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谍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奉天局变

谍策 黑白锦鲤 3183 2019.03.22 00:12

  山月香阁。

  古色、奢华的贵宾包间。

  餐桌上的精美佳肴已经失去了热度,叶泽微泱,美感缺缺。

  北川敬一与日军少佐依旧盘膝坐在软垫上,品着热气袅袅的清茶,听着耳边轻缓美妙的音乐声。

  “咔——”窗边一名正在跳舞的日本女子忽然一个不小心将脚崴到,惊慌失色的倒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惊变猛地打破了房间里安静的气氛。

  日军少佐放下茶杯,平静的偏过头去,眼中没有丝毫的情感。

  注意到少佐的目光,北川敬不禁微微变色,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对那名日本女子露出凶相,大骂道:“八嘎。”

  摔倒在地的日本女子顿时脸色变得煞白,赶紧起身跪在地上,手放在腹前,垂下头,颤着声音说道:“对不起,大人。”

  另一名日本女子也是吓了一跳,随之跪在地上,请求北川敬一和日本少佐的原谅。

  北川敬一的脸色发青,没有丝毫的同情,说道:“你们是想死么?”

  此言一出,两名身穿和服的日本女子顿时被吓得瘫软在地,神色恐惧的瑟瑟发抖,连连求饶。

  “北川君。”

  恰在这时,日军少佐出声拦住了暴怒之下就要降下处罚的北川敬一,平静的说道:“她们一直在跳舞,身体疲惫之下才出现的失误,无伤大雅,不用过于责怪。”

  两名日本女子顿时目露感激的看向日军少佐。

  日军少佐一发话,北川敬一岂敢忤逆,就像是变了一张脸一样,献媚笑道:“少佐说的对。”

  日军少佐罔若未闻,继续低头品茶。

  北川敬一丝毫不觉得尴尬,献媚似的给日军少佐续上茶水,小心的问道:“那,少佐,让她们继续跳么?”

  日军少佐头抬也不抬的说道:“你们出去吧!”

  这话自然是对那两名日本女子说的。

  北川敬一转过身,眼睛一瞪,低喝道:“你们两个没听见少佐的话么?还不快滚?”

  两名日本女子如蒙大赦,赶紧起身对日军少佐和北川敬一弯腰鞠了一躬,匆匆走出了包间,不敢停留。

  两名日本女子离去之后,北川敬一立刻转过身,一脸恭维的笑容,像是一个地位卑微的仆人。

  日军少佐仍就没有多看他一眼,淡淡的警告道:“北川君,你即便要耍你的大尉威风,也要分地方,山月香阁是山田家的主家弟子山田志良的地盘,你今天要是敢在这儿弄出让山田志良不开心的事情,有损他的颜面,他就能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山田家族的主家子弟身份之尊贵,即便是在中国这片域外土地,日军的将军也要给几分薄面,不愿轻易得罪。

  北川敬一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大尉,山田志良想让他消失,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

  在山田志良的警告下,山田志良的神色一凛,心里有些犯嘀咕,心想不过就是两名低贱的舞女,山田家的主家子弟还会在意这样的小人物?

  “舞女即便地位不高,也是山月香阁的人,你没有征得山田志良的同意就动了他的人,便等同于打了他山田志良的脸,打了山田家的脸。”日军少佐显然了解的比较多,对北川敬一说道:“日本的贵族最在乎颜面,若是同为贵族尚且好说,若只是平民出身的人......”

  他感觉到口渴,喝了一杯茶,没有继续往下说,也没必要往下说。

  北川敬一怔怔出神,背后生出一股凉意。

  “你今天如果真的出手杀了,事情也就无法挽回了。”日军少佐碍于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不想节外生枝,以免生出一些意料之外的变故,便对他说道:“不过你只是辱骂了一番,稍后去向山月香阁的经理道个歉,贵族既然最在乎颜面,你将颜面还了回去,就不会酿成大错。”

  “因为两个地位低贱的舞女而道歉?”

  北川敬一攥紧了拳头,内心不泯,但最终还是鞠了一躬,说道:“少佐说的对,此事是我做得不对,稍后我就过去道歉请罪。”

  日军少佐刚欲点头。

  “哒,哒,哒......”走廊里传来数道踩着木踏的脚步声,最终停在了包间的门口。

  日军少佐微微皱眉,有所察觉的看着包间的门,眼中光芒闪烁,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铛,铛,铛......”在一阵轻缓的敲门声之后,一道恭敬的声音响起:“打扰了,阁主赠送给您的菜。”

  日军少佐抬了抬下巴,一言不发。

  北川敬一心中一凛,强作淡然的神态,出声说道:“进来吧!”

