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韶华如花花落如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木棉(十八)

韶华如花花落如华 清澹无为 3243 2020.07.01 10:00

  “魔尊。”妫瑶泠与狐一兮来到震愆殿。同在殿中的还有杨昭与顾谚。

  “想必国师自是识得这二位。”蘙嶷说道“本尊本是不愿管那些闲事,只是那相繇竟是敢在本尊入红尘之时乱我劫数,扰我归路,实在可恶。”语上一顿,又说道“本尊姑且答应助尔等一臂之力。”

  “那便谢过魔尊。”妫瑶泠拱手说道。掩在面具下的妫瑶泠微微一笑,魔尊倒是给了她妫瑶泠不少台面,毕竟在她来这之前,魔界与灵界水火不容。

  妫瑶泠又是看向杨昭与顾谚,问道“不知二位可打探到关于那相繇的消息?”

  “据在下所知,相繇并不在魔界内。”顾谚说道。

  杨昭亦是随声点头说道“嗯。自上次与国师相见后我与顾谚便将这杳渺玄渊城内外仔细勘察一遍,除了与灵界相交之处有异动外,他处并无异象……”

  “你二人说的可是荼棘崖?”狐一兮问道。

  “荼棘崖是其一。”顾谚说道“说来亦是奇怪,先前那荼棘崖附近常有兽类腐尸,可近日却不见了……”

  狐一兮轻轻一笑,说道“那处本公子与国师来时路上已顺道解决。”

  杨昭与顾谚面面相觑,眼中微惊,那荼棘崖下不知是何物作怪,他二人寻了好久竟是不见那物踪迹……不愧是国师与狐公子……

  狐一兮见这二人眼中疑色,便是说道“是些疯兽。荼棘崖附近有我妖界修行的妖儿,有它们带路自然好找些。只是这些疯兽尚不知为何而疯。”

  “原来如此。”顾谚点着头小声说道“难怪我与昭儿前去之时,总觉那处有些古怪,想来应是妖界的妖障所致?”

  “正是如此。”狐一兮说道。

  “?”妫瑶泠步摇一晃抬着头不解的看着狐一兮,她也去了,为何她能找到那处?她去之时可不曾有妖儿带路……

  狐一兮看出这小鬼眼中疑惑,微微一笑只是悄悄地抚了一下妫瑶泠长发却是未说道,而后又看向杨昭与顾谚问道“适才你二人说那荼棘崖只是其一,那便是还有别处?”

  “的确。”杨昭说道“还有一处,便是薮幽湖。”

  “薮幽湖?”妫瑶泠说道“可是那会水枯的蒐幽湖?”

  “正是”杨昭道。

  “那处啊……”蘙嶷悠悠的站起身,说道“曾经魔灵两族本在一块土地之上。天魔大战之后,我魔族当时的尊者古中一气之下,劈开了土地,命名荼棘崖,作为界。这一劈,亦是断了那薮幽湖,一湖两瓣……魔灵两族自此互不相关。”

  蘙嶷轻蔑一笑说道“想来尔等对魔灵两界不甚了解,说起来我魔族也算是灵界的先祖。”这话一出,倒是惊了殿中人。

  “可是据在下所知,灵族不是起源与神?”妫瑶泠问道。这些她在书中亦是读到过……

  蘙嶷轻声一笑又是说道“是神魔相恋结下的孽……你说是神还是魔?”说罢蘙嶷又是笑着说道“国师不必在意此事,想来尔等所看的上古之书皆出自天神两界,他们说什么便是什么吧。这世间本就真真假假难分真伪,真相重要吗?信哪个便是哪个罢了。”

  “……”这蘙嶷果然还是这个态度,妫瑶泠想道,在人界是,在魔界亦是。

  “薮幽湖被一分为二后,我魔族自是不愿沾染来自灵界任何东西,便将魔族内的那半薮幽湖水抽干。就连百里之内的树木花草亦是连根拔起。”蘙嶷说道“至于灵界内的薮幽湖,逐渐干涸倒也不足为怪,毕竟那薮幽湖的水源亦是来自我魔界之中。”似是想到一事,便又说道“倒也无妨,等下了雨,又或是等藏匿在地下的水溢出,灵界那边自然会储上些水……”

  杨昭眉上一皱,说道“许是满水之时不曾发觉……可,枯水之时,那处亦是无法靠近……那湖中心不知有何物,但凡靠近,便会被沼地迅速吞没并腐蚀。”

  狐一兮想到一事,便说道“传闻相繇乃是九首蛇身,其所歍所泥,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莫非那处便是相繇藏身之地?”

  “去看看。”妫瑶泠说道。

  “好。”狐一兮笑着说道。

  “既然是灵界的地界,本尊不便去。”蘙嶷说罢又是语上一顿看着妫瑶泠问道“你,还回来吗?”

