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这个懒道士会附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疑车无据【求推荐票】

这个懒道士会附魔 土豆追蝴蝶 2074 2019.06.10 14:09

  徐苗苗的手机闹铃在六点半的时候,就响了起来,今天早上还有排课,所以提前设置好了闹钟。

  她睁开眼睛,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太对劲,这倒是还在本人的床上,可自己抱着的是个什么鬼。

  在静止了一分钟之后,她默默地咽下了一口唾沫,自己昨天晚上不是在酒吧唱歌麽,然后喝了点酒,再然后就没印象了。

  怎么就……

  不是吧,难道昨天有喝那么多吗?自己不会是把奇怪的人带回家里了吧。

  强忍住酒精带给她的眩晕感,徐苗苗努力地想看看到底床上的另外那个是谁,她有些懊恼怎么会把自己灌醉。

  原本因为父亲和初恋,她对男人的就有比较深的成见,以前出去玩都是逢场作戏、拿来消遣用的,更别说她在认识林阳后,已经不继续过那种生活了。

  咦?林阳?什么情况?

  徐苗苗自知林阳一直都有些特意避开自己,那现在这是什么意思,他这又是什么奇怪的姿势。

  脑子转了几分钟后,她清醒多了,感受到下身似乎还套着裤子,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所以我们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那个陈语琪就这么好么!”徐苗苗很是不甘心,咬着嘴唇,自语道。

  想着叫醒林阳骂他一顿,犹豫后,看了看林阳,又不忍心去做。

  似乎是仰着头太累了,徐苗苗转过来,将身子侧躺,偷瞄着一动不动,盘腿而坐的林阳。

  但姿势的改变,好像让她压住了个什么东西,不太舒服。

  徐苗苗掀开被子,微微立起右臂撑住,用两根指头把那个异物挑了出来。

  配合着形状和包装,徐苗苗有点认出了这是什么,这莫非是……

  下一秒,她嫣然而笑,小阳啊,原来你也不是什么心思都没有嘛。

  徐苗苗这会儿就来了兴趣,拿着手上东西包装袋的尖尖戳了戳林阳的脸颊。

  而林阳一直在投入地运转功法,这是他做事的方式,懒归懒,但始终要做的事情总归要干得漂亮。

  就好像上学那会儿,无论文章、公式,还是单词、算法,他都喜欢一次性到位,理清楚,背仔细,以后才能省事。

  勉强也算作他偷懒的技巧吧,不然,他根本不可能会在学业上有着超越常人的成绩。

  同理,自打体内真气不稳之后,林阳就憋着口气不放,哪怕境界早就巩固住了,他也一时忘记停下。

  感觉脸上毛毛的,林阳确定自身的状态应该没问题啦,吐出一口气,正式收功。

  第一个映入眼帘竟是一小袋白蓝包装的东西,一时间他有些犯糊涂。

  徐苗苗见林阳转醒,满是笑意地坐在他身边,也不说话,就拿着小袋包摇啊摇的。

  林阳还从未有过像这样一对成年男女,躺坐在同张床上的经历呢,自觉尴尬,“早,早啊,小猫姐。”

  “嗯哼~”徐苗苗表情中带着点儿坏笑。

  “那个,那个昨天你喝醉了,晓莉姐她们就,就叫我带你回来啦。”林阳摸了摸鼻尖,非常不习惯这样的画面。

  徐苗苗贴身过来,“我知道呀,然后呢?”

  “啊!”林阳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没,没然后了啊。”

  “是吗?我一直以为你对女朋友还挺专一的,来,你告诉我这个是什么?”徐苗苗把右手摊在林阳面前,那个小袋包展露无遗。

  林阳之前没看清,这一看,这个东西他没用过,但是多少还是有所耳闻的。

  “这,这不是我的啊!”林阳急忙辩解。

  徐苗苗哭笑不得地说,“不是你的,难道是我的啊?昨天我都喝醉了,哪有功夫去给你买这玩意儿。”

  林阳涨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忆了一遍当时的情景,“是晓莉姐啦,我送你回来的时候,她塞的,我也没仔细看,以为是解酒药什么的,就……”

  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到后面林阳紧张得已经语无伦次了。

  “行行行,我信你了,总可以了吧。”虽然徐苗苗这么讲,但林阳从她脸上一点儿都看不出,她哪里是相信自己的样子。

  “哎。”林阳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巴,越解释越麻烦,还是别继续了。

  可看着徐苗苗手中的那个东西,林阳脑子里突兀地产生了一个不太健康的想法,这要是拿强化术给这个来几次强化,那……

  林阳拼命甩了甩头,不行,怎么可以有这种邪恶的念头,还给自己来了三下巴掌,立刻打断了这有些走偏了的思路。

  徐苗苗以为是自己逼得太过分了,连忙制止了他,“不逗你了,晚一点,晓莉姐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我问一下不都知道了吗”

  “嗯嗯。”

  “你给我去倒点水。”

  林阳顺手拿起昨晚上接水的杯子,“喏,给你。”

  徐苗苗嫌弃了他一番,“过夜的水,你也让我喝,弄坏肚子了怎么办!”

  有些委屈的林阳张了张嘴,“我平时就这么喝的。”

  “啊!”林阳的大腿被拧了一下,徐苗苗一脸严肃地说,“会放坏掉的,以后不许喝了,听到没有。”

  揉搓着大腿的林阳一点儿也不想答应,在他看来起床之后,不用跑出去接水,是多么轻松,自己十有八九还是会喝过夜水的,反正都没怎么闹过肚子。

  当然,现在的话,林阳还是乖乖出去给徐苗苗接水了,因为林阳知道她今天的排课,时间还蛮赶的,九点前要是不出门,估计就该来不及了。

  俩人在房子里闹腾了蛮长一段时间,终于赶在八点二十出了门。

  只因徐苗苗非要先送林阳回家,虽然路线倒是没偏离太远,却也不得不多留些时间,以防道上堵车。

  幸运的是,路上她们逢灯就绿,逢堵就疏,没一会儿就到了林阳家小区门口,林阳连连称奇,夸赞今天是好日子。

  提着黑袋子下了车的林阳,跟徐苗苗相互道别,走了几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趁着徐苗苗还未发动车子,他小跑过来,探头对摇下车窗的徐苗苗说了一句。

  “你那个放在床上的粉色棒棒,我帮你收起来放床头柜了,记得。”

  驾驶座上的徐苗苗在一秒之后,即可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东西,羞怒一声,“滚!”

  林阳便赶紧跑开了。

举报

作者感言

土豆追蝴蝶

土豆追蝴蝶

开车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开车,我这么纯粹的作者,是不会跟你们随便乱来的。

2019-06-10 14: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