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坐看云起

谍策 黑白锦鲤 3043 2019.03.19 12:30

  特高课,作为日本最旁大的谍报组织,俨然是乱世当中为大部分军阀势力为之忌惮的组织,他们在各方面的各方面能力,都无可挑剔。

  即便是如今在中国威名赫赫的军事情报处,在未正式立为军统之前,相比于特高课来说,还很幼嫩。

  别看秦修文这段时间多次暗杀了日本军官和特高课的特务,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过正面和特高课的正式接触,例如这次他得知特高课布置力量调查此事,他就打算不再出手,避其锋芒,由此可见他心中对特高课的忌惮。

  “奉天市现在是日本人的地界,不易与他们正面交锋啊!”秦修文摇了摇头,心中也是觉得那位特工的暗杀过于频繁了,似乎完全不将特高课放在眼里面一样,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暗杀行动过于频繁,也就意味着危险伴在身边,极容易暴露自身。

  秦修文对此,也只能在心底默默地一声祝福:“希望你能够安全,不会暴露自身。”

  他坐在竹椅上,仰头看向光芒万丈的太阳,微微眯起眼睛,他似乎将方才所想的事情忘却在脑后,心里想着今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初到民国初期,他当时想的是尽快脱离日本人的魔爪,再加入守家卫国的军队,为国家、民族贡献一份微不足道的力量。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1933年的12月末,马上就要到1934年了,以他如今的能力,他已经不再适合做一名战士,而是更适合做一名优秀的中国特工。

  “特工......”

  秦修文双手在胸前交叉,认真的思考:“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行动只是看似潇洒,终究一个人的力量是薄弱的,在磅礴大势面前只能被碾压,所以我要当一个特工,必须要寻找一个有能力和日本人相抗衡的组织......”

  想到组织,秦修文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就是地下组织,毕竟在前世,他是在党的领导下上了幼儿园、小学、初中,一直到大学,虽然没有入党成为一名党员,但他对党还是有感激和特殊的感情的,他非常想为自己的组织贡献一份力量。

  只可惜,他从训练基地离开了将近一年了,始终都没有接触过组织的人,反而接触的国党势力人员居多。

  “国党的两大谍报组织,分别是军事情报处和中央党务调查处......”

  秦修文对于中央党务调查处根本就没有任何想法,这个部门是和地下组织牵扯最深的,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去伤害组织里的同伴,这是他的坚持。

  如此一来,他最适合加入的就属军事情报处了,作为军统的前身,它不仅潜力可期,在国党特权极大,也是针对中国内部叛徒人员和日本间谍的谍报组织,而且军事情报处的实力更是不需要质疑。

  “加入军事情报处么?”秦修文心中一动,可是怎么样才能加入进去是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难题。

  “找到潜伏在奉天市的军事情报处特工,让他们帮忙引荐......”

  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秦修文摇了摇头,且不说找到他们是如何的艰难,即便是找到了,怎么才能获取到他们的信任呢?

  想让特工信任他,这比找到他们还要困难。

  “通过正规渠道的话呢?”

  秦修文摸了摸下巴,眼睛一亮,在这时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来:“1934年,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似乎是黄埔军校第十一期的招生时间,我可以趁此机会,加入黄埔军校学习,不仅可以拥有一个根正苗红的政治出身,也可以从中学习到更多的东西,增强自己的积累,说不定实力上还会出现蜕变。”

   黄埔军校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一所军事学校,名将辈出,战功显赫,扬威中外,影响深远,在后世留下不朽的传说,令秦修文一度景仰很久,早就非常期待能够加入其中,成为一名从黄埔军校毕业的学生。

  在日本人的训练基地,松井广田等诸多老师,讲述的全部都是日本人的方式和理念。秦修文不是日本人,对此根本没有融入感,他想融入的是中国本身具有的教育方式和理念,黄埔军校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

  “1934年。”

  秦修文在心底做出决定,压制着心情,目光坚毅的说道:“在奉天市再待上一段时间,在黄埔军校招生之前,我就回到南京参加考试。”

  从前路迷茫当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秦修文仿佛斩破了一道枷锁,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有所提升,明明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宁折不屈的坚韧。

  ......

  ......

