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证明身份

谍策 黑白锦鲤 3311 2019.04.03 00:05

  山月香阁一楼的空荡场地上。

  秦修文和林木相道在场上的两侧,双手都紧握着货真价实的长刀,以一个标准的武士姿势站立,双目相对,在眼神上不断地交锋。

  在被分隔开的场地外,得到消息和山月香阁的客人都在周围围观,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一颗颗人头攒动,并且人数还在上升中。

  来到中国,日本武士和日本武士相互之间切磋比试的场面本就不多,更何况还是动了真火的比试。

  他们兴奋难抑的看着场上的二人,相互之间交头接耳,猜测着这场比斗的输赢,甚至是生死。

  “我认为赢的人会是河图白奈。”有人摸着下巴,分析出声:“河图白奈名起于东京,听说还从学过樱花阁的剑师,武艺高超,林木相道此人只不过是碌碌不得志的流浪武士,机缘巧合的才被山田志良收到身边,应该不是河图白奈的对手。”

  同时,也有人出言反驳:“河图白奈虽然名出东京,但那是因为武士界的武士大家们对他的评价,他们评价河图白奈不仅没有骨气,而且心慈手软,行事毫无武士之风,被武士界所不容,这才让东京在短时间内知道了他的名字。”

  “至于说,传言中的河图白奈武艺高强,可源处根本寻不见,他甚至出手的次数都屈指可数,结果虽都是赢了,但也证明不了什么。”

  “不然,我在国内时曾听过退隐在神社内的老人评论过,河图白奈是一名非常优秀的武士,心性温和,在境界上,远远超过那些手段残忍、狠辣的武士。”

  “河图白奈的年纪看起来不过二十左右,身体应该还没发育彻底完全吧,林木相道可是已经三十有几了,不仅身体发育完全,他在武术上沉浸了二十几年,河图白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河图白奈虽然年轻,可出身上要高出林木相道许多,名气和实力都得到过很多老一辈武士的欣赏和认可,照我说,林木相道今天的挑战就是自取其辱。”

  “哼,眼光短浅,林木......”

  “......”

  耳边都是吵杂的声音,一名身穿军装的中佐不厌其烦的抬起了手,叫停道:“好了,不要吵了,他们究竟孰强孰弱,马上就可以见分晓了。”

  话落,听见他声音的众人皆是面面相觑,偃旗息鼓,变得安静了很多,一齐看向对峙的场中。

  手握军权的日军中佐,对于他们这些自诩上流社会人士的人来说,可是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楼上,帘子后的观赏台。

  山田志良依旧一身厨师打扮,默默注视着下方气息愈发凌厉的场中,开口说道:“石井君,你觉得他们两个谁会赢?”

  “如果河图白奈的身份没有问题的话。”他身后的长袍男人石井智雄抱着那把被精美刀鞘束着的长刀,瞥了楼下一眼,情绪没有任何动摇的说道:“赢的就是河图白奈。”

  被直面说自己的手下会输,山田志良顿时为之皱眉,偏过头,说道:“林木君沉浸修行二十几年,而且还上过战场,这还不是河图白奈的对手么?”

  “不是。”石井智雄并没有因为他的贵族身份而昧着良心说话:“我虽然没有见过河图白奈本人,但在日本东京拜访佐藤前辈的时候,听他提起过河图这个人,不乏赞誉之词,唯独可惜的是他的心性,不适合当一名武士。”

  “佐藤前辈么?”听到这个名字,山田志良的眼中也出现了一抹慎重,回过头看着楼下:“不愧为能跟随在藤原拓浩身边,并被他看重的人。”

  石井智雄抱着长刀,再度垂下头去,一声不吭。

  山田志良沉默了一瞬,开口问道:“如果他真的是河图白奈,你和他对上,有多少胜算。”

  石井智雄微微皱眉,认真思索了一下,坦然说道:“没有比过,不知道。”

  山田志良点了点头,没有追问,而是岔开话题,看着楼下说道:“林木君失礼的举动,河图白奈看起来很生气。”

  “嗯,林木君很失礼。”石井智雄点了点头,微眯了眯眼睛,神色凝重的说了句实话:“不过,如果有一个陌生的家伙这么不礼貌的挑衅我,我可能会——杀了他。”

  最后三个字的出口,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凛然的杀意。

  闻言,山田志良微微皱眉,看着楼下,淡淡地说道:“可是,林木君是山田家族的人,如果被杀了的话,岂不是打了山田家族的脸?”

  石井智雄低垂下头,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

  “不过,他要是真的击败了林木君,也就间接证明他的身份没有问题。”山田志良手指放在额头上,感觉有些麻烦,便随口说道:“被藤原拓浩看重的追随者,还是不要轻易得罪的好,石井君,如果河图白奈真的在盛怒之下要杀了林木君,还请你将他拦下。”

  石井智雄不可置否的一笑,缓缓踏前一步,一双细长的眼睛看向楼下,嘴唇张合:“开始了!”

