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飞刀传信

谍策 黑白锦鲤 3014 2019.04.11 00:05

  在清风寨五人所住的住处,详细规划完善明天的行动之后,自始至终都没有露脸的秦修文转过身,匆匆离去。

  深夜。

  奉天市北部区域的简陋四合院。

  正在睡梦中的马振德忽然睁开眼睛,猛然起身,侧过头和同样起身的三名同僚面面相觑,眼中没有任何睡意,反而是明亮有神,丝毫不像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人。

  “房顶刚刚有脚步声。”马振德将声音放到了极低,双手不着痕迹的摸到床下,掏出两把手枪,视线则是盯紧门口和窗户口的位置。

  其他三名特务组行动队的特工一声不吭,默契十足的起身来到门旁和窗口,动作极为小心,悄无声息。

  “日本人找到这里了?”特务组行动队的刘刚生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窗外寂静的世界,警惕性十足,压低了声音说道。

  “应该不会。”

  特务组行动队的小队队长徐天启同样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我们刚搬来不到一周时间的联络点,队长和我说过,出事之前,他还没有来得及将这个联络点报告给组长,更没有让别人知道,所以我们才没有撤离这个联络点。”

  “那这人是谁?”特务组行动队的特工庄志抬头看向房顶,心里产生很大的疑问:“总不会是路过的吧!”

  “不会,他的脚步非常轻,而且只是响了两声就消失了,我猜测他还在房顶。”马振德摇了摇头,为了谨慎起见,他没有说话,而是做出特务组的交流手势。

  徐天启神色凝重,点头示意明白,然后做出手势:“不要说话了,用手势交流,警惕房顶。”

  刘刚生和庄志点了点头,做出手势:“明白。”

  庄志紧接着做出手势:“就这么等着,太被动了,我上去看看。”

  “好......”徐天启刚刚发出手势,但在刹那间脸色微变,直接出声道:“小心。”

  在场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在看到徐天启面色微变的瞬间,就伏倒在地。

  “咻......”一股劲风冲破窗纸,带着一袭凉风而来,掠过庄志的发梢,扎在墙上。

  庄志神色微变,侧身一个翻滚,顺手将窗户打开,探出头来,举枪寻找敌人的踪迹。

  徐天启则是目光一定,走到墙边,探手将扎在墙上的一把短刀取下,顺便把刀柄上藏着的一张纸条拿了下来。

  刘刚生抬着枪,凑到庄志的身边,加强警戒。

  马振德则是收起枪,迈步走到徐天启的身边,回身望了一眼漆黑的窗外,然后看向他手中的纸条,微微皱眉:“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徐天启看了一眼窗外平静的夜色,猜测出用这把刀传递消息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恶意,便收回目光,打开一看。

  纸条上写着:

  前天夜里,负责埋伏军事情报处的主事人是特高课特务处的处长石田大郎,他目前被扣押在山月香阁,将会在明天白天释放。

  因今晚奉天市警察局第三看守所着火的原因,特高课将会被分散大部分注意力,石田大郎周围的防守力量会有一定程度的削弱。

  如果你们军事情报处想要报得此仇,请务必珍惜这次机会。

  同,明天我们也会展开针对石田大郎的行动,希望我们双方能够在执行时完成合作,共杀此獠。

  留名: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马振德微微挑眉,抬起头看向徐天启的脸,说道:“地下组织?”

  “应该不会错了。”徐天启也是这般认为的,在奉天市,能拥有如此情报能力的势力,除了军事情报处,也就只有地下组织了。

  “这样看来,他们只是想要寻求合作,没有恶意了。”马振德认真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对窗户旁正在警戒的刘刚生和庄志说道:“是地下组织的人,没有恶意,回来吧!”

  庄志有些不甘心,说道:“用不用我追上去看看?”

  “不用了,他们不想露脸,我们也不强求。”徐天启摇了摇头,毕竟是属于两个不同的阵营,虽然有着同一个敌人,但该注意的还是需要注意的。

  庄志没有再多说什么,收起了手枪,回到徐天启的身边。

  刘刚生也随之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字,咧嘴笑了笑:“地下组织那帮人,居然也会想着找咱们合作。”

  “而且还是使用这么古老的方式。”庄志看了眼徐天启手里的短刀,面色揶揄:“我只是听一些爱看古书的人说过,这是在古代才会使用的传信方法,没想到今日有幸一见,还真是荣幸。”

  “我也是第一次见。”马振德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看向沉默思考的徐天启,说道:“老徐,你怎么想的?”

