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界无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悬崖

诸界无限 谨初心 2755 2019.06.20 12:38

  林雀扭身就要向洞内溃逃而去,却被王巍一把抓住了手。

  再扭过头来,林雀发现有湛蓝的电芒从后者那双浮现的X-2狩猎手套上犹如泉涌,瞬息将其令人赞叹的身形轮廓勾勒而出。

  紧接着,那曾一举轰杀向峰的湛蓝电芒顺着他的手,向下意识要抽手而去的林雀席卷而去。

  电芒的速度快的不容林雀做出其他反应,眨眼间将她曼妙的轮廓也勾勒而出。

  而她,此刻却已经不在意了,因为最近的一条黑线已突破沙尘暴的范围、距离他们只差毫厘......

  天地之间瞬息死寂......

  她阖上双眸、屏住呼吸,心中对自己的决定涌现出强烈的悔恨......

  可当她摒不住呼吸、下意识的张口呼吸时,却发现自己仍然能够自如的呼吸,甚至连四周的风都变成和煦的微风......

  人,果然不能抱有无意义的、对未来的希望跟期待......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相信他......真想看看他死的有多惨......

  猛一睁眼,眼前还是那电光环绕的、骇人魔像般的男人,即便是在黑黄相间的风暴之中,他的存在都令人感到震撼,甚至是可怖,耀眼的可怖,却又如大山般可靠。

  这一次,林雀不仅有着对强者的敬畏,更打从心底里迸发出感激与惊叹之情。

  “还、还是有意义的。”

  王巍乍一听这话,也不愿多想什么,只是扭过头去仔细观察天灾之下、遍布黄沙的条条深渊。

  林雀则满怀惊叹的低头看向自己身上那湛蓝的电芒,一个无比讶异的念头随着她越瞪越大的美眸而划过脑海。

  “因......因果律......”

  自认见过大风大浪,但林雀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可除了奇异诡谲的因果律的装置之外,她又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他们两个大活人在湮灭风暴中安然无恙,毕竟所置身其中的天灾,是人类近百年逃亡生涯都只能被动的不断逃避的,恐怖。

  他为什么会有、因果律的装置可是国宝级的东西、更何况这种能抵御湮灭风暴的......他为什么会有、这不可能、这不现实......他到底是谁......

  这么想着,林雀的手下意识的攥紧了,王巍感受到了,他转头扫了林雀一眼,却没有解惑的意思,而是拉着她的手,毫无畏惧的迈步走向最近的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渊。

  林雀只得跟着他走在深渊的边缘,两人就像是一前一后的、两个在高空钢丝上的表演者,行走在还不到脚掌三分之一宽度的沙土之上,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牵动着人们的心弦。

  让人忍不住担忧他们是否会在下一个瞬间坠入无底的深渊,那深渊,远超万丈悬崖......

  而与表演者们不同的是,在他们的四周还有黑黄相间、充斥天地的恐怖风暴,其中甚至飞速涌现出所有你能想到的毁灭天灾,令人惊骇的腐蚀之水,无孔不入的病毒瘟疫,炙热的岩浆,堪比太阳黑子大爆发的毁灭之威......

  这一切,让两人就像是龙卷风中的两只蓝色萤火虫,仿佛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有可能成为闪耀的最后一瞬。

  林雀也这么想着,她并没有深入的了解过因果律的装置,甚至未曾亲眼见过,也就自然会产生种种疑虑以及生死悬于一线的恐慌。

  就连掌心传来温度的电芒所勾起回忆,都无法让她的心恢复半点的平静。

  毕竟面对天灾,无论多么强大的人类都无比弱小,无论多么坚毅的意志都如风中残烛。

  可顺着相牵的手向上看去,曾经温和的有些好欺负的男人,如今却坚定的一步步走在无底深渊的边缘,似乎连那充斥天地间的湮灭风暴都无法撼动他。

  确实无法撼动,即使归根究底还是......

  林雀的目光再度下移,看向套在王巍手上的X-2狩猎手套,她当然不知道那双科技手套叫什么,但她知道王巍在这之前与此时的一举一动、做到的每一件事......

  都与那双手套有直接关系、甚至就是因为那双手套......

