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身陷敌营

谍策 黑白锦鲤 3945 2019.02.21 14:25

  鸭绿江的河渠方向燃起许多的火光,熙熙攘攘的高呼声起伏,煞是混乱吵杂,似在呼唤谁的名字。

  北岸河口浅滩变得更加安静了,众人望向河渠的方向,那里火光冲天,可见人数不少。

  松井广田急步走来,神情严肃至极,对众人发布命令:“所有人休息取消,熄灭火堆,立刻离开这里,不得有误,撤退。”

  “嗨。”十名黑衣下属知道事态紧急,立刻领命,将篝火熄灭之后,催促浑身还湿漉漉的孩子们立刻出发。

  藤原千代微微蹙眉,不情愿的起身,看着身边望着那个河渠方向还在发呆的秦修文,提醒说道:“高乔,我们该出发了。”

  听见耳边响起的声音,秦修文收回目光,敛收起眼中浓浓的惊骇之色。

  在这一刻,他脑海中前世与今生的记忆画面终于不再混乱,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也正因为如此,才带给他更大的震惊。

  现在是民国初期,那这些日本人就是......

  秦修文看着行迹匆忙的日本人,顿时有所猜测,心中将警惕性提高到了极致,就连脏兮兮的小脸也僵住了。

  他暗暗在庆幸刚才并没有说出汉语,不然他刚刚过来,恐怕就会成为鸭绿江上的一具浮尸。

  藤原千代推了推秦修文,小声说道:“高乔,你在想什么?出发了!”

  秦修文无声的点了点头,最后望了一眼河渠的方向,咬了咬牙,紧紧抱着怀中的包裹,缓缓迈动僵硬的双腿,跟上了藤原千代的步伐。

  事到如今,他根本没有机会逃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松井广田领头带队进入茂密的芦苇丛,此行隐秘任务无比重要的种子则被十名黑衣下属保护在中央,很快消失在芦苇丛之中。原地只留下一堆冒着袅袅黑烟,犹带着丝丝热度的焦黑木炭。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数名衣装简朴,面色蜡黄带着菜色的男人举着火把出现在这里,看着地上犹带着黑烟的焦黑木炭,顿时皱起眉头。

  当先一人蹲下拿起一块木炭,随即立刻扔到地上,被烫的直甩手,吸着冷气说道:“之前这里有人来过,停留时间不长,人数不少,应该是刚才看见我们过来就离开了。”

  在他身后,一名身材瘦小的男人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这世道乱的很,不关我们的事就不要管了,免得引火上身。”

  当先那人顿时为之皱眉,想要张口反驳,却不知如何反驳,只好沉默无言,站了起来。

  另外一人犹豫了一下,大胆猜测道:“这会不会和日本人有关,这里可是中国边境。”

  此言一出,几人不由得面面相觑,沉默片刻之后,皆是摇了摇头,错开了话题。

  “世道这么乱,那些事不是咱们这些村民能掺和得起的,还是去找找狗娃那孩子吧!”

  几人不再理会地上火堆的事,转身沿着江边向远方走去,几把火把的火光映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

  “老秦他家出了那么大的事,就狗娃这一个孩子活了下来,咱可不能让老秦他家断后啊!”

  “狗娃那孩子也是,没事瞎往江边跑干啥啊!”

  “别埋怨了,赶紧找到狗娃那孩子才是要紧事,他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

  说话的声音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

  鸭绿江北岸河口浅滩再度重归黑暗,天上的星辉坠在波纹荡漾开来的河面上,波光粼粼似天上流淌的银河。

  岸边聚成堆的焦黑木炭发出散乱的声音,冒出很多的黑烟。

  ......

  五年后。

  在中国南部地域的一处隐秘山谷之中,有一处极具东方风格的农家村庄,人家、农田、水利,应有尽有,丝毫没有受到外界乱世的影响,端得是世外桃源,令人怡然自得的所在。

  村庄中,许多少年、少女穿着中国农家服饰,一起在田地里耕种,在碎石小路上流连。相互之间操着一口并不太流利的汉语进行交流。

  山谷上方,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少年穿着沙黄色的作战服,脚踩在悬崖边的巨石上,低头俯瞰着下方和谐共处的村庄。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当初来到中国国土上的日本人都是领命而来,蛰伏在这片土地上,学习着中国的知识、风俗,以及所见、所知的一切,从而用以渗透进中国普通的百姓之中。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徐徐图之,加入中国各方势力,再从中获取情报,以用于今后的战争。

  无声看了很久,秦修文解下脖间挂着的项链,将那漆黑方印紧紧的握在手中,用以压制着心中升起的紧迫感。

  历史的巨轮正在滚动,他在这磅礴的大势面前,连螳臂当车的微薄之力也尽不到。

  这个时期的伟大民族和国家现在和将来所经历的,只不过是它在漫长的五千年历史中的一次劫难。

  再熬过这几十年的乱世战争,它就将迎来伟大的民族复兴,翻开崭新的篇章,它的顽强和坚韧令任何困难都不能阻挡它前进的步伐,这是历史的必然,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一场浴火重生的洗礼。

  而自己在这个波澜壮阔的乱世当中,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份子,微不足道。即便是有他的参与,历史的车轮也不会有丝毫的停滞。

  血肉之躯的螳臂当车,终究沦为历史车轮下的一丝血渍。

  大势所趋,变数不可改。

  他如今深陷敌营,即便有心守家卫国,却也是无能为力。

  他觉得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在这个乱世中保护好自己,等脱离敌营之后再去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度过乱世。

  虽然不能影响时代历史的进程,但为民族和国家尽一份自己的力量,也是自己作为一个华夏子民应该做的。

  秦修文紧握着项链吊坠,感受着其中的温热,眼中流露出坚毅的神采,如一柄宁折不屈的剑,承载着他的脊梁。

  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一位粉妆玉琢的素衣少女爬上山谷,走到他身边,侧头看着他,熟络的笑道:“高乔君,你又在这里看风景。”

  秦修文收敛起眼中的神采,恢复如常,望着远方蔚蓝的天空,惜言如金:“嗯!”