  “如果信上所说的都是真的,倒也值得让我们和地下组织的人合作一次。”

  徐天启神色严谨,非常认真的说道:“特高课特务处的处长,我们一直没有打探到他的相关情报,这一次机会,非常难得。”

  “这会不会是特高课又是为了埋伏我们而透露出来的假消息。”刘刚生皱紧了眉头,这样说道。

  庄志也表达相同的意见:“是啊,而且我们特务组这次的损失太大了,人员上有很大的缺失,力量不足,很难取得成功。”

  “又不是正面袭击。”徐天启主意已定,看着他们说道:“不过这件事,还需要咱们队长和情报队长他们做出决断。”

  话落,他立刻指挥说道:“马振德,你带着这个消息去找队长,报告给他。”

  马振德点了点头,接过纸条,随便的披了一身衣服,说道:“我现在就送过去。”

  话落,他没有迟疑,扭身就推门走了出去。

  马振德离开以后,徐天启看向刘刚生和庄志两人,神色很是认真的说道:“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地下组织的人是怎么知道我们这个联络点的,要知道,即便是特务组里面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闻言,庄志神色一紧,说道:“老徐,你是说,我们身边有地下组织的眼睛?”

  徐天启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透过敞开的窗户,看向一个房间,默不作声。

  庄志和刘刚生循着他的目光望去,顿时明白了他的想法。

  “老徐,你是说昨天搬过来的那个年轻人有问题?”

  徐天启说道:“感觉有点问题,他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独身一人来到奉天市看腿病,身边却没有家人陪同,他的家里人就这么放心?而且他说是看病,医生总要用药吧,可他身上却一点药材的味道都没有。”

  这么一说,庄志也感觉有些问题,神色凝重,起身说道:“我去看看。”

  徐天启嘱咐道:“如果没查到问题,就撤回来。”

  “嗯。”

  在徐天启和刘刚生的目光下,庄志走出了屋子,直接来到秦修文的门前,倾耳听了听,然后抬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

  屋里面没有回应。

  庄志微微皱眉,再度用力的敲了敲。

  终于,屋里面传出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大晚上的,谁啊?”

  庄志神色不变,说道:“我,邻居,刚才院子里面有声音,好像是遭贼了,你看看家里面丢没丢啥东西。”

  屋里安静了一瞬,灯火随之亮起,随后响起拖沓的脚步声,走到门口。

  房门敞开,一个揉着眼睛的少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站在门口,打了个哈欠,然后看着庄志,声音带着丝丝起床气的说道:“不好意思,睡得比较死,我好像没丢啥东西,你们丢东西了?”

  庄志仔细看过秦修文那张脸,感觉不像是作伪,便扭头偷瞄了一眼他家里的物品,很快就收回了目光,笑着说道:“我们也没丢啥,不过你就自己一个人,怕你不安全,就过来看看。”

  “谢谢啊!”秦修文打了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说道:“那没什么事,我回去睡觉了啊!”

  “嗯,小心点。”

  “谢谢。”

  秦修文返身关上门,熄了灯,重新趴在床上,但脸上的困乏已经尽数消失不见,眼睛盯着门口,微微皱眉。

  “他们这是怀疑上我了?可我好像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

  就在秦修文进行自我审视的时候。

  庄志看着眼前紧关的房门,微微皱眉,沉默片刻,然后一声不吭的走了回去。

  “怎么样?”徐天启看着他,问道。

  “感觉没有什么问题。”

  庄志皱眉苦思,说道:“但老徐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在他身上确实没闻到什么药材的味道,而且房间里面也很整齐,同样没有看到任何药材类的东西。”

  “估计是还没找到大夫吧!”刘刚生在一旁接过话,说道:“他早出晚归,好像是在找某个大夫。”

  “也有道理。”闻言,徐天启沉吟片刻,便不再想秦修文的问题,岔开话题说道:“以队长的性格,应该不会错失这次机会,我们要为明天的行动做准备。”

  “好。”刘刚生和庄志对视一眼,皆是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