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这个懒道士会附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悲催的外卖小哥

这个懒道士会附魔 土豆追蝴蝶 2025 2019.05.20 13:37

  林阳下了电梯,看了看手机上外卖小哥发来的短信,就在刚才的通话完,那个电话号码又传了一条信息,上面有个附近的地址,应该就是要林阳去拿外卖的地点。

  远远的,还没接近那儿,就看着不少人,正围了小半圈在看好戏呢。

  林阳左钻右挤的,愣是给他凑到了最前面。

  被人围着的是一个身着外卖服饰,头顶蓝色安全帽的年青人,身旁倒着一辆看上去略有些破旧的电动车。

  与他对峙的那个中年男子,林阳倒是认识,是这商场里有名的老赖皮。

  只不过,林阳的店在三楼和这差得有些儿距离,属于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可听自家店面附近那些商场里的老人讲,这人可是个麻烦的主儿,不仅蛮横不讲理,还属于那种狗皮膏药,被他惦记上了撕都撕不下来。

  林阳看到了被放在一边石阶的送餐盒,旁边还坐着一个男的,似乎在帮外卖小哥看着送餐盒子。

  饥饿难忍的林阳偷偷凑了过去,“嘿,哥们,外卖是到你这来领吗?”

  那人看了林阳一眼,“我也是来拿外卖的,不过刚刚吃完。”

  “那……”

  “你点了什么东西,给我看一下你的订单,自己拿吧,那小哥我看是抽不出空来了。”

  林阳点了点头,掏出手机翻开订单,递给了他,“红烧牛腩套餐,还有瓶可乐。”

  那个男的看完,把手机还林阳,甚至帮忙他找餐盒,林阳心里琢磨这人不错,挺热心的。

  林阳实在饿得有些难受了,弄到午饭后,便直接坐在石阶上,大快朵颐起来。

  先快速地扒了几口,垫住肚子,又抽空灌了自己小半瓶的肥宅水,心里暗道,美滋滋,美滋滋!

  放下可乐瓶,将进食的速度放缓,林阳才跟旁边的这位仁兄聊了起来。

  经过一番了解,林阳大抵知道了一些情况。

  热心小兄弟的名字叫方正,店铺就在对街,他是正好看到刚刚发生的事情,见外卖小哥陷入窘境,所以就过来拿外卖,顺道帮他看着送餐盒子,算做做好事。

  而那个中年大叔真名不可查否,反正旁边一大圈子人都这么叫他,梁树皮。

  脾气又臭又硬,时常动不动就跟周边店家闹矛盾,因惹不起他的好几户,都已经搬走,只为躲开他了。

  再说今天这茬呢,外卖小哥也是有点背,梁树皮家的店铺就在商场侧面的一端,这儿呢,是整个服装商城摄像头,为数不多的死角区域之一。

  也是因为这样,梁树皮以求方便,经常将他的私家车直接停在这过道处,搬货、拿东西啥的,但这过道处原本就窄,旁边又有一个蓝底红线的禁止长时间停车标志,明摆着不是会堵塞其他人通过吗?

  可这厮不知道哪听来的消息,算是走了走这条交规的漏洞吧,因为明文还有这样一条规定的:机动车驾驶人在现场,立即驶离,不予处罚。

  所以,每当他见有交警或者管理人员过来检查,就匆匆跑出店面,移开车子。

  虽然这种行为被管制这几条街的交警们多次口头警告,但这位梁树皮依旧屡教不改。

  而刚才外卖小哥赶时间,将他的电动车停得靠过道了一些,只不过有一小小部分超出应该停放的区域外了。

  结果恰逢梁树皮开车回店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蹭倒了外卖小哥的电瓶车。

  这一倒不要紧,客人的那些外卖也包得很严实,没有撒漏,可外卖小哥的电瓶车却发动不了了。

  自己的工作,接下的那些单子,还全靠这车子吃饭呢,外卖小哥便和梁树皮理论起来了。

  但梁树皮这人打死不认,还嚷嚷着要非得外卖小哥给出证据,证明是自己撞了他的车。

  外卖小哥下午接下去的工作算是没办法继续干下去了,之前接的那几单客人可能还要投诉,气上心头,也不离开,就这么不依不饶扯着跟梁树皮讲理。

  梁树皮压根没怂,似乎原本就不是自己的责任一样,满嘴粗话,说的外卖小哥面红耳赤。

  这时,围观群众中终于有个老大爷看不下去了,出声道:“你这人真的不要脸,人家小伙子的车还能无缘无故倒地吗?”

  “呵。”梁树皮压根不理睬,继续在那嘴巴不干净了。

  外卖小哥争不过他,眼圈泛红,拳头紧握,很是愤怒。

  可这梁树皮长得膀大腰圆,对比起干瘦的外卖小哥,在场所有人都想着万一真的动手了,得上去护着点这小伙。

  “嘶,你简直就是个流氓!”还是之前讲话的那个大爷。

  “老头,我看你年纪大才不和你计较,不然可有你好受的。”梁树皮瞪了老大爷一眼,说着还比划了几下,似乎是要教训某人的感觉。

  老大爷一手摸着胸口,一手指着梁树皮,“你,你……”

  梁树皮轻蔑一笑,“你什么你。”

  他走到自己车子旁,摸了摸车身,“看到没有,我这车上哪有什么擦痕,这要真是我撞的,也总该有痕迹吧,你找出来呀。”

  说罢,环视周边的人,“有谁看到说是我撞的吗?是你?你?还是你?”

  他指指这个,指指那个,却无一人上前。

  周边看热闹的大多都是附近的商家,并不想与之交恶,因为这人,手段太过卑劣,名声十分狼藉。

  因此,即便当时真的看到了,现在也不敢做声。

  居然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替那个年轻人讲话,看到这个情况的老大爷,不由瞪圆眼睛,呼吸也顺带变得急促了起来。

  林阳身旁那个叫方正的热心兄似乎准备要做些什么,却被一把拉住,“别急,我来处理,你去照顾一下那位老人家。”

  “哦。”方正听闻,便过去扶住了那位老大爷,又轻拍他的后背。

  过了好一会儿,老大爷才稳定下来,叹了口气。

  在场所有人的种种表现都落入了林阳眼中,他赶紧地扒完了餐盒,直立起身子,将最后一口肥宅水一饮而尽,并把垃圾收拾收拾,扔进了垃圾桶。

  方正看了一眼林阳,想着他要以什么方式来解决此事。

  林阳拍了拍手,抓了一下脖子,挤过人群向某处径直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