  当夜,日军宪兵司令部。

  司令部总部是一个非常宏伟、壮观的建筑,通体都是水泥钢筋浇筑而成,形似固若金汤的战争堡垒,军事要塞。

  总部里面建有层层防护,密密麻麻的军事掩体,还有训练精良的士兵按部就班,分散在营地各处,将整个司令部保护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在司令部的门口,明面上有两名手臂上挂着红袖套的尉级军官在执勤,暗地中则是潜伏着很寂静的力量,一双双眼睛审视着司令部外面的一切。

  这段时间,奉天市一直处于风云涌动之中,日军军官和宪兵的损失众多,城中潜伏的抗日力量也是造到重创,受牵连而死伤惨重的普通人也不在少数。

  高层发下命令,司令部的军事戒严也随之提升了很多,戒备森严。

  伴着黑夜降临,日军宪兵司令部内部零零散散的走出许多军官,他们互相鞠躬致意,笑容满面。

  “黑口君,辛苦了。”日军宪兵司令部后勤处主任北川敬一远远的走来,对正在执勤的大尉军官黑口山崎微微鞠躬,笑眯眯的说道。

  “北川君客气了。”黑口山崎也是露出微笑,对他微微鞠躬示意,随即将视线落在他身边的那个沉默寡言的军官身上。

  那名少佐军官穿着笔挺的军装,肩上佩戴着少佐级别的徽章,留着仁丹胡,面色冷峻,眼神异常冰冷,气质冷漠,一看就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

  黑口山崎脸上的热情微笑微微褪去,略带几分拘谨的低头鞠躬,恭恭敬敬的说道:“少佐大人。”

  少佐军官瞥了他一眼,微微张口,传出一个很平淡的声音:“嗯!”

  黑口山崎抬起头仔细看过他的脸,觉得眼生,似乎并没有在司令部看过此人,不由得看向北川敬一,露出求解的神色。

  这位陌生的少佐军官究竟是什么人?

  北川敬一似乎对待身边的人也是敬畏有加,侧头和这名少佐军官对了一下眼神,才笑着解释说道:“这位少佐大人是我的旧友,这段时间来驻地司令部处理军务,很快就离开了。”

  黑口山崎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没有再和他们二人详聊,将他们送出司令部,微笑着躬身告别。

  北川敬一和日军少佐两人直接走出司令部,身边一个护卫人员都没带,一齐慢步走向远处。

  北川敬一落后少佐半个身位,微笑说道:“少佐阁下,我听说奉天市里新开了一家日本料理店,是远从日本而来的料理世家子弟开的,味道鲜美,受司令部许多军官称赞有加,不如我请您去那里品尝一下?”

  少佐脚步一顿,似乎很感兴趣,说道:“日本的料理世家我认识不少,其中以关谷家和山田家为最,不知道北川君说的是哪一家?”

  北川敬一微微一喜,笑道:“少佐阁下说的真准,这次在奉天市开店的就是山田家的主家子弟,深受山田家的厨艺熏陶,手艺绝佳。”

  少佐点了点头,忍不住露出微笑,说道:“那好,我们现在便去吧!”

  北川敬一连连点头,笑道:“少佐大人既然喜欢,那我马上就回司令部叫车,亲自护送我们去。”

  少佐微微皱眉,不喜道:“吃一顿料理,何必这么麻烦。”

  北川敬一心中暗暗叫苦,劝说道:“少佐阁下,您刚到奉天市,还不知道现在的奉天市是多事之地,抗日反动分子猖獗,许多军官同僚都已经丧命在他们的刀下,我们还是小心些好。”

  “抗日反动分子......”

  少佐眉毛一掀,露出冷漠之色,不屑说道:“中国有一句话,叫做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说的就是这些抗日分子。”

  北川敬一笑容苦涩,还想再多劝说,却被少佐挥手打断。

  少佐自信说道:“况且有我在,他们这些抗日分子就算是来了,也不过送死罢了。”

  见少佐的主意已定,北川敬一只好咬了咬牙,打算舍命陪君子,在少佐的前方带路,顺路介绍周围的街道建筑,讲述着自己对这座中国历史古城半吊子了解的故事。

  傍晚下,两人在前方走着,仿佛在闲暇观赏着奉天市的历史美景。

  “呼——”

  寒风呼啸而过,雪花飘飘,给黑夜添增了不一样的色彩,寂静无声。

  夜渐深,安静的黑夜仿佛化身一只张开血盆大嘴的巨兽,像是要吃人一样,酝酿着充满了血腥恐怖的危险气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