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这个懒道士会附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周家父女

这个懒道士会附魔 土豆追蝴蝶 2073 2019.06.08 09:31

  林阳起初还没有认出这个送酒员是谁,就感觉她似乎有些眼熟。

  “我是江滨中学的学生啊,李家琦的同学,前几天你救过我的。”

  听她这么一讲,林阳有了印象,这不是那天晚上去找李家琦的时候,偷袭过自己的闷棍女么,“哦,想起来了,你是那个给了我一棍子的小妹妹?”

  “我叫周子萱。”

  林阳把满是油腻的手放在一旁的餐巾上擦了擦,伸出手来,“我叫林……”

  周子萱并没有嫌弃,而是伸出了她白暂的左手,握住了林阳。

  因为林阳现在右手不便嘛,左边手用起来好像怪怪的,使得两人握个手看起来也不自然,“林阳嘛,李家琦同学跟我们讲过的。”

  说完,她又扭头看了看在林阳对面小口小口抿着红酒的徐苗苗,“那这位?是你女朋友吧。”

  林阳连忙摇了摇头,“不,她是我乐队里的姐姐。”

  见林阳回复得这么直接,徐苗苗眼中闪过一丝不甘的情绪,却被周子萱无意间瞥到了。

  周子萱又跟林阳聊了两句,就表示自己那边有事,等等再来找他。

  “哟,不错嘛,还泡学生妹哦,咂咂~”徐苗苗在周子萱走后,一脸戏虐地看着林阳。

  “哪有泡,你又开我玩笑。”林阳开始继续解决之前吃完了一大半的牛排。

  徐苗苗用切牛排的刀,假意指着他胸口,“还说没有,没有你装单身干嘛,小心我告诉你魔都的那个女朋友,她吃醋的。”

  林阳无奈,不想接这话茬儿。

  “自己切!”徐苗苗用刀叉挑起了剩下半小块没切开的牛排,整个提到了林阳的牛排盘里。

  看着徐苗苗情绪好像有些儿不对劲,林阳尝试劝了几句,却不起作用,她压根就不理自己,只是喝着红酒,看着一楼舞台上的表演。

  一阵无话,林阳把东西都吃完了,徐苗苗正要买单的时候,服务员却告诉她,这顿已经有人付过了。

  原本二人还以为是酒吧的主管请客的,可那个服务员接着就说道,让林阳跟他去一趟,之前来送酒的女孩子找他有事。

  “去吧,看我干嘛,我怎么敢打扰你的好事呢,反正我就一乐队的姐姐嘛!”徐苗苗有些阴阳怪气地讲着。

  “喂,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呀,我哪是你这样子的口气。”饶是林阳对这方面不太敏感,却也反应到了徐苗苗怕是心里有点不开心。

  冷哼一声,徐苗苗自顾自地下楼了,“不管你,想去就去,老娘不陪着了。”

  “那,那你帮我跟东哥他们解释一下,我等等就回去的。”林阳心里也有点疑惑。

  徐苗苗头都不转过来看林阳,只是用手势示意她知道了。

  服务员带着林阳饶了一段,进入了一个隐蔽而奢华的包厢,周子萱就坐在里面沙发上等他。

  “你朋友呢?怎么没一起过来。”服务生带林阳来到这里,就直接离开了,周子宣问他。

  “我也不知道她突然怎么了?说不想过来。”

  周子萱心里暗道,这货不会是个感情白痴吧。

  “那行吧,正好她来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过来坐啊。”

  林阳就靠过去坐在了沙发上,“等一下,我想问,你怎么在这儿当服务员?你不是还没成年吗,这难道还招童工啊。”

  “额,你思路跳得太快了吧,这把我原本想问你的都打乱了,其实吧,我那……”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周子萱的话,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进到房间里来。

  对于这个人,林阳倒印象深刻,上次见周子宣的那天,女鬼被消灭之后,不是有一堆人过来找林阳他们吗?

  胖中年也在其中,因为其样子比较容易被记住,所以林阳一眼就认出来了。

  “爸!”坐在林阳身边的周子萱叫唤了一声,然后就对林阳说,“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在这吗?那让他跟你讲吧。”

  中年愣了一下,片刻后发出一阵笑声,他走过来,对林阳讲道,“小林道长,鄙人周嘉颂,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子萱她是我女儿,这几天她人不是特别舒服,我就让她在这边玩。”

  林阳轻咳了一下,原来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啊,说来自己早应该想到的,江滨中学作为私立的高端学校,学费可不便宜。

  里面的学生,非富则贵,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就拿周嘉颂的这酒吧来说,至少林阳家和他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怎么说也得是李家那个程度才够资格攀比。

  接下来,周老板就跟林阳表示了一下感谢,还跟他聊了聊什么有的没得,周子萱则在旁边为二人泡茶了。

  从这俩父女口中,林阳得知了那天他们从江滨校门出去后,就被一班黑衣人出示了证件,还拉上车签下了一个不能向普通人透露鬼怪事件的条款。

  因此,周老板的妻子,也就是周子萱的妈妈到现在对周子萱失踪那晚上的过程还是完全不了解的,父女俩也不许她问起。

  林阳心想是这个样的啊,那清贫老道还故弄玄虚,不知所谓。

  又生起一个念头,所以说,李家父子和林爸爸是因为跟自己的关系比较亲近,而被黑衣人们放过,没去签所谓的条款吗?

  事实上,林阳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那些黑衣人是上面专门设立起来的正规组织,为了防止类似女鬼的灵异事件,流传社会,从而影响普通大众的正常生活。

  林阳作为茅山的外门弟子,在他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早已经记录在案了,甚至包括身边的亲朋好友也都被调查过。

  周老板不愧是久经商场的老江湖,明明聊了好长一段时间,林阳却毫无知觉,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还有说有笑。

  直到林阳要走时,他突地想起周嘉颂说周子萱这些天,身体不适,林阳觉得应该是那晚吸入了过多阴气引起的。

  而后他觉得吴建敏在周家人手下做事情,子萱妹子又请了他晚饭,再加上周老板这么热情招呼他。

  虽然有点儿心疼地,可林阳还是把二已去一的,最后那张驱邪符拿了出来,当着父女俩的面,做法,贴在了周子萱身上,并告诉他们,不用太过担心了。

  周老板又一阵感谢,林阳强装大方地说着没事,最后离开了包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