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香阁来客

谍策 黑白锦鲤 3220 2019.04.01 08:00

  奉天市南部。

  山月香阁。

  正值晌午,远远的就可以看见山月香阁门前的客人门庭若市,络绎不绝,一片繁华的景象。

  山月香阁门前站着四名侍者,负责着接待不断来往的客人。

  “欢迎光临。”门口,山月香阁的侍者佐川平岗先是鞠躬行礼,随即看着走到眼前的这名服装奇异的男子,微微一怔,觉得有些眼生,便用娴熟的日语说道:“请出示一下身份证件。”

  听到这句话,在山月香阁门前的一名青年微微一怔,随即收回了迈出的那只脚,返过身,歪着头看着佐川平岗。

  这个青年看上去比较怪异特殊,一身特别干净的白色和服敞开着,里面穿着的衣服也特别单薄,胸前挂着一个黑色勾玉,短发凌乱不堪,像是一名生性洒脱,放荡不羁的流浪艺术家。

  不知为何,佐川平岗被盯得有些发毛,强忍着内心的忐忑,低头不敢直视着他的双眼:“请您出示一下证件。”

  白衣青年轻轻地眨了眨眼,随即托着下巴看着他,嘴角微微挑起一丝玩世不恭的弧度,微微开口,声音清脆而且好听:“嗯,我么?”

  佐川平岗点了点头,勉强笑着说道:“嗨依,大人。”

  在白衣青年的身后,一些身世显赫的日本人也是不受控制的皱起了眉头,因为白衣青年在前方挡着,他们就会被堵在这里。

  后方有人仔细看了眼白衣青年的装束,轻轻的撇嘴,不屑说道:“一个浪人也有资格来山月香阁?真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白衣青年的眉毛一皱,嘴角勾起的笑容渐渐淡去。

  佐川平岗抬起头偷瞄了他一眼,见他这幅神情,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个人有一种莫名的危险。

  在白衣青年的身后,伴着这道声音的响起,因等待已久而对白衣青年有所不满的人皆是出声说了出来。

  “喂,前面那个浪人,能让开让我们过去么?”

  “这里不是浪人能吃饭的地方,你可以去中国人的饭店。”

  “山月香阁是山田家族主家子弟山田志良创建的料理店,是日本上流社会才能出入的地方,浪人没资格待在这里。”

  “浪人,就应该待在下流社会里。”

  “......”

  在日本,日本浪人并不是相当于日本武士,而是相当于是街头的地痞流氓,属于日本社会的闲杂无业人口,平日里以偷鸡摸狗极尽能事,别说作为上流社会的日本人看不起,就连普通的日本人也是为之不齿。

  所以,对于浪人打扮的白衣青年,自居为上流社会的他们不论是打骂,还是耻辱,都没有任何的愧疚。

  孰不知,在他们的侮辱声中,一直偷瞄着白衣青年的佐川平岗,却是愈加感觉到心惊胆颤,他感觉,眼前这个浪人打扮的白衣青年更加危险了。

  “您......”佐川平岗咬了咬牙,刚要说话。

  “你们......”白衣青年突然之间开口,打断了佐川平岗的话,转过身,神情冷冽,缓缓说道:“真的好吵。”

  现场忽然安静了一瞬,山月香阁门前的所有人都瞠目惊舌的看着白衣青年,神色有些发懵,随即脸上就升起怒色。

  一个小小的日本浪人,居然敢对他们不敬?

  “你想死......死......”正要向白衣青年发难的一名日本商人突然瞳孔收缩,脸色煞白的看着白衣青年,呐呐无言,仿佛见了鬼一样。

  不仅是他,山月香阁门前的其他人也是随之失语,恼怒之色尽去,脸色煞白的看着白衣青年,更准确的说,是他手中的一张藤图。

  “再吵,会死哦!”白衣青年歪着头,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冷冽的弧度,好听的声音当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藤原家的大人,还请大人赎罪......”

  众人顿时被吓了一跳儿,赶紧低下头,心中叫苦不迭的慌忙道歉,甚至恨不得磕头求饶。

  让他们做出如此反应的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因为白衣青年手里的那张藤图。

  而那张藤图的图案就是藤原氏的家族徽章。

  藤原氏在日本乃是名门望族,早在飞鸟时代就已经存在,根基深不可测,在日本权势极高,锋芒毕露,说是日本第一贵族也不无不可。

  权势如此之高的藤原氏,他们连贵族都不是的平民,岂敢得罪,光是想想,就已经两脚发软了。

  白衣青年撇了撇嘴,没有对这群人多加理会,转过身将那张藤图放在双手打颤的佐川平岗手里,开口说道:“劳烦验明一下真假,这个应该足矣证明我的身份了。”

  佐川平岗两眼直勾勾看着手里的藤图,顿时觉得嗓子发干,心中堆满了苦涩,藤原家的藤图徽章,他哪里能够辨认得了真假。

  “藤原家的大人?”恰在此时,一声略带惊意的声音传来,顺便解救了佐川平岗的窘境。

  众人循声望去,便看见一个方才还在门口的侍者带着一名厨师打扮的青年走了过来。

  早在刚才,见情况似乎不太对劲,门口的一名侍者立即悄悄的赶了回去,禀告给山田志良。

  而山田志良刚刚下楼的时候,就看见白衣青年放在佐川平岗手里的藤图,顿时为之一惊。

  山田志良不敢怠慢,快步走到山月香阁的门口,直视着白衣青年的脸,认真的说道:“可是藤原家的大人?”

