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监狱乱象

谍策 黑白锦鲤 3079 2019.04.09 00:05

  奉天市警察局第三看守所的监狱地牢里,受到日本人命令的看守们自然不敢违命,即便心中百般嘀咕,却还是听话的去把牢房里面的犯人尽数放了出来。

  监狱长不敢有任何的马虎大意,派遣所内的所有看守,将释放出来的犯人严加看管,生怕他们跑掉。

  现在外面火势正乱,谁也不知道偷袭看守所的人究竟是抱有什么目的,但当今现在,最重要的莫不过是将火势给压下去,不然看守所势必将沦为一片废墟,死伤难计。

  所以,对于释放监狱里面的犯人,组织他们进行灭火的事情,几乎被所有人认可。在他们看来,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这些犯人在此时恰是物尽其用。

  从监狱地牢里面走出的犯人们在监狱看守们的看管下,排列有序的提水浇火,不敢妄动。

  但令人窒息的一幕突然发生,浇水不仅没有浇灭火势,反而如同助燃剂一般,令火势越烧越大,还扩大了火势面积。

  在这个时期,防火方面的相关知识还没有普遍,更多的人还是在坚信水能克火的原理,一旦遭遇火灾,就用水来扑灭。

  可秦修文放的这把火并不是普通的火,汽油为燃物产生的火势,浇水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将问题更加的严重化。

  看守所的这把大火,窜上夜空,几乎照明了整个奉天市。

  看守所里面的灭火器在这等火势面前,毫无威胁力,等同于螳臂当车,杯水车薪。

  一时间,看守所的秩序完崩乱,乱象横生,死的死,逃的逃。

  这等情形之下,被释放出来的犯人们这不禁生出其他的心思,眼中的光芒闪烁不定,默默地面面相觑。

  “跑不跑?”

  “跑,不跑就是等死。”

  “对,好不容易有这次机会。”

  “妈的,拼了。”

  伴着极低的交流声,在场的犯人们都咬牙做出决定,看向仓皇逃窜的监狱看守,眼中生出狰狞的凶光。

  几名距离看守比较近的犯人当先发难,从地上拎起各式各样的东西,就向看守扑了过去。

  有人开头,其他的犯人也是蜂拥而上,口中乱吼大叫着对着错不及防的看守们一顿猛砸,瞬间局势变得更乱。

  “犯人要逃狱......”最先被集火的几名看守狼狈后退,端起枪,大声发出警戒。

  可眼下看守所的火势太大,相隔着大火,即便相隔几米,监狱的看守也很难支援过去。

  相比之下,监狱的犯人则是无比珍惜这次逃生的机会,哪怕是冒险,也要不管不顾的冲过火海。

  这般大乱的局势,谁也没有注意到在看守所里面还藏着一个人,他手里拿着麻袋,蹲在比较干燥的沙土上,视线追逐着犯人的身影。

  “找到了,在那。”

  秦修文锁定了一个犯人的背影,攥紧了手中的麻袋,猫着身子就窜了出去。

  正在仓促逃跑的犯人分散在各个方向,他们相互之间本就不熟悉,只是因为同一个身份,同一个目地才在短暂时间内聚成一团,如今已经可以逃跑,自然就分开了。

  作为死刑犯的安博文同样不甘于就这样死掉,双眼充斥着血丝,在火势从天的看守所里面跌跌撞撞,只为逃狱成功。

  “我要离开奉天市,不然我就算逃狱成功,赌场那群人也会找到我,杀了我的......”逃跑的路上,安博文大口喘息着粗气,在心中筹划着逃狱成功之后的生活。

  “啪!”恰在此时,一只拿着破布的手从他的背后伸出,准确的捂在他的口鼻位置。

  安博文还没等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白眼一翻,昏迷了过去。

  随即,一个麻袋从天而降,将安博文完全套住,一根麻绳在开口处紧紧的一摞,动作相当流畅。

  秦修文环顾过四周,见没有人发现,便扛起麻袋,沿着事先就已经准备好的退路撤退。

  看守所的局势大乱,日本人、看守、犯人乱成一窝粥,秦修文的退路又十分隐蔽,根本不曾有人注意到他,即便他还扛着麻袋。

  从看守所脱身之后,秦修文扛着麻袋来到之前在奉天市南部所住的平民区荒废住处。

  平民区这种地方条件简陋,平日里没有什么人,尤其是夜晚。

  秦修文之前所下住的房子更是濒临倒塌,哪怕被木头支着,天花板也会掉土,根本住不了人。

  秦修文对此特别放心,把昏迷状态下的安博文从麻袋里放了出来,然后用麻绳将他五花大绑在床下,不仅加大剂量了迷药,为了保险起见,秦修文还往他嘴里塞了毛巾,保证他即便醒了过来,也发不出声音。