  她赶紧摇了摇头,开始全神贯注的观察两人的前进方向,她比谁都不希望眼前的王巍出现任何的纰漏。

  “你......”

  王巍的声音让林雀一个激灵,眼神有些闪躲,不由得偷眼瞧着王巍的侧脸,在发现后者只是面露疑惑时,微微松了口气。

  王巍并不知道身后林雀的种种心里变化。

  他只是一边走在不足脚掌三分之一宽的“死亡线”上,一边皱眉问道:“了解柳月吗?”

  “嗯?”

  林雀有些纳闷儿,在这种生死危机、命悬一线的时刻,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王巍会这么问。

  但她不敢过问什么,只是有些忐忑的根据自己了解到的信息回道:“都说他是最完美的男神,温柔绅士,实力强大,就连传承之力的进化都是凭借一己之力斩杀无数强敌而得,而且丝毫没有享受作为董事长独子该享受的无尽资源。”

  王巍闻言点了点头,这与“自己”的记忆有很大出入,却也证明了“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

  他不再言语,继续全神贯注的在已多彩缤纷的天地间步步前进,而林雀虽然对如今的王巍满腹疑问,但就如王巍轰杀向峰之时一样,她选择不去打探自己或许不该知道的事。

  两人之间再度陷入沉默,只不过这一次,两人不再各自心有所想,全神贯注的盯着一条条从天际垂下的黑线,避开它们切割出的一条条新的无底深渊,行走在令常人心惊胆战的“死亡线”上。

  这让两人的前进速度有所加快,可丝毫不逊色于湮灭风暴的新危机却找上门来。

  随着肚子咕噜噜的叫起来,王巍与林雀的脸色都是为之一变,长期的饥饿让两人都出现了瞬间的神情恍惚,险些因双腿的瞬间无力而坠入无底的深渊。

  但好在两人都经历过严酷的综合训练,这才没有出现明显的身体摇晃,林雀更是一咬牙,从腰包中有些颤抖的掏出一把颗颗皆不足指甲大的压缩饼干的碎块。

  这还是她一个星期以来,偷偷的一点点攒下来的。

  她看着那一颗颗极其难以吞咽的压碎饼干碎块,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瞳孔甚至有些颤抖、肚子也叫的更响了。

  但她还是死咬牙关,攥紧右手,伸向王巍的唇边并说:“没有你,我活不下去,吃、吃吧。”

  王巍看了一眼林雀有些颤抖的手,又看了一眼勉强挤出笑容的林雀。

  心中暗叹一声,指了指远方那无边风暴中如海市蜃楼的建筑轮廓。

  “省省吧。”

  王巍的话让林雀一愣,眼角很快变的有些湿润,她的视线越过王巍坚实的臂膀,她也看到了,就在“死亡线”的尽头,一座其貌不扬的数十层黑色建筑物。

  因激动而更加颤抖的手、抖动着、将多日来积攒的碎块纷纷扬扬的洒入无边的风暴中。

  多日来积压的负面情绪似乎在这一刻爆发,她甚至失去理智的松开王巍的手,尖叫着向那座建筑物狂奔而去,挥洒泪水的她将所有的念头都抛之脑后。

  看着她奔向黑色建筑的背影,王巍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对准了她孱弱的背脊。

  “闭嘴,用不着你来告诉我、该怎么做才能真正达成目标。”王巍突兀的呢喃低语。

  话音落下,王巍却是放下了手,一边加大预备能量对狩猎手套的能量注入,保持着林雀身上的电芒笼罩,一边紧跟其后的奔向那座黑色的建筑物。

  “她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话却是王巍的心头低语,语气冷漠,坚定。

  “很好,不要有任何多余的情感。”冷月蝶淡漠的声音响在奔跑中的王巍的脑中。

  “面对你描述的世界,你说的的确没错,但我也有我的方式......现在该让她发挥更大的作用。”

  王巍的心头低语落下之时,他已与大门前泣不成声、无动于衷的林雀站在一扇被风暴不断摧残,却总能在瞬间恢复如初的黑色金属大门的前面。

  “破门。”

  “不可能......这是机密补给哨站......不可能的......不如我们......”柳月带着畏惧的看着大门右下角,那只有公司高级雇员能看懂的暗纹。

  “破门!不然就来不及了!想活还是想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