  场中,正在与秦修文气势对峙的林木相道忽然有所动作。

  他抓住了秦修文步伐上的破绽,倏然而动,腰胯倾前,浑身力道凝聚在手上,暴喝一声,长刀划出一道刀花,横劈而下。

  瞧着临面而来的汹涌劲风,秦修文处变不惊,神情冷然,脚步微错,繁乱步伐展现出的破绽消散于无形之中,仿佛早已经预料到林木相道会在这一刻出手一样,飘然而退。

  势大力沉的一刀在眼前划过,秦修文的白色和服飘乱,凌乱的短发也被吹平,但他的眼神很稳,手中的刀同样很稳。

  仰身、挺腰、胯扭、翻腕、抬手、出刀,他在后退的刹那,将所有的动作连成一贯,一气呵成。

  一刀出,犹带着几分剑的影子。

  在空中划过数道残影,随即像是化作极光,一逝而去。

  “锵——”伴着一声金铁交鸣的碰撞声。

  一把长刀从场中飞出,直直的插进天花板,刀尖插进一寸多,余音绕梁。

  山月香阁一片无声,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天花板的那把长刀,一时之间忘记了说话。

  山月香阁的天花板没有做装潢,用的可是混凝土。

  面对混凝土这种建筑材料,人力可以直接把刀插进去么?

  貌似一般的武士拿着刀插,也插不进去吧!

  而现在,一把刀不过是被弹出去罢了,然后......就这么插进去了......

  这要是刚才弹飞的方向不是天花板,而是......

  山月香阁内的众人皆是感觉心里有点发凉,更有不少人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后怕不已。

  场中。

  林木相道仿佛失去了精气神一般,狼狈不堪的跌坐在地,颤抖着左手捂住了右肩的位置,抬起头看向秦修文,眼中有难以置信、不可思议,还有畏惧。

  只不过是一刀而已,他都没有接住。

  秦修文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场中,单手拎着刀,俯瞰着失神的林木相道,简单随意的说道:“你输了!”

  林木相道沉默了几秒之后,捂着右肩,颤颤巍巍的起身,鞠了一躬,说道:“多谢河图大人手下留情。”

  秦修文撇了撇嘴,扫了眼他已经渗出血的右肩,开口说道:“在你逼迫我出手的时候,我就说过让你后果自负,刀剑无眼,以后你这只胳膊就不要再用了!”

  林木相道咬了咬牙,腰弯的更低,说道:“河图大人大人有大量,今天是林木失礼了,改日定当登门赔罪。”

  秦修文歪了歪头,没有理会他的话,将长刀扔到一边,转身看了眼场外围观的宾客,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

  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被人察觉到,秦修文必须以河图白奈的招式风格,尽快的解决战斗。

  一刀败林木相道,秦修文其实也没有料到,不过确实是全力出手了。

  所幸,山月香阁这里的人没有看出什么。

  围观而来的众多宾客还停留在那惊艳一刀的风采之中,望向秦修文的目光大为改观,有忌惮,也有敬慕。

  在此同时,交流的风向也是一边倒,对秦修文的称赞声络绎不绝,不绝于耳,相比之下,场上黯然失魂的林木相道仿佛是被人遗忘了一般,沦为秦修文的衬托者。

  楼上,观赏台。

  山田志良也是被秦修文的实力惊到,抬头看着前方天花板上的长刀,眉头皱起,问道:“石井君,这个河图白奈的身份有问题么?”

  石井智雄也是看着天花板上的刀,神情一阵惊疑不定,忍不住扯了扯僵住的嘴角,这么恐怖的力道,确定不是怪物么?

  这时听到了山田志良的问话,他低下头看向下方的秦修文,回忆起在眼前转瞬即逝的那把刀,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没有问题,河图白奈出刀的过程中,从出手再到招式,都是常规的剑术,而并非是刀术。”

  不过,河图白奈的实力如今已经如此恐怖了么?

  石井智雄抱紧了怀中的长刀,神色凝重,还有前所未有的忌惮。

  沉默了几秒,前方传来山田志良幽幽的声音:“石井君,如果你和河图白奈对上,你有几分胜算。”

  又是这个问题......

  石井智雄的神色一僵,把脱口而出的“没比过,不知道”给憋了回去,想了想,然后抬起头,很是认真的说道:“如果是暗杀,我倒是有几分胜算。”

  言外之意,正面刚,不是对手。

  话音落下,石井智雄看向场上的林木相道,摇了摇头,颇为感叹的说道:“不过,佐藤前辈说的没错,河图白奈这个家伙,还真是心慈手软呢!”

  如果是他,想必林木相道此时已经人头落地了吧!

  “唔~~~”忽然之间,石井智雄的神色一怔,随即笑了:“阁主大人,河图白奈这个家伙,已经发现我们了。”

  “已经发现了么?”

  “那就下去会会他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