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和顺商会

谍策 黑白锦鲤 2812 2019.02.24 10:00

  夜色已深。

  北平城,和顺商会。

  外边的店铺漆黑一片,万籁俱寂。在和顺商会的内院则是全然不同,木窗映出灯光在雪地上,隐隐约约的人影在窗后涌动。

  不仅如此,内院的庭院之中还有穿着大衣的五人队伍在巡逻,腰背挺直,一看就不是易于之辈。

  巡逻队伍多次经过内院的正房,可见正在正房中休息的人身份贵重。

  秦修文此刻就趴在外边店铺的房檐上面,和积雪融为一体,让人分辨不出。

  看着下方戒备森严的巡逻队伍,他神色波澜不惊,像是捕猎之前的豹子一般积蓄着力量,极具耐心的等待着致命一击的时机。

  在三个月之前,一名温尔尔雅的商人在这里盘下了一家店铺,直接改名为:和顺商会。

  秦修文在一个月之前才注意到这家商会,因为街坊邻里在聊天的过程中提起过这个名字,在路过的时候他就走进去看了看。

  和顺商会的店面很大,内部装饰和摆设全是中国化的风格,华贵大方,奢华程度远远超出同规格的商会级别。

  刚刚走进商会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秦修文也没有升起什么怀疑。直到他注意到香火供奉的佛像,在佛像下放着一块极为漂亮精致的黑色勾玉,才开始心生疑虑。

  勾玉,是一种非常古老而又珍贵的物品,多流传于日本,被奉为是神道的一种力量。

  在日本,勾玉不仅可以当作饰品,还可以产生神灵,作为神之间联系的器具,一直被认为有改善运势和除魔的能力,是传说中的三神器之一。

  在训练基地中,秦修文曾多次见到过这种勾玉,就连他的包裹里还有一块勾玉,差异只不过是制作勾玉的玉石不同。

  疑心一起,就没有打消下去。

  越待在和顺商会,秦修文就越觉得这个和顺商会有问题,而且和顺商会的味道和他待了十一年的训练基地特别相似。

  不动声色的离开之后,他转身就开始低调调查,在当天夜晚潜入之后,在内院里亲眼目睹了让他无比熟悉的日本礼节,这才确定和顺商会的人全部都是日本人。

  只是不知这些日本人费尽心思隐藏身份的到北平究竟有什么目的,秦修文就一直追查了一个月,直到前几天才确定,这些日本人是在觊觎中国的文物,想通过隐藏身份来夺取文物。

  得知了他们的目地是不怀好意,秦修文便想要找个时机对那名商人下杀手。

  可是天不遂人愿,当天就下了一场鹅毛大雪,而且日本商人也特别谨慎,一直待在商会之中,直接导致他的计划直接遭到了搁置。

  新雪铺满了北平城,给他的暗杀提增了不止一层的难度。

  从暗杀的角度来讲,下雨最易,天气正常的时候稍高,而雪天为最难。

  因为白雪不仅光滑,还会发出声音,同时还会暴露脚印的踪迹,这样一来,即便是完成了暗杀,也很难全身而退。

  特工如果碰到这种天气,只能自认倒霉,放弃暗杀的任务。

  这半年以来,秦修文已经暗杀了二十余名心怀不轨的日本人,手段堪称老辣,可对于这样的恶劣天气,还是提不起过多的自信。

  内院里的巡逻也不曾松懈下来,即便换班的时间也不过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秦修文根本没有任何可乘之机。

  再度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没有找到机会潜入的秦修文只好放弃了暗杀的想法,深深地看了一眼内院的正房,就打算抽身而退。

  暗杀,他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完成,但事后他没有把握能够全身而退。

  权衡利弊,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他不能轻易冒险,毕竟他的性命远远比这个日本商人的性命要重要得多。

  “就是这......”一道极低的声音传来。

  秦修文刚欲撤退的动作僵在原地,瞳孔微微收缩,心中的警铃开始铛铛作响。

  这道声音的主人就在他所处的房檐下方。

  事态紧急,容不得他思考为什么没有察觉到有人接近,手臂微扬,握着反射月光的匕首埋在雪中,身型微微弓起,眼睛紧紧的盯着脚下的砖瓦,一旦有人出现,他将立刻倾覆全力,展开雷霆一击。

  “你确定那个佐藤赤坎就在里面?”房檐下面再度响起一道压低的声音。

  闻言,秦修文知道不是自己暴露了,紧绷的身躯这才放松下来。

  在房檐下方的空地上。

  一身江湖匪气的黑脸青年怒挑着眉毛,眼睛都要冒出火来,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一定是他,佐藤赤坎这孙子就算化成灰我都认识。”

  在黑脸青年身边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他略微沉吟一下,说道:“佐藤赤坎不是日本的军官么?他怎么会乔装来到北平城?”

