  但这也意味着高乔上清这个日本人的身份将彻底失去作用,会被日本军部列入叛徒名单。

  而一旦他被证实了叛徒的身份,那么训练营地的位置定然会迁移,那这些作为种子的少年少女也将被悉数召回,重新布置身份,再去执行任务。

  不仅如此,他在训练营地所知、所见的一切都会朝着他未知的方向去变动。

  如此一来,他的作用顶多只是拖延了日本蛰伏的时间。

  小不忍则乱大谋。

  高乔上清这个身份还需要留下,等待日后会有大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