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自我分析

谍策 黑白锦鲤 3041 2019.03.08 00:11

  陈强翻身上了高墙,环视过四周,恰好看见了院落里的张立军,直接跳了下来,神色警惕的走到他身边,动作小心提防着。

  陈强先是左右观察一番,然后微微俯身,发现现场有很明显的激斗痕迹,扭过头看向一动不动的张立军,问道:“立军,那个人呢?”

  张立军扯了扯嘴角,面色难看的说道:“跑了。”

  陈强忽然发现张立军的站姿很怪异,而且一动不动的,便惊讶的出声问道:“立军,你这是......”

  张立军咬紧了牙齿,声音沙哑的说道:“帮我一把,右手和左腿应该是骨折了,动不了了。”

  “啊?”

  陈强顿时为之一惊,赶紧搀扶住张立军,关切问道:“你怎么搞得?”

  张立军轻轻一动,眉毛立刻拧在一起,痛得直咧嘴,说道:“袭击我们的家伙是个高手,我连枪都掏出来,就被迫和他交了十几招,胳膊和腿直接被打得失去知觉,丧失了活动能力,要不是支援来得及时,你恐怕都见不到我了。”

  陈强神色一惊,要知道张立军可不是常人,少林寺的正派出身,又在战场上磨砺了两年,身手即便是在整个军部也是排名前列,而今天居然被一个人打残。

  陈强问道:“那你可看见那个家伙长什么模样了?”

  张立军摇了摇头,说道:“这人穿着白色夜行衣,脸上也带着面具,不过从他的功夫出路来看,招式显得有些诡异,像是邪派出身,但其中又有几分军队的风格,五门八路的,着实奇怪。”

  “学的如此驳杂,居然还能打得过你,这人真是危险。”

  张立军神色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此人非常危险,而且力大无穷,速度也很快,日后若是遇见,不要迟疑,第一时间就拔枪,千万不要给他机会。”

  “嗯,你先忍着点,我送你去医院。”

  因张立军受伤太重,翻不了墙了,陈强只好扶着张立军找到院子的主人。院子的主人是一个大胡子,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看样子他应该早就听见枪声,脸色苍白的开了门,看着自家院子里突然出现的两名挎枪军官,吞了口口水,谄媚笑道:“长官,您二位......”

  “没你的事,别瞎打听。”陈强搀扶着张立军,拉下了一张长脸,冷冷的说道:“我战友受了伤,你把大门开开,让我们出去。”

  中年男人吓了一跳,看着这个长脸军官冷着一张脸,不像是好说话的人,心中不敢得罪,赶忙点头在前方带路,领着他们两人出了自家大院。

  陈强自始至终都冷着一张脸,回过头说道:“今天的事,你都知道什么?”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随即心中暗暗叫苦,装傻充愣的说道:“我今天睡得比较早,一睡到天亮,什么都不知道。”

  陈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行了,回去吧!”

  “谢长官,长官慢走。”

  中年男人心中松了一口气,点头哈腰的退回了门后,左手拉右手抻,大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随之立刻传来上锁的声音。

  见这家房主一副送走了瘟神的样子,张立军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陈强,说道:“强子,你吓到这家房主了。”

  陈强说道:“这样不会浪费时间。”

  张立军哑口无言,摇了摇头,说道:“团座呢?带我去看看。”

  “你别去了。”

  陈强一把拉住了张立军,说道:“吴永中枪,应该已经被送到医院了,团座那边还有老刘和赶来的兄弟们保护着,那人如果再敢来,即便再能打,也会被留下,你还是放心去医院吧!”

  陈强把张立军安置在一辆汽车里,交代司机给送去医院,见汽车远去之后,才放心的找到支援而来的军队,言语道谢之后,依照张立军指引的方向给他们提供了线索,让他们沿着这个方向进行追踪调查,或许能找到那个袭击他们的人。

  交代了一番话,陈强来到胡同里,找到被保护起来的张龙,低头说道:“报告团座,袭击我们的那个人逃了,张立军也受了重伤。”

  “什么?”一旁的老刘吓了一跳,随即看着张龙的侧脸,赶紧收敛了起来。

  张龙没有在意,摆了摆手,有些疲惫的说道:“不怪你们,你们也尽力了。”

  陈强神色一正,挺正军姿:“团座宽宏大量,属下惭愧。”

  “行了。”

  张龙勉强的笑了笑,转身上了车,说道:“先回家吧,此事军部会调查到底的。”

  陈强和老刘立刻领命:“是,团座。”

  汽车重新启动,行驶在路的中间,两侧都有一列挎着枪械的军人保护,警戒程度极高,像是一个完全密封的铁桶。

  张龙坐在汽车里面,看着窗外保护自己的军人,没有觉得丝毫温暖,反而觉得异常的冰冷,是那种害怕到了极致的冰冷。

  “太巧了,太巧了......”