  黑脸青年着急的直跺脚,催促道:“别管了,大哥,咱直接杀进去给死去的弟兄报仇。”

  青年明显谨慎许多,摇了摇头,说道:“别急,先上去观察一下再做决定。”

  房檐上方的秦修文心中一凛,警惕性提到了最高,悄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黑脸青年急得不行,再度催促道:“大哥......”

  青年神色一板,说道:“听命令。”

  无视掉黑脸青年焦急的神色,青年抬头看着房檐,想了想,没有冒然上去,而是从兜里掏出一根金属丝,走到店铺的窗户边将伸了进去,很快打开之后,转头对黑脸青年小声说道:“跟我进来。”

  话落,他悄无声息地翻身进了店铺。

  后面的黑脸青年急得直跺脚,最后还是翻身进了店铺,顺手把窗户关上。

  店铺里没人,两人刻意压低了脚步,一路从一楼走到二楼的窗边,扒开窗户的扇叶,恰好看见了内院里巡逻的队伍。

  黑脸青年手放在腰间,看向内院的正房,咬牙切齿的说道:“佐藤赤坎就在那里面。”

  “别冲动。”

  青年脸色微变,按下他腰间的手,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守卫太森严,只凭我们两个是杀不了佐藤赤坎的。”

  “大哥。”

  黑脸青年看着他,眼中涌动着仇恨的光芒,声音沙哑的说道:“咱们兄弟里,松子他们十一个人都是死在了佐藤赤坎这孙子手里,现在佐藤赤坎这孙子就在咱们面前不过二十米远,我不杀他,我心里憋屈啊!”

  青年眉毛跳动,眼中也有心痛的神色,但还是克制住了这种冲动,意味深长的说道:“黑子,不是大哥不想报仇,而是咱兄弟二人不能送命。佐藤赤坎这里守卫森严,明暗加起来至少有三十人以上,只凭你我二人恐怕没杀到佐藤赤坎的身前就已经丧命,得不偿失啊!”

  青年拍了拍黑子的肩膀,看着他失魂落魄的神色,说道:“仇一定要报,但我们要找时机下手,而不是做无用功。”

  黑子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转头看着内院的正房,还是流漏出不甘心的神色。

  房檐上。

  将店铺内二人交流的内容悉数听到耳中,秦修文看着那间正房,心中喃喃着佐藤赤坎的名字,没有想到这居然还是一条大鱼。

  日本军部的军官,怪不得手下的守卫如此森严。

  秦修文眼中有杀气流转,可一想到没有可乘之机,便消散一空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下,他此刻有些琢磨不出下面这两个家伙的来历。

  国党?

  红党?

  还是绿林?

  看这个黑子有些野性的脾气,以前世的经验来看,他更倾向于来自于绿林。

  只是现如今世道混乱,各方势力的人也不全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说不定是国党或者是红党的人。

  正当秦修文猜测他们二人来历的时候。

  “嘭!”的一声枪响,内院正房的窗户上绽放出一个细孔。

  “嘭,嘭,嘭!”紧接着又是三声枪响,均是穿过窗户,留下三道位置错杂的黑洞。

  “嘭,嘭,嘭......”

  枪声一响,内院中巡逻的守卫立刻手持着枪支对准店铺的位置进行还击。

  内院房屋的灯光接续亮起,一时间灯火通明,穿戴整齐的守卫很快冲了出来,有人蹲在掩体后面,有人冲进正房,有人在雪夜里向店铺方向潜行,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分工明确。

  惊变在突然之间发生。

  房檐上,秦修文根本没有准备,看着倾巢而出的守卫,微微一呆,然后脸色直接变黑,忍不住破口大骂:“这个煞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