  虽同为贵族,但藤原氏对于山田家族来说,可是高不可攀的名门望族,即便是一名支系子弟,他这个山田家的主家子弟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唯恐失了礼节。

  白衣青年瞥了他一眼,再看过山月香阁其他人的表现,顿时对他的身份有所猜测,在众人的注视下,摇了摇头,坦然说道:“不是,我是跟随在藤原大人身边的追随者。”

  “追随者?”一时间,周围的众人都愣愣的看着他,忽然有一种自己被欺骗了的感觉。

  山田志良也不由得挑了挑眉,内心升起一种被戏弄了的感觉,脸色微微难看的接过佐川平岗手中的藤图,看着白衣青年那张气定神闲的面孔,沉声问道:“那你为何拿这张藤图来冒充藤原家子弟的身份?”

  “拿这张藤图就是冒充了么?”白衣青年似乎颇具疑惑,歪了歪头,指着山田志良手中攥紧的藤图,很是认真的说道:“这是藤原大人赐给我的。”

  “赐?”

  闻言,山田志良顿时为之皱眉,深深地看了白衣青年一眼,低头打开藤图,仔细端详,可以断定这是藤原家子弟随身携带的藤图徽章,而不是外界流传的假货。

  “不对,这......”山田志良的眼睛一瞪,忽然察觉到这张藤图徽章似乎和自己以前见过的那张不一样,不由得抬起头看向白衣青年,再也不敢有任何的轻视,以一个平等的态度说道:“不知这是藤原家哪位大人赐予你的。”

  “藤原拓浩大人亲自赐予我的。”白衣青年在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眼中浮现出仰慕和火热的神色,仿佛是面对信仰一样。

  “藤原拓浩。”听到这个名字,山田志良的神色也是难掩平静,环视过四周之后,低声说道:“藤原大人也到奉天市了?”

  “没有?”白衣青年瞥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作为藤原氏的宗家子弟,藤原拓浩大人在国内的事务繁忙,很早就已经回国了!”

  此言一出,周围那些神色不忿的人顿时愣住了,浑身像是被冰水浇过一样,愣愣的看着白衣青年。

  这人,是藤原氏宗家子弟的追随者?

  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反应,山田志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略有惋惜的叹息一声,说道:“真是可惜了,本想招待一番藤原大人,只可惜没有机会。”

  藤原拓浩这名藤原氏宗家子弟的回国消息,是早在几年前的事情,他还以为藤原拓浩再一次来到中国了呢。

  “招待?”白衣青年撇了撇嘴,看着山田志良的这身厨师打扮,抬了抬下巴:“你是?”

  “哦!”山田志良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介绍身份,伸手将藤图递归白衣青年的手中,笑着自我介绍道:“山田家族,山田志良。”

  “哎?”白衣青年微微一惊,一听是贵族的主家子弟,赶紧鞠躬见礼,低头不起,说道:“山田大人,冒昧失礼,真是抱歉。”

  对方是藤原拓浩的追随者,又得到了藤原拓浩的赐图,身份定然受到了藤原拓浩的重视,山田志良也不敢摆着贵族子弟的架子,很是平和的说道:“没关系,不过还不知道阁下的姓名?”

  白衣青年赶紧拿出一张身份证件,说道:“报告山田大人,我是河图白奈。”

  山田志良扫了一眼,没有接过,善意的笑了笑,说道:“河图君不必客气,既然到了山月香阁,就是我的客人,也是我的朋友。”

  河图白奈神色为难,但也不好拒绝,只好低头说道:“那就多谢山田大人了。”

  “没关系,都是朋友。”

  山田志良平和的笑了笑,随即招手唤过来一名侍者,说道:“河图君,我给你准备了一个贵宾包间,不如让他带你去看看,如何?”

  河图白奈颔首道:“可以。”

  山田志良微笑挥手,目视着河图白奈随着侍者前往贵宾包间的背影,神色渐渐归于平静。

  等河图白奈的背影消失之后,山田志良理都没有理后面想要攀谈上来的众人,沿着楼梯慢慢往上走,头也不回的说道:“去查查,这个河图白奈的身份。”

  “嗨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