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阁主试探

谍策 黑白锦鲤 3015 2019.04.02 20:26

  在没有任何外界的打扰下,安静的享受了一番山田家的美食佳肴。

  秦修文意犹未尽的擦了擦嘴,忽然觉得,即便今天没有查探到关于日本人行动的情报,只是品尝一番山田家的美食,也不虚此行了。

  “咚咚咚——”恰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一阵速度均匀的敲门声。

  秦修文微微皱眉,放下手里的餐巾,抬起头看向门口,开口说道:“请进。”

  包间的木门被拉开,一名穿着武士道服,腰间挎着一把木刀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

  这人面容消瘦,左眉眉梢的位置有一道刀疤,浑身有一种凌厉的气势,脸上面无表情,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秦修文的眉头一挑,歪了歪头,神色诧异的看着他。

  中年男人迈步走进包间,对秦修文鞠躬行礼,开口说道:“贸然打扰,还望河图君见谅。”

  秦修文此时多少也能摸清楚山月香阁的用意了,笑了笑,随手拾起一颗花生米扔到嘴里,随口说道:“有事儿?”

  中年男人似是瞧不见秦修文的无礼相待,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低头说道:“河图大人,我叫林木相道,也是大日本帝国的一名武士,方才听人提起河图大人到来,特意前来请见。”

  闻言,秦修文不由得瞥了他一眼,心想还真是不出所料,果然如此。

  林木相道的到来,明摆着就是山田志良对他的试探。

  不过,山田志良这么快就能查到关于河图白奈的资料,多少也让秦修文感到惊讶,对日本贵族在这片土地上的能量,有了一个充分的认知。

  这些想法在脑海里转逝而过,秦修文沉默了一会儿,像是自嘲一笑:“请见?林木君客气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浪人罢了。”

  林木相道抬起头看着他,神色认真的说道:“河图君过谦了,您在武道的盛名,我早有耳闻。”

  “盛名?”

  秦修文撇了撇嘴,似乎对此话不予苟同,随口说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不值一提。”

  话落,秦修文抬手示意,说道:“既然来了,就是客人,林木君,请坐吧!”

  林木相道不为所动,摇了摇头,抬手辑了一个武士之间的礼仪,神情恳切的说道:“河图君,今日贸然打扰,是有一事相求。”

  秦修文看了眼他腰上挎着的木刀,随即移过视线,隐晦的表示拒绝:“林木君客气了,我一个浪人,可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助到你。”

  林木相道置若罔闻,鞠了一躬,神色认真的说道:“同为武士,还请河图君赐教一番。”

  “我可不是武士。”秦修文哑然失笑,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一个浪人,林木君不要勉强了。”

  讲真的,秦修文真心想要避开山田志良的这次试探,毕竟他在训练基地所学和所用的,都是手段狠辣的杀人路数,一招一式都是为了杀人,和日本武士的武术套路全然不同,有极大的差别,行内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而且,秦修文和河图白奈相互切磋过,对他的武术风格有一个很大的了解。

  河图白奈虽然武艺高超,剑术也给人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但他并不主张进攻,手段温和,给人一种洗尽铅华的君子之感,一招一式都超脱了剑术套路,和秦修文的风格有极大出入。

  即便秦修文可以模仿,但也是破绽百出,很容易被行内人一眼分辨出来。

  所以,秦修文非常想要避开这种试探。

  林木相道默默地低下头,伸手将木刀拔了出来,直指着秦修文的脸,我行我素的说道:“河图君,是我失礼了,还请见谅。”

  他在表明一种态度,这种态度也代表着他背后的人,山田志良。

  眼见着林木相道出刀遥指着自己,秦修文的脸色渐渐难看,神色冷冽的看着他,缓缓说道:“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出手了。”

  嘴上这般说着,他的心里则是一沉,知道今天这一战,说什么也要打下去了。

  在日本的武士礼仪中,一旦被人拿着兵器指着脸,发出比试邀请,那么这一战就避之不了了。

  其实,不论是在日本,还是在中国,被人这样对待还选择退让的话,那就是不是不想动手,而是窝囊了。

  河图白奈不是一个窝囊的人,秦修文同样也不是。

  林木相道佯做没有看见秦修文语气中的不满和威胁,脸上勾起一丝僵硬的微笑,致歉道:“河图大人,失礼了。”