  张龙双目失神,不断小声呢喃着这三个字,像是中了某种魔咒一般。

  陈强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便扭过头问道:“团座,你说什么?”

  “没什么。”张龙顿时止口不言,控制着内心翻涌的情绪,在心中自语道:“不会有那么巧的事情,我一定是暴露了,刚才那个人就是军部派来的杀手,而不是什么和我有血海深仇的人,瞎编乱造,何患无辞。”

  张龙忽然有一种身在敌营,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内心的恐惧如同江河之水一般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灵。

  从江口平川失踪,到南京方面在北平城的最新战略部署,再到停职,如今又有暗杀。这一切的一切在张龙这里都说明,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

  只是,最后这场暗杀为什么感觉不符合常理。

  江口平川被捕,军部怀疑自己是他的下线而公布北平城最新战略部署的假消息勾引自己上钩,停职是便于控制自己,但自己刚走出军部,没有任何传递信息的举动,军部为什么突然进行暗杀,如果为了逮捕或者杀了自己,在军部内部就可以轻松进行,为什么诱饵已经布下,自己还没有上钩就进行暗杀了。

  张龙打开一包香烟,低头点上一根,用力的吸了一口,烟雾缭绕。

  “啪。”香烟突然从张龙的手指上脱落,细小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格外的苍白,像是一张白纸。

  “难道,是那个地方。”

  张龙瞳孔收缩成两个细孔,忽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后脊骨升起一阵浓浓的凉意。

  “嘶......”

  张龙的脸色犹如变色龙一样,在汽车后排座位上,面目狰狞的跳了起来,将烟头从腿上弹到地上踩灭,然后看着被烫出窟窿露出皮肉烫伤的裤子,愣愣出神。

  “是他们,一定是他们,除了他们,没有人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杀人。”

  张龙内心的恐惧更甚,就连双腿都不由自主的颤抖,恐惧到了极致,比面对暴露叛徒的身份还要害怕。

  “我今晚一定要离开,不离开就是个死。”张龙的眼里流露出对生的无限渴望,咬着牙做出决定:“对,一定要走,不能留在北平城。”

  ......

  ......

  从胡同那里离开的秦修文此刻丝毫不知道,作为军部上校的张龙会胆小如鼠,早已经被吓得丧失了胆气,而且以一种非常诡异的思路将一天所遭遇的一切都串联了起来,造成自己吓瘫自己,打算逃亡的后果。

  秦修文穿着一身雪白色的夜行衣,藏身在一家酒庄的楼顶,与白雪融为一体,回头看了半晌,确定自己摆脱了追捕,才把衣服换了下来,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行走在大街上。

  路途过程中,秦修文碰到了追捕而来的几队军人,他神色如常,没有露出破绽,那些军人也没有把这个少年列为怀疑对象,很快的略了过去。

  秦修文回到军部对面的酒楼附近,翻找出那个小型行李箱,带着它离开了酒楼,想了想,又是来到了江口平川生前住下的地方。

  秦修文对着镜子脱下了衣服,看着腰侧位置一道焦黑的伤痕,抿了抿嘴,也没当回事,以他身体如今的自愈能力,这样的擦伤也就只需要一两天罢了。

  常在路边走,哪有不湿鞋。

  秦修文没有想到,张龙的警卫员居然有这么强的实力,枪法和身手都是一绝,不仅能挡住他,还能伤他。

  秦修文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之前似乎膨胀自大了,自以为凭借着项链的进步,已经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

  如今吃了苦头,也是好事。

  秦修文看的很开,穿上了衣服之后,坐在床上想了想,知道以自己单枪匹马的能力还不足以杀掉张龙。

  所以,他需要外力。

  秦修文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打开行李箱,看着里面那台崭新的电台,顿时有些眼馋,自打毕业之后,他再也没碰过这个东西。

  如今一见电台,他顿时有些手热,可一想到自己无法捕捉到军部的电波信号和密电码,热情立刻全失。

  最后只好换了一身黑色的大褂,戴着帽子和眼睛,走进了电话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