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扑鼻而来

谍策 黑白锦鲤 3024 2019.03.30 10:32

  奉天市北部,人烟更为稀少的地域。

  一名面容干瘦的老者沿着坑坑洼洼的土路走来,他身穿着满是布丁的厚棉袄,腰上藏着一根锈迹斑斑的烟杆,半眯着的老眼丝毫不显得浑浊,反而涌动着精明的光芒。

  在老者身后,跟着一名坡脚的清秀少年,少年穿着一身略显单薄的衣服,身在寒冬中却似乎没有感受到寒冷,清澈见底的眸子游离在四周,看着十分活泼灵动。

  在一处烟熏味很浓的老房前,老农户停步驻足,堆满老茧的手指摩挲着烟杆,眯着眼仔细瞅了瞅大门口,回头说道:“没错,就是这了。”

  秦修文点了点头,抬起头看着庭院很大的老房子,发现这个老房子虽然看上去贫困潦倒,很是简陋,但整体建筑却和北平城四合院的风格相似,颇具古风色彩。

  老农户龇着一口大黄牙,说道:“这地不错吧!”

  “挺好。”秦修文坦然承认自己的直观感受。

  地处偏远,人烟罕至,条件普通。这些要求都已经满足了,秦修文自然没什么不满意的了。

  一听见秦修文夸好,老农户的老眼顿时笑成了一条缝,摩挲着烟枪的手指抬了起来,搓了搓,感叹道:“这块地可是老头子我祖上留下来的宝地,一直不舍得租出去,我看你长得挺像我那过世的大孙子,觉得咱爷俩投缘啊,就带你过来看看,你要是喜欢,随便再给点钱,你就在这住下吧!”

  秦修文油盐不进,神色自如,笑着说道:“既然是老伯家里的祖地,我就不便打扰了,以免惊扰了老伯祖上的安息,而且这地也快出城了,我腿脚又不便利,出行实在是不方便,要不,老伯,咱再走走?”

  最后一句话时,秦修文侧过头,微笑的看着老农户。

  老农户听的眼皮子一抖,心中暗自腹诽,今天真是出门不利,碰着小狐狸了,一根毛都没薅下来,自己这身老骨头还累的够呛。

  心里这般想着,老农户面上则是不漏丝毫,赶紧拦下了转身就要走的秦修文,讪笑一声,说道:“别别别,小友你这腿脚也不方便,走了这么远了,多少也得休息休息,这房子你看也合适,老头子我又向来与人为善,见不得别人吃苦,你就搁这住下吧,不要钱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老农户整颗心都抽搐了一下。

  秦修文侧头看了他一眼,故作迟疑了一会儿,勉强的点了点头:“好吧,那就这样吧!”

  老农户顿时松了一口气,生怕秦修文反悔,赶紧迈步上前,将大门推开,同时侧开身,笑道:“小友,请进。”

  秦修文脸上挂着淡笑,抬步走进了大门,刚进门口,他的神情突然一凛,鼻子嗅了嗅,脚步停下,侧过头,深深地看了老农户一眼。

  见状,老农户微微一愣,深感莫名其妙,说道:“怎么了?”

  “没事儿。”秦修文低垂下眸子,在老农户视线的死角下,将手放在衣兜里,眼眸的余光则是环视着这个老房子的每个房间,轻声问道:“这房子里面还有别人吧!”

  老农户的脸色顿时变得尴尬,说道:“啊,确实还有几个年轻人,长得......都挺像我那过世的大孙子,老头子我又心善,所以就让他们住下了......”

  秦修文不由得瞥了他一眼,神色有些无语,心想着这样的蹩脚借口,究竟是糊弄了多少人?

  “我......”秦修文刚要说话,随即心中一凛,立刻止口不言,转头看向一间屋子。

  “吱呀......”房屋的门被推开,一名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端着热气腾腾的洗脸盆走了出来,抬头一看,视线顿时和秦修文与老农户的目光对上。

  老农户叽咕叽咕眼睛,笑着抬手打了个招呼,熟络的说道:“小马,这是忙啥呢?”