  秦修文冷哼了一声,手掌拍在桌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很简短的说道:“后果自负。”

  林木相道神情微异,随即归于平静,侧过身,以木刀指向门口,示意道:“河图大人,还请赐教。”

  秦修文眯了眯眼,起身挪步,走到他的身边,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从来不喜欢被人逼迫,你既然知道我,就应该知道那些触怒我的人的——下场。”

  话落,他看也不看林木相道一眼,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包间。

  林木相道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则是想着如果你真的有传闻中的那么强,日本武士道的那些家伙为什么会排挤你。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用刀鞘将包间的门拉上,然后快步跟上了秦修文的步伐,为他引路。

  林木相道准备的比试地点就在山月香阁的一楼,一楼大厅有一个比较大的地方,平时是歌舞所用,如今已经被收拾了出来,以备秦修文和林木相道的比试所用。

  林木相道和河图白奈要比试的消息,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早就已经传遍了山月香阁,即便是山月香阁外的日军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对此也有所耳闻,有不少的军官闲暇无事,过来凑了个热闹。

  秦修文到了一楼大厅,一看就知道,这边武士之间的比试,自己说什么也避让不得,不然河图白奈的名声也算是毁了。

  且不提秦修文和河图白奈有几分交情,就算没有,为了这次打探情报的成功,他现在就必须把河图白奈的身份在自己身上按实。

  秦修文丝毫不掩饰自身的不满情绪,冷冷的瞥了一眼抱着一把木刀的林木相道,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开口说道:“有刀么?”

  “刀?”山月香阁的侍者微微一怔,听说,河图白奈不是用剑的么?

  不仅是他,山月香阁里的其他人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秦修文,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用刀。

  山月香阁二楼,一处被帘子挡住的观赏台。

  山田志良背手站在那里,神情淡然的看着下方的秦修文,说道:“河图白奈是会用刀的么?”

  在他身后,一名长发被扎起来的长袍男人抱着一把长刀,一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样子,淡淡的说道:“没见过他,不过作为一名武艺高强的武士,既然精通剑术,刀术也不会差到哪去。”

  山田志良微微皱眉,提出疑问:“不是说,武士的一生都忠于一种兵器,不会改变的么?”

  “不然。”长袍男人摇了摇头,解释说道:“作为一名真正的武士,不说十八般武艺和兵器都样样精通,但也至少会用,如果面对对手,没有选择自己最擅长的兵器,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没有得到他的重视。”

  山田志良恍然,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一楼大厅,秦修文看着林木相道,开口说道:“你既然擅长用刀,我也不欺负你,拿刀来吧!”

  弃剑用刀,其实是秦修文自己的考虑。

  河图白奈以剑术闻名,自己模仿不来他的剑术,但如果用刀,就可以减少别人的怀疑了。

  察觉到秦修文语气中的轻视,林木相道的瞳孔一缩,神情变得更加冷漠,忍着想要爆发的怒气,语气生硬的说道:“河图大人,还请用剑。”

  “剑?”秦修文嘴角微微挑起一丝不屑的弧度,摇头拒绝了,然后看着前去拿刀的侍者,突然开口说道:“不要木刀,拿两把好刀。”

  此言一出,全场为之一静,所有人都神色骇然的看着他,惊疑不定。

  唯有林木相道神色微凝,在场知道秦修文为何要用真刀的,只有他一人。

  楼上观赏台的山田志良也是微微皱眉,神色有些阴郁,说道:“他想让山月香阁见血?”

  昨天因为日本军部的事情,他本就心情不悦,如今见秦修文要以真刀相博,他更是为之不悦。

  在他身后的长袍男人探头看了一眼,对他说道:“阁主,河图白奈在武士界中以心慈手软出名,很少出手,如今逼到他出手,可能是林木君做了什么过激的事情。”

  他的话刚说出口,就见一楼大厅的秦修文神色冰冷的遥指着林木相道,说道:“我本不想出手,可他拿刀指着我的鼻子逼我出手,侮辱了我的武道精神,此战,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

  顿时间,山月香阁一片哗然。

  在武士界中,这样指着鼻子的挑衅,几乎等同于不死不休了。

  这样的一战,必见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