  包间的门敞开,一股凉风率先吹进了包间。

  包间门口,一位穿着和服的中年男人推着餐车,憨厚老实的脸上挂着恭维的笑容,对北川敬一和日本少佐弯腰鞠躬,随即迈步走了进来。

  北川敬一心境稍安,侧头看了看日军少佐,却发现日军少佐不知为何嗅了嗅鼻子,嘴角挂着一丝生硬的微笑。

  “这种冰冷的味道,只有刚从外面进屋时间不长的人身上才会有。”日军少佐站起身,面对着迎面走来的中年男人,感叹道:“我终于等到你了!”

  餐车后面的中年男人脚步微顿,推着车的手不由得一紧,脸上则是带着一抹茫然的看着日军少佐,说道:“大人,您认识我?”

  “当然认识。”

  日军少佐嘴角含笑,转瞬间掏出一把手枪,直指着中年男人的额头,脸上的笑容消失,淡漠的道:“军事情报处,久仰大名了!”

  望着遥指着自己眉心的枪口,张海涛神色微凝,立刻猜出这是特高课为了特务组而布下的陷阱,不由得心沉谷底,开始无比痛恨自己的冒失举动,既然察觉到有不正常的感觉,他就不应该继续冒险的。

  他很是勉强的露出笑容,手指着餐车:“大人,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是阁主亲自下厨做的菜,交代我给您送过来。”

  “原来是山田先生亲自下厨。”日军少佐微微一怔,面带恍然之色,似乎真的相信了张海涛的话。

  张海涛的内心不由得一松,随即神色大变。

  “嘭!”的一声枪响,张海涛的右臂蹦出一朵血花,瞬间染红了身上的和服。

  “嘭!嘭!嘭!”紧接着又是三声枪响。

  张海涛头冒虚汗,提前躲避开来,可左腿还是中了一枪,眼中不由得出现了绝望之色。

  日军少佐握着手枪,遥指着张海涛,微笑道:“我早就猜到了你们会用这样的方式来接近我,不出所料。”

  “嘭!嘭!”恰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两声枪响。

  北川敬一的左臂绽放一朵血色,无力的垂了下去,脸色也是变得苍白,毫无血色。

  日军少佐则是反应敏锐的避开了这一枪,身体一个后仰,举枪、瞄准、射击的步骤连成一贯。

  “嘭!”包间门口,探出头射击的胡鑫甚至来不及反应,眉心就出现了一个血色的细孔,身形一颤,后仰倒在地上,意识归于一片黑暗。

  看见胡鑫的尸体,卢家强瞳孔一缩,龇牙欲裂的走出来,对着身体即将落地的日军少佐进行连续射击。

  “嘭!嘭!嘭......”无一例外,子弹全部落空,只有包间的地板上出现数个窟窿。

  日军少佐提前止住了身体的自然趋势,手一扶餐桌,翻过餐桌,快步蹲在一柜展品后面,侧头看了看自己肩部的一处血痕,声音阴冷的命令道:“活捉他们。”

  不知何时潜入包间里面的十余名特高课特工直接扑了过去。

  张海涛废掉了一只胳膊、一条腿,心中已存死志,目眦欲裂的和簇拥而来的特高课特工进行搏命。

  “杀!”伴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张海涛拖着血流不停的左腿,直接起身开枪射击。

  即便废了右臂,他左手的枪法仍就很是精准。空手而来,打算生擒的特高课特工直接出现了两死两伤,不过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在拉近,只剩下几米之隔。

  张海涛心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在日本人手里,满是凄凉的哈哈一笑,枪口一转,瞄准在日本少佐的身上,没有丝毫的迟疑,开枪射击。

  日军少佐一直都在提防他的临死反击,但仓促之间,还是没有彻底躲避开来。

  “嘭!”日军少佐的右肩绽放一朵血花,流淌出的血液恰好将少佐的肩章染红。

  “哈哈......”见到这一幕,张海涛哈哈一笑,再也没有迟疑,在特高课特工扑到他身上之前,低头一口咬在上衣领口的位置,直挺挺的倒在血泊当中,瞬间毒发身亡。

  打算生擒而来的特高课特工停下了步伐,神色难看的俯身查看了一番,抬起头说道:“石田处长,人死了。”

  日军少佐,或者说是特高课特务处处长石田大郎脸色微白,捂着渗出血液的右肩走到近前,低头看着张海涛的尸体,不由得暗骂一声:“八嘎。”

  “石田队长,活捉成功一个。”特高课的特工压着仍就在奋力反抗的卢家强走到石田大郎的身前,报告道。

  石田大郎看了卢家强一眼,忽然松开捂着右肩的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阴冷着一张脸,说道:“带回本部,把他知道的都给我审出来。”

  “嗨依!”

  特高课的特工领命之后,直接压着卢家强,匆匆赶回特高课本部。

  石田大郎捂着右肩,继续冷着一张脸,命令道:“立刻以山月香阁为中心,沿着周围一公里的范围进行搜查,我怀疑这群中国特务还有同伙。”

  “嗨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