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秋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第五节奇遇花妖

秋栖 飞鱼的记忆 640 2019.06.12 15:29

  那尖叫声像根银针穿过我的耳膜直接扎在我的脑神经上,刺激得我慌忙往旁边开阔些的石头上蹦。我的脚刚落到石头上,又一个粗旷的声音闷声闷气的说:“谁啊?谁的脚?绕痒痒吗?踩得我痒痒的,能有点力量吗?!”

  我吓得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边说边跳去泥巴地上。

  我的乖乖!这浮玉山脚草木成精,没想到连石头也成精了!吓死我了!我拍着胸脯惊魂未定。“我说你们没事做吧?干嘛欺负新来的?”一个女声响起,那声音不粗不细,绵软熨贴,听着特别舒服。我寻声定睛一瞧,原来是朵白色的两生花在说话。

  我在静松书院的书上曾读过关于两生花的记载。两生花,在梵语中叫作“曼珠沙华”,意思是见此花者恶自除去。传说,每当阴历七月,在黄泉路上,忘川之畔,就开满了大片大片的两生花,是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当它开放的时候,大片大片,鲜红如血,倾满大地,看上去就像用血铺成的地毯。有花开时无叶,见叶不见花之说。寓意着痴男怨女一生相爱永不相见。

  眼前这花形状跟书上图片一样,只是颜色不同。更奇怪的是,这里是浮玉山,也不是黄泉啊!一阵微风拂过,两生花在风中摇曳,那向天张开的花瓣随风飘舞,妖娆妩媚。见此情形,脑海中闪过师姐的医书。书上记载,有种花形如两生花,三十年开花,花期一日。此花奇特之处在于,开的花在白天时是素雅的白色,到了晚上就变成闪着淡光的幽蓝色。从开花那天的第一束晨光降临,它开花,过了一天在开花的同一时刻枯萎。此花呈白色时,是一种神奇的药,此时采摘可救重伤之人,到了晚上再摘的话,它就是一种见血封喉的奇毒。此花名为“曼陀罗”。

  我底下身体用最温柔的声音对她们打招呼:“你们好!请问你们是曼陀罗吗?”

  “唷~现在的小姑娘越来越有礼貌了,她在跟我问好呢!”一朵花对另外一朵花说。

  “哈……哈……哈哈……”另外一朵花娇笑回应。

  “姐姐,你说我俩是不是香名远扬?连这小姑娘都知道我们的名字!”

  “小姑娘,你是怎么认出我们的?”被称作姐姐的花喜笑颜开的问。

  “不对,姐姐,这小姑娘身上有仙气。”妹妹花惊觉道。

  “难道~你是~从山顶上~下来的?”俩朵花异口同声同声问道。

  听到她俩这一声,四周成了妖的花花草草都来围观,看看从山顶下来的仙女长啥样。此时我是人形,七八岁小姑娘模样。我尴尬的跟围观的花花草草们打招呼:“你们好!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我说你怎么这么轻呢?原来你是仙女。你好,小姑娘!”刚被我踩着的石闷声闷气的说。那语气好像是跟大家炫耀被我踩着的荣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我很诚恳地道歉。这时候才知道从师姐那学来的礼仪真的很重要。

  “小姑娘,别跟他那么客气。石头本来就是用来踩的,就他这老东西矫情!”姐姐花替我说话,数落石头。

  石头哼哼着说:“你不矫情?你不矫情!刚才谁尖叫着说被踩了的?”

  最先谁尖叫来着?两生花面面相觑。石头的话也提醒了我。

  “是我。”一个声音有气无力的回答。大家寻声望去,一棵几近贴着地面的小草耷拉着脑袋,像是受伤了。

  她受伤了?她的伤是我踩的吗?我踩着她了吗?

  我暗暗的问自己。

  “小妹妹,你怎么了”姐姐花问道。刚刚还闹哄哄的花花草草们一起安静下来,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我贴近地面边问边查看她的情况。

  “我渴~~”小草的声音有气无力但也听得清楚。话音刚落,安静的花花草草们又开启闹哄哄模式。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怎么了?我狐疑的看着双生花。姐妹花俩没理我,俩花正贴一起说悄悄话呢!

  忽然,空气中飘来一阵异香。有花大叫:“不好!有虫来袭!”

  花花草草们立即停止吵闹,集合成团,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香气。姐姐花好心提醒我捂住口鼻。远方黑压压飘来一朵乌云,那乌云飘的速度极快,伴随乌云的还有嗡嗡嗡的响声。

  那是什么?

  乌云遮天蔽日,四下暗如黑夜,嗡嗡声越来越响。我惊呀的发现,那飘过来的不是云,是有翅膀的虫子。那嗡嗡声是翅膀煽动所发出的声音。我第一次见此多的虫子,不由全身发麻,倒退几步,双手合于胸前,准备念诀出击。

  嗡嗡声越来越响,震耳欲聋。翅膀所带动的狂风吹得我面颊变形,发髻散乱,牛角梳掉落地上。我蹲下身子去捡牛角梳,然脚底站立不稳,几欲被吹起。就连那块会说话的石头也快被风拔出来。我默念御风诀,迅速在我面前竖起一道结界。把我和双生花、石头,还有那只不知名的小草都围在一个透明的结界里面。再看其他花草。他们紧紧抱在一起,从头顶上空升起一团团白色的烟雾。烟雾缭绕,慢慢笼罩着“乌云”。烟雾越来越浓,虫子的翅膀所产生的风吹不散浓郁的烟雾。

  “那雾是什么?”我下意识的喃喃自语。

  “那是花草香气。”双生花盯视着空中,姐姐花答复道。

  “香气?”听闻答案我更觉惊奇,视线仍然盯着在那烟雾。

  “快看快看!虫子中毒了!”妹妹花惊叫道。烟雾中隐约看见空中的飞虫在往下掉,先是几只,接着是几十只,再后来就是一片一片下落,跟下雨似。不过这“雨水”是虫子!“乌云”最上端的虫子空中掉头往回撤。这是要逃跑!

  “不能让它们跑了!”我情不自禁地高呼着。

  就在此时,天际亮光处惊现大鸟。不,是鸟群!

  他们结队而来,速度极快,在虫子云里横冲直撞。空中一片混乱,看不清哪是虫,哪是鸟。也就是片刻功夫,天空开始放晴。“乌云”散去,阳光明媚依旧。眼前的一切发生太快,我的大脑来不及反应,直愣愣盯着天空。当最后一只鸟在天际消失不见的时候,空中、地面不见一只虫子。石头长嘘一口气:“唉~~结束了!”

  “谢谢你,小姑娘!”双生花开口道谢把我唤醒。我一挥衣袖,收回结界,捡起地上的牛角梳。“有谁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如梦未醒,惊魂未定。

  “我来说,我来说!”姐姐花抢着说。她清了清嗓子“是这样子的,我们花草族和虫族世代有仇。他们总是想吃掉我们。可我们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我们用香味报警。不同的香味表示侵犯的虫类不同。”妹妹花抢过话来。“这花香不局限于报警,还释放出一种毒素。这毒素刺激神经中枢,让虫族宵小失控。”

  “那鸟是怎么回事?”我有惑未解,一追到底。

  “跟虫族正好相反,花草族跟鸟族世代交好。还是那花香,花香不但是报警信号,还是向鸟族求救信号。花香传千里,鸟族闻香就会赶来救援。”姐姐花说。

  “你们怎么了?”眼前景象吓到我了。刚才还勇敢的花花草草们现在全部打蔫,像是被抽干水份,集体趴着,随时要枯萎凋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