  五年的时间里,他在第一年装作因惊吓过度而患有口吃,所以沉默寡言,很少说话。也以此在第一年里恶补日语知识,让自己能达到标准的日语地域口音。

  现在他已经能在东京口音和大阪口音切换,但也养成了沉默寡言的性格,一向惜言如金,依旧很少说话,除非必要的时候。

  藤原千代对他的性格早已习惯,也并未因他的冷漠而有所不悦,相反的是,她是在这五年里和秦修文走得最近的人。

  沉默了片刻,秦修文转过头看着一直盯着自己的藤原千代,微微皱眉,问道:“你来这里干嘛?”

  藤原千代的眸子转了转,偏头嫣然一笑,说道:“我来看你啊!”

  秦修文神色波澜不惊,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无聊。”

  藤原千代的笑脸一僵,偏过头不想再理这个木头,赌气似的说道:“是老师要见你。”

  一片无声。

  难得任性一回的藤原千代久久没听到回应,转过头一看,却发现秦修文已经消失在原地,只给了她一个下山的背影。

  “高乔上清,你这个家伙。”

  藤原千代气的小脸粉红,恶狠狠的甩了甩拳头,随即起身拍了拍屁股,小跑追了上去。

  “高乔君,等等我。”

  下山走进村庄,秦修文径直的走向特训营地,自始至终的都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

  藤原千代也一改在山谷上的娇俏,面带着矜持的微笑,跟在秦修文的背后。

  一路上,所有正在用中文交谈的少男少女在看见秦修文和藤原千代之后,立刻止声避让。

  尤其是看见秦修文的时候,很多人的脸上都升起惧怕的神色。

  在这个基地当中,秦修文的名气很高。在学生中,他日语成绩排名前列,中文、英语、数学、电报等文学和技术层面皆是排名第一。

  且不仅如此,他在枪械的各方面领域皆排名第一,近身搏斗方面同样如此。此外他在比拼的时候都会动用全力,下手格外狠辣,令无数对手为之受伤,更甚是出现骨折、吐血的案例,这等战绩简直让人为之闻风丧胆。

  秦修文没有多看他们一眼,径直的路过他们身边,和藤原千代一起走进特训营地。

  在他和藤原千代的身影消失之后,身后的少男少女明显松了一口气,紧接着相互诉说起对秦修文的钦佩和不满。

  特训营地的办公室。

  秦修文和藤原千代走进去之后,对办公桌后面的松井广田恭敬的弯腰鞠躬,齐声叫道:“老师。”

  五年过去了,松井广田的气质更显儒雅温和,如长者看着后辈一般,对秦修文和藤原千代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喜爱,起身扶起二人弯下的腰,笑道:“高乔,藤原,你们两个可是老师最值得骄傲的学生,不必拘束。”

  两人并未因此而放肆,点头说道:“嗨。”

  松井广田摆了摆手,略过藤原千代出色的俏脸,看着秦修文肃然的脸庞,脸上的笑容更甚。

  他没有想到,五年前他觉得最没有用处的种子居然会成为他最值得骄傲的种子。

  只是,他这个学生的性格......

  松井广田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对秦修文说道:“高乔,你今天对小野下手未免太重了,他的左臂脱臼,左腿也有轻微的骨折。”

  秦修文昂首挺胸,看着松井广田的脸,没有丝毫的悔意,说道:“报告老师,您亲口说过,训练中不努力,战场上的敌人不会因为你不努力而手下留情。弱者需要做的是变强,而不是让强者手下留情。”

  松井广田有些头痛,神色故意严肃起来,喝道:“小野他不是你的敌人,他是你的同伴、战友。”

  秦修文目视前方,寸步不让,说道:“老师您说过,不论是在战场还是训练场上,只要站在我对面的就是我的敌人。”

  藤原千代看着有些哑口无言的松井广田,低头抿起嘴,强忍着笑意。

  松井广田站在秦修文面前,神情严肃的盯着他,说道:“那我站在你对面,我也是你的敌人么?”

  秦修文不再直视他的双眼,低下头说道:“不是,您是老师。”

  松井广田心中微微一暖,对这个让自己骄傲的学生也不愿过多责怪,摆了摆手,发布命令:“算了,你今后不用去对战场和人对练了!”

  秦修文面色如常:“嗨。”

  松井广田做回座位上,抬起头对一旁的藤原千代说道:“藤原,你也不用去对战场了。”

  正在低头偷笑,幸灾乐祸的藤原千代茫然的抬起头:“哎?”

  藤原千代缓过神来之后,连连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松井广田,说道:“老师,我打人从来不像高乔君那么狠的。”

  秦修文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随即回过头,没说什么。

  松井广田对自己另一个值得骄傲的学生也很无语,说道:“你也知道你在打人?”

  藤原千代神色一滞,隐蔽的瞪了一眼秦修文,都怪他,自己是被这个暴君带偏了,沾染上了暴力因子。

  秦修文佯做没看见,默默地等待着松井广田的命令。

  松井广田低头翻开手中的文件,对二人说道:“你们这个阶段的课程已经可以毕业了,进行下一阶段伪装、演练方面的主要内容。”

  闻言,有些不开心的藤原千代立刻喜上眉梢,语气难掩一丝雀跃,问道:“真的么,老师?”

  秦修文也是眉毛微挑,目光闪烁。进入下一阶段,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距离离开这里的日子不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