  “……”妫瑶泠微垂着头,片刻说道“嗯,此次前去只是查探,不会打草惊蛇,倘若的确与相繇有关……”妫瑶泠身子微弯拱手说道“届时还望魔尊出手相助。”

  蘙嶷嘴角微弯便又迅速收起“嗯”的一声后便唤来魔侍“秽鹤。”

  “魔尊。”秽鹤从震愆殿上的房梁跃下,单膝跪在蘙嶷面前说道。

  “你去吧。”蘙嶷轻声说道。

  “是。”说罢秽鹤便起身向妫瑶泠走来……本不需这秽鹤同行,只是就算妫瑶泠拒绝这魔尊好意,想必她魔尊蘙嶷亦会让这秽鹤暗中跟随……又想,既然都将这秽鹤唤了出来,亦是不想对妫瑶泠有所隐瞒之意,跟着便跟着吧。

  倒是身边的狐一兮一直眉头微皱。

  狐一兮自然认得这魔侍,昨日在宴席上就是他缠坐在这小鬼身侧,这小鬼还夸他身手了得……虽是心中不满,狐一兮倒也没多说。毕竟已经与这小鬼说好,回去便举行婚典,此时自然是尽快解决那些麻烦才是耽误之际。

  “二位可会传送术法?”妫瑶泠问道。

  “会。”杨昭说道“只是……我与顾谚都只能带一位……”

  “无妨,你二人带上秽鹤便是。”妫瑶泠笑着说道“我与狐公子随后就到。”

  见那三人在殿外开阵消失与殿前蘙嶷轻轻一笑说道“这可是比那些用飞的快些……”

  妫瑶泠笑着说道“的确快些,只是此术过于耗费灵力,遂,情急才会使用。”

  “看来国师也会?“蘙嶷眉上一挑,问道。

  “略懂。”妫瑶泠说道。话虽如此,可当妫瑶泠打开阵法之时,还是微微惊了蘙嶷……方才那两位扶魂师杨昭与顾谚常驻魔界,蘙嶷对这二人自然熟悉,这二人已是蘙嶷所见的扶魂师中灵力颇高者,竟是没想到这妫瑶泠的术法竟是比那二人更胜一筹!虽这妫瑶泠是个扶魂师,却没想到在扶魂司中竟还是佼佼者……只是,这般厉害的人物,怎会被天界所缉?又是为何去了灵界?蘙嶷望着妫瑶泠消失的地方,心中满是疑惑……

  自蘙嶷回到魔界后,便是回想起在人界姚府中被妫瑶泠抹去的那段记忆,这才知晓原来自己多方打听的“玄门”中人妫瑶泠,竟是个扶魂师……

  再看截获的天界密报所缉之人的画像,更是心上一惊,竟是她妫瑶泠?只是为何缉她却是不知。既然是要缉之人,又为何只是密报?而非六界通缉令?究竟她妫瑶泠身上所犯何罪?天界,莫不是要秘杀她?想不通……那就罢了……早晚会知道。

  妫瑶泠与狐一兮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薮幽湖附近一处较为隐蔽之地……为不被杨昭与顾谚二人发觉妫瑶泠亦会这扶魂司的传送术法,妫瑶泠在用这阵法的同时亦是开启了护盾,避免因灵力过大而使这林中狂风四溢……

  只是方才一落脚,一股恶臭便扑鼻而来。

  妫瑶泠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虽有白雪覆盖却难掩腥臭而又松软湿滑的恶土,再看脚下似是微微有些下陷的迹象,便赶忙提起裙角……

  “国师。”狐一兮看着妫瑶泠无奈地问道“你……这次可是又传到湖里了?”

  妫瑶泠一听这话便是想起她第一次用这阵法带人,带的也是他狐一兮,那次好像亦是传到了河里,好在那次河中无水又是干涸之地……这次,似是少了些运气……

  “本国师……本国师未曾来过此处,只是看过此处图画……”妫瑶泠说道。

  狐一兮见眼下的小鬼这般窘态不由得弯起了嘴角,轻轻搂上这小鬼的纤腰,灵气所化的绳索套在最近的一棵树干上,狐一兮手上一用劲,他二人便是荡了过去……

  待脚下稳妥,狐一兮便蹲下身用术法轻柔的抹去沾染在这小鬼鞋边裙边的泥土。

  妫瑶泠看着一尘不染的狐一兮,心上一动,这样的绝世美男子,翩翩公子哥怎的竟能这般完美无瑕?自己又是何德何能遇上了?他,真的属于她妫瑶泠麽?怎的像做梦一般?妫瑶泠悄悄掐了一下自己的肉,疼……

  “国师!狐公子!”顾谚与杨昭、秽鹤三人跨过脚下没膝的雪,姗姗而来……

  “嗯。”妫瑶泠轻声应道,又道“顾师,杨师你二人所说异象之地在何处?”杨昭看了一眼四周,又是说道“从这处到湖心约有百丈远,只是这四周皆是恶土,若想到那湖心,还需另谋计策……”

  妫瑶泠微微一皱眉,方才所站之处的确皆是恶土,若非这狐狸反应得快,再站久些怕是要没身了……此时又无水自然无法乘舟而行……

  想罢,妫瑶泠手中画出一道符咒,只见金色的符咒化为一道道灵丝,扎入那薮幽湖的恶土中,竟是探得这恶土竟有十几丈的厚度……半晌,又说道“恶土太厚,步行或没。”

  “无妨。”狐一兮微微一笑,拉着妫瑶泠便向那湖中走去。

  “狐公子!”顾谚方才想伸手去拦下狐一兮,却又眼中一惊。

  只见狐一兮跨入恶土,却步步生冰,生生在那恶土上走出一道冽冰所筑的路。

  “……”妫瑶泠不免有些汗颜,为何方才自己竟是没想到?定是因这狐狸迷了心智,竟连这脑袋亦是变得不好使来……连这种雕虫小技竟也未能想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