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巷口埋伏

谍策 黑白锦鲤 3278 2019.03.07 01:03

  不知名的胡同口,闪过来两道橘黄色的灯光,伴着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一辆黑色的汽车驶了进来。

  前方的灯光照在路上,再反射在脸上,穿着军装的司机微微皱眉,感觉这条胡同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是太安静了么?

  汽车里面的气氛很沉闷,张龙坐在汽车后排的中间,闭目养神。其他几名警卫员见他神色不是很好看,也不知道他参加会议的时候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就没敢出声打扰,唯有发动机转动的声音在耳边环绕。

  汽车后排左侧位置的一名警卫员张立军看着窗外的胡同口,皱了皱眉,忽然出声打破了平静,说道:“老刘,停一下车。”

  “啊?”

  司机老刘惊讶了一声,没等点下刹车,耳边就突然传来两道“嘭”“嘭”气流爆破的声音,随即整个车身就开始摇晃,多亏老刘开车的经验丰富,在车身即将撞在胡同墙壁之前停了下来。

  汽车里面的四名警卫员神色大变,张龙也是在瞬间睁开了双眼,脸色更加苍白,眼睛瞪得很大,心中绝望的想着是军部派人来杀我了么?

  张立军神色肃然,将张龙的头按在驾驶位后面,小声说道:“团座,得罪了,您先藏在车里,我和老刘他们下去看看。”

  张龙攥紧了满是汗水的拳头,忙不迭的直点头,说道:“好......”

  “走。”

  张立军给老刘、吴永、陈强三人一个眼神,随即四人默契的同时推开车门,动作敏捷快速的躲在胡同两侧的掩体后面,将警惕性提到最高,子弹也均是上膛。

  吴永紧张的舔了舔嘴唇,悄声问道:“立军,你怎么知道不对劲的。”

  张立军探出头看了看,然后缩回了头,说道:“雪地上的脚印太乱,连路边都有一趟密集的脚印,这个胡同常年都没有多少人走过,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脚印。”

  另外一边,老刘检查了一下汽车的轱辘,回头看了一眼方才出事的地点,然后赶紧藏在掩体后面,对他们说道:“车胎扎了,看痕迹是有人将钉子埋在了雪地里,手法专业,是故意埋伏。”

  陈强认真观察过地上的脚印,抬起头说道:“脚印是新的,埋伏我们的人还在附近,他们的目地不应该只是为了扎车胎。”

  张立军神色极为严肃的点了点头,吩咐道:“都提高起警惕,老刘、吴永上车,你们两个护送团座离开,我和陈强留下来断后。”

  老刘、吴永点头领命,扭身在掩体后面靠近汽车,准备带着张龙先撤离这里。

  张立军和陈强则是分散在胡同的两侧,两人各自盯着一个方向,手枪高高抬起,手指按在扳机上,警惕性提高到了极致。

  “嘭!”枪声忽然响起,汽车的油箱附近绽放开一朵火花。

  张立军神色大变,瞬间改变了主意:“老刘、吴永,别开车了,带团座躲起来。”

  “是。”老刘和吴永改变主意,猫腰冲进后排的座椅上。

  “嘭!”“嘭!”两道枪声再响。

  吴永闷哼一声,身形一个趔趄,随即紧咬着牙,和老刘一起抱住张龙,闷声说道:“团座,快走。”

  与此同时,张立军和陈强也确定了枪声的位置,抬手对胡同一侧的高墙上进行射击,但无一都是打在墙上。

  张立军没有气馁,快速说道:“陈强,火力压制,让团座先躲起来,务必保护他的安全。”

  陈强应声说道:“明白。”

  汽车另外一侧,吴永和老刘推着张龙下车,三人一齐躲在胡同旁边的铁架推车后面。

  张龙脸色煞白,但毕竟也曾是一名出色的军人,情绪很快稳定了下来,将手枪握在手中。

  老刘和吴永靠的比较近,听着耳边急促的呼吸声,顿时一惊:“老吴,你中枪了?”

  吴永闷哼一声,满脸汗水的咧嘴一笑,说道:“没事,在胳膊上,小伤。”

  老刘伸手在他的两臂上摸了摸,果然在他左手的小臂上摸到温热的液体,所幸是伤在小臂上,处理及时的话,并不严重。

  老刘喊了一声:“立军,强子,老吴中枪了。”

  张立军和陈强微微一惊,随即赶紧躲了起来,说道:“严重么?”

  吴永的声音传来,说道:“没事,轻伤。”

  张立军松了一口气,问道:“团座呢?”

  张龙脸色有些阴沉,出声说道:“没事。”

  张龙扯了扯领子,探出头偷瞄了一眼,随即赶紧收了回来。

  “嘭!”枪声再响。

  张龙的动作即便很快,但军帽仍然被子弹擦过的风给掀飞,顿时令他瞳孔收缩,一阵后怕。

  张立军和陈强、老刘也是探身反击,但正处黑天,他们只能锁定枪声的位置,无法具体看清拿枪的那个人。

  张立军神色难看,回头吼了一声,道:“老刘,带手榴弹了么?”