  “呼......”秦修文蹲在床边,吹了吹手上的灰尘,然后仔细看着安博文的脸,在脑海中将石田大郎的面部特征过滤了一遍。

  安博文和石田大郎的长相十分相近,相似度在百分之六十左右,而且年纪也相差无几,只不过安博文因为一个月以来的折磨,看上去苍老了几岁,但对秦修文的计划来说,并无大碍。

  秦修文仔细端详过安博文的脸之后,再看了看他的牙齿,神色颇显几分满意。

  “面部特点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丑的简直不要一模一样,只有这眉毛上的弹痕,不过也没什么。”

  秦修文摸了摸下巴,随即从怀里掏出手枪,装上消音器,找好角度,在安博文的眉毛位置开了一枪。

  “嘭!”一声枪响,安博文的眉梢位置多了一道伤痕,大致看来,和石田大郎眉梢位置的弹痕没什么两样。

  “至于石田大郎身上有什么特征,我就没有办法模仿了。”秦修文换了多个角度端详了一下,见效果满意之后,便收了手枪。

  “明天的计划,还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我一个人的力量还是过于单薄。”

  秦修文走到窗边,抬起头眺望着远处直升云端的火光,微微眯了眯眼睛,自言自语:“希望,明天的计划能够顺利。”

  草屋忽然一颤。

  正在观望着火势的秦修文微微一怔,脸色瞬间大变,脚步一沉,就要冲出去,但为时已晚。

  草屋里面,刹那变得尘土飞扬,灰蒙蒙的一片。

  几秒钟后,秦修文脸色发黑的走出草屋,轻轻一动,大片尘土就从身上落下。

  “呸!”秦修文吐出一口土腥味,回头看了眼草屋,脸色发黑,一刻也不停留,扭身就走。

  ......

  ......

  看守所发生的事情,第一时间传到了奉天市政府和日军宪兵司令部。

  日军宪兵司令部立刻派出重兵增援,很快就控制住了看守所的火势,并且还抓回了部分逃狱的犯人。

  但风闻中的敌人,除了看见人为造成的火势,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

  日本领事馆警察署特高课。

  特高课行动组组长办公室。

  “工藤组长,这是今晚起火的警察局第三看守所的一些现场资料。”一名行动组的特工推门走了进来,神色凝重的将一份资料放在工藤一山的面前。

  工藤一山微微抬起头,看向他,说道:“直接说吧!”

  “嗨依!”

  行动组特工点头躬腰,认真说道:“从行动组勘察现场的痕迹上来看,第三看守所的这场火灾是人为造成,枪械室的军火发生爆炸,周围的建筑中也藏着炸弹,而且是以汽油为助燃物,导致火势上升极快。”

  “从火灾现场搜出的尸体中,我们找到了七名被利器和枪械杀害的宪兵,从他们伤势上来看,敌人的数量可能是一支分队,而且分工明确,制律严明,接受过军事训练,初步怀疑,是军事情报处的余孽。”

  听到这话,工藤一山的神情一正,严肃问道:“有什么依据么?”

  行动组特工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放在工藤一山的面前,说道:“这是从中岛少尉的房间里发现的。”

  “中岛少尉也身亡了?”

  “嗨依!”

  工藤一山的神色凝重,接过这张纸,低头一看,顿时大怒,狠狠地将纸扔在地上,说道:“这帮中国特工,简直太猖狂了。”

  纸张上别别扭扭的写着一行字:

  来而不往非礼也。

  特高课,别高兴的太早。

  留名:自己猜猜看呗!

  尤其是最后一行字,气得工藤一山是脸色发黑,狠狠地一砸桌子,起身说道:“立刻沿着第三看守所的周边进行调查,他们人多,留下的踪迹也多,一定能找出什么线索。”

  “工藤组长,第三看守所监狱里的犯人也逃了很多,周围痕迹太乱了,很难甄别出方向。”

  “看守所那帮中国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连个犯人都看不住?”工藤一山大怒,但也为之头疼,脸色难看的说道:“联系情报组,他们在奉天市的眼线多,说不定能掌握什么线索。”

  “嗨依!”

  “还有!”工藤一山忍耐住内心的火气,嘱咐道:“明天特务处石田处长回回来主持工作,我们行动组也要派人过去,保证石田处长的安全。”

  “嗨依!”行动组特工领命而去。

  而在行动组组长办公室内。

  工藤一山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的资料和那张纸,越看越气,咬着后槽牙,狠声说道:“中国特工,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们全部抓住,一个不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