  秦修文一声不吭,余光则是看着小马端着的脸盆,衣兜里面的手微微攥紧,因为脸盆里面的热水是血红色的。

  或许是察觉到秦修文的窥视,小马不动声色的回身推开门,将脸盆放到屋里的门口,将手随便放在衣服上擦了擦,苍白的脸上挂着老实的笑容,说道:“这几天太冷了,我们哥几个一个不小心,就生了点病,就想着补补身体,这不刚在市场上买的碎肉,正收拾呢。”

  所谓的碎肉,就是富人家里或者酒楼饭店觉得吃不了的肉,往往这些碎肉都是被小贩们通过各种方式得到,然后再拿到市场上去卖,因为价格便宜,所以很多买不起肉却馋肉的人都能买到。

  老农户点了点头,关切的说道:“那你们可得好好注意休息,别累着了。”

  “嗯呐。”小马笑着点了点头,然后邀请道:“我们买了不少肉,一会儿就做上了,陈叔也过来凑合两口呗。”

  老农户吧唧吧唧嘴,摇了摇头,说道:“不了,家里还有一堆柴火没劈呢,我一会儿还得回去干活呢。”

  小马笑了笑,然后扭过头看着一副少年容貌的秦修文,神色微异,道:“这位是?”

  老农户一拍额头,赶紧对他介绍道:“这是我的租客,秦修文,打今儿开始他在这住了。”

  话落,他扭头看向秦修文,说道:“这位是小马,前几年的战乱,村子被打散了,他就和几名同乡来奉天市里打工,也是一个苦命人儿。”

  小马挠了挠头,比较憨厚老实的一笑,对秦修文说道:“我叫马振德,岁数比你大,托大点,你叫我马哥就行,奉天市这一块我待了挺多年了,以后在一块住着,有事儿你就说话。”

  “谢谢马哥。”秦修文非常识时务的点头感谢一声,但也仅此而已。

  “既然到地了,我就不多留了。”趁此时机,老农户也和秦修文告别,说道:“剩下的房间你随便挑,里面都有简单的被褥,挺长时间没用了,你想添置啥,就自己去买。”

  秦修文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懂了,没有多说什么。

  目送着老农户挎着烟杆离去,秦修文收回目光,对门口的马振德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马哥你就忙着吧,我去看看屋子。”

  马振德脸上的笑容依旧憨厚,显得很是平易近人,热情和说道:“秦兄弟没吃午饭呢吧,一会儿过来吃点肉。”

  “不了。”秦修文瞥了一眼他身后的房间,不动声色的拒绝了,笑着说道:“我刚搬进来,估计还有些事要忙,而且马哥你也生病了,就不麻烦了,时间多的是,以后有时间我请马哥你吃肉。”

  马振德笑着点了点头,爽快的说道:“行,那就等我们哥几个身体好了的。”

  秦修文含笑点头:“好。”

  “那我去看看房间。”摆了摆手,秦修文扭身走到院子里,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四合院里四处观摩。

  马振德也没回屋,但脸上的笑容却是消失不见,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看着秦修文坡脚的背影,一声不吭。

  正在选房子的秦修文,神情特别专注,仿佛感受不到身后那道带有审视的视线,最终敲定了一间阳光比较充足的房间,推门走了进去。

  随着秦修文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之内,马振德也随之身型一转,悄无声息的回到屋子里。

  另外一边,秦修文在走进屋之后,神色骤然变得阴沉,默不作声的将房间内全部检查了一遍,确定正常之后,才坐在床上,眯起眼睛,低声自语:“有问题。”

  刚进这个四合院的时候,秦修文就嗅到了空气当中的血腥味,虽然这股味道极力的被烟熏味所掩盖,但以秦修文灵敏的嗅觉,还是察觉到血腥味的来源就在马振德身后的房间。

  而且当他看见马振德手里端着的脸盆里面全是血水的时候,马振德的解释或许在老农户的眼里没什么问题,但在秦修文眼里则是破绽百出。

  他可以断定,洗脸盆里面的热水是用来清理伤势的。

  马振德体现出来的嘴唇苍白和虚弱,无疑能够证实秦修文的猜测。

  “从痕迹上来看,他们的伤势很新,应该是来自昨晚,所以不难推断出......”

  秦修文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马振德所在的房间,微微眯上双眼,自言自语道:“他们是军事情报处的人。”

  昨晚刚接触过军事情报处的人,今天就来到军事情报处特工的落脚地,和他们当邻居。

  秦修文默默地托起下巴,神色很是无语,自己和军事情报处这是多有缘,这都能碰上。

  “不过这样也好。”

  秦修文坐在床上,眼中生出睿智的神色:“通过接触到他们,说不定能得到关于军事情报处和日本人的情报。”

  秦修文在行动上,最大的短板不是因为单枪匹马导致力量比较单一,而是情报的缺失。

  相比军事情报处、地下组织、特高课、中央党务调查处这些名声赫赫的谍报组织,秦修文在情报方面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只能靠自己的两条腿去打探情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