  “还在车里。”

  张立军顿时打消了想法,枪声的来源明显是锁定在这里,如果有人再去车的附近,那人一定会把汽车的油箱打爆,油箱附近的两个弹孔就是证明。

  回手开了两枪,张立军向张龙说道:“团座,袭击我们的人使用的是勃朗宁手枪,从枪声的程度和方向上来看,应该只是一个人。”

  “明白了!”

  张龙点了点头,强自压制住内心的恐惧,装作一副无畏的样子,大喊道:“本座是国军第十八师主力团团长张龙,不知阁下是哪一路好汉,为何要埋伏本座,如果是有什么难处迫不得已,不妨说出来,本座若有能力,定然不计前嫌,出手相助,阁下以为如何?”

  埋伏在高墙上的秦修文神情专注,像是一只捕捉时机的猎豹,双手快速换弹夹,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就已经换弹完成。

  如果不是先前洗劫了江口平川的家里,拿到了枪和子弹,仅凭着之前的三发子弹,秦修文还真就不敢埋伏张龙。

  张龙还在那边大声的喊着:“阁下,不如出来一谈如何?”

  秦修文觉得吵得有些烦,便出声说道:“可以,不过张团长作为国军上校,不如先出面表示诚意,如何?”

  张龙沉默了,隔一会儿才说道:“阁下说笑了,不过还请阁下相信我,本座作为国军上校,自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呵呵......”秦修文不说话了。

  胡同里面,张立军的耳朵动了动,回头说道:“位置东移了,我潜过去,你们帮我掩护。”

  “好。”陈强嘱咐说道:“小心点,保命为主。”

  “放心,你们保护好团座。”

  交代了一句,张立军偷瞄了一眼,随即快步冲到枪声所在的那侧墙壁下面,缓缓沿着锁定的位置移动。

  张龙躲在掩体后面,锲而不舍的大喊道:“阁下,能说一下你为何要埋伏本座么?”

  秦修文微微皱眉,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索性就隐藏了真正的目地,神色变得极为仇恨,咬牙说道:“张龙,你干过什么你自己不知道么?当年你杀我父母的血海深仇,今天我就尽数报还给你。”

  话落,秦修文又是数发子弹打在张龙躲藏的掩体上,数朵火花绽放。

  “杀人父母?”

  张龙微微皱眉,他这些年杀的人不知多少,哪能记得有没有一对夫妇死在自己的手里,但他也没有承认,喊道:“阁下是否有所误会,本座虽杀过人,但都是祸及一方的恶匪,从没有杀害无辜百姓。”

  秦修文心中冷笑,只觉得张龙这人活的太过虚伪,恐怕没有堕落至此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好货,骁勇好战恐是有谬赞的成分。

  轻微的脚步声忽然响起。

  秦修文耳朵动了动,低头看了眼身下的墙壁,微微眯上双眼,精神完全集中,顿时听见下方那道轻微的呼吸声。

  “倒也有高手。”

  秦修文眼中露出一丝惊异,随即猛地起身,手枪对着下方连射三枪,恰好将手枪里仅存的子弹打光。

  “嘭!”“嘭!”“嘭!”枪声落地,没有一个遗漏。

  秦修文神色一惊,对此也是颇为意外,随即察觉到一股劲风袭来,直接一拳轰出。

  “砰!”拳拳相撞,发出一声闷响。

  秦修文在高墙上退了一步,随即从墙上跳到胡同旁边的院落里,躲开激射而来的子弹。

  刚刚跳上高墙的张立军也是被这一拳轰下高墙,脸色发青的揉了揉手掌,然后抬起头看着一身雪白色夜行服,脸上也戴着面罩的神秘人。

  秦修文也是深感惊讶的看着他,说道:“你的实力不错,能勉强和我旗鼓相当的人已经很久碰到过了。”

  张立军扯了扯嘴角,心中也是暗道变态,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指骨失去了知觉,应该是被这个神秘家伙一拳打骨折了。

  “只可惜,是为虎作伥。”

  秦修文深感惋惜的摇了摇头,随即脚步一蹬,冲向张立军。

  张立军刚要掏枪,却是神色猛变,赶紧双手架在身前,硬生生的扛了秦修文一拳,顿时痛的胳膊发麻,不由得满目骇然的看着他,好快的速度和力量。

  难得遇见了对手,秦修文神色认真了起来,动作连成一贯,像是狂风骤雨一般落下,不间断的对张立军进行近身攻击。

  张立军根本没有掏枪的机会,只能和他硬碰硬,拳脚相交,吃尽了苦头。

  汽车鸣笛的声音从胡同口的方向传了过来,秦修文的眉头紧锁,知道应该是张龙的援兵到了,自己失去了可乘之机,便奋力一拳击退张立军,对他说道:“你的实力很不错,难得有人能在我手下抗住这么久,不过张龙此人不值得你为他卖命,希望下回再来不会遇见你,不然你就早早准备遗书吧!”

  话落,秦修文快速的向后翻越而去,很快消失了踪影。

  张立军扯了扯嘴角,一动不动的看着秦修文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