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帖子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98 2019.05.13 21:03

  月朗星稀,万籁俱寂。月光如一层白纱笼罩着地面,给万物铺上一层晶莹的白霜。

  苏襄坐在梳妆镜台前,手握着瓷白色的大肚子细颈瓶,乳白色的液体缓缓从瓶口流淌到少女的指尖,然后被少女轻轻地按在左脸紫红色的地方。

  按照上辈子治愈的时间,她只要连着涂抹十天,脸上的颜色就能褪去,恢复正常的肤色。

  苏襄抬眸看了看窗外皎洁的玉盘,她没有让丫鬟守夜的习惯,这个时候,菱儿和阿碧都已经睡下了,少女躺在床上盯着上方的银顶账钩,渐渐进入了梦乡。

  翌日一早,阿生便等在了门外。

  苏襄知道苏芮的事应该有眉目了,因着少女的闺房不便男子进入,苏襄在院中亭子里见了阿生。

  听着阿生详述着这几日的发现,少女黛眉轻轻蹙了起来。

  苏芮竟然与邢颂的亲弟邢风有了私通。

  那前世她嫁给邢颂当晚,邢颂暴毙而亡与苏芮有没有关系。

  少女用手指轻扣着圆桌的大理石面,石面上还残留着一层薄薄的露珠,传入指尖感觉微凉。

  “他们约了今晚亥时在镜台湖见面。”

  见少女抿唇不语,阿生又重复一遍说道。

  怎么又是镜台湖?

  “备好马车。”苏襄淡淡说道。

  阿生抱拳表示应答后便退了下去。

  晨风吹来,送来阵阵醉人的花香,偶尔有几颗晶莹透亮的露珠顺着叶子滑下来。跨入五月,天气渐渐热了起来。

  啊碧兴冲冲地迈着小碎步走过来,脸上挂着清甜的笑。

  “姑娘你看,这是大姑娘让人捎来的帖子。”阿碧从怀里抽出一张朱面描金的帖子。

  菱儿向来活泼灵动,啊碧则一向沉着稳当。小丫头此时开心的表现是因为知道自家姑娘与大姑娘感情深厚,所以收到大姑娘的帖子都忍不住替主子开心起来。

  但是苏襄看完帖子后的脸色渐渐变得煞白。

  这原本是一个报喜的帖子,贴上内容说大姐有喜了。

  短短的几行字却流露出大姐难掩的喜悦,她是期待这个孩子的。只是她不知道,这个孩子会让她送了命。不,应该说,这个孩子,是想让她送命的人的一个楔子。

  帖子上说大姐有孕已有三个月有余了,苏襄并不奇怪,因为时下百姓认为孩子天生小气,孕前三个月若是广而告之,怕孩子会赌气而离开,造成滑胎。虽然说法玄乎,但是从医理上的道理苏襄是明白的,前三个月胎儿不稳定,流产滑胎确实时有发生。

  如今已经迈入五月了,俗语说十月怀胎,若真要细算的话,其实只有9个月多一点,那么留给苏襄的时间就不多了,她必须在大姐生产前就查明前世大姐难产之事是否有别因。就算什么都查不到,她也一定要提醒大姐应有的孕理知识。

  虽然怀孕她没有经验,但是前世从老妪那里接触到的也不少,前世的老妪神医本来是不帮人接生的,但是却破例给两位北齐的王妃接过生,她当时给老妪打过下手。也是因为那次,北齐王子第一次见到她,才有了后来嫁给北齐王子一事。

  苏襄对北齐王子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情意,当时的北齐王妃并不是北齐王子的原配发妻,而是他的继室,他的原配发妻在诞下第一胎女儿的时候就难产死了。北齐王子对发妻一往情深,极度悲伤之下大病了一场,后来虽然痊愈了,但是却得了难言的不举之疾。

  北齐王子对苏襄表明心迹的时候,也坦言了自己的隐疾,不会与她有夫妻之实。

  当时苏襄确实有犹豫过,后来想想,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北齐王子希望娶她来缓解妻思,而她借北齐王子侧妃之名则可以名正言顺地留在北齐。当时的北齐与大梁关系十分紧张,战争如箭在弦,一触即发,她不能对外言明自己是大汉子民的身份。

  她借这个身份留在北齐的理由是真实的,她长相与已逝的北齐王妃极度相似也是事实,只是后来她才知道,北齐王子心悦的并不是逝故发妻的影子,而是苏襄。

  觉察少女双眸里的水光,阿碧小心翼翼问道:“姑娘?”

  大姑娘的帖子里说了什么,姑娘竟然看哭了?不应该啊,一般朱面帖子都是报喜的,亏她刚刚还猜测是不是大姑娘有喜了呢。

  “这个帖子是否还有另外一份送去了南苑?”

  小丫鬟乖巧地点了头。

  按照大姐处事周全的性子,喜帖自然应该是送到南苑去的。只是她又太希望能第一个告知妹妹,所以就拟了两封一样的朱贴,一封给祖母,另一封给了她。

  “这两天帮我置备一些红色的棉布匹。”想到自己那见不得人的女红,苏襄又改口道:“罢了,还是改日直接去成品衣铺去挑吧。”

  苏襄闷头不出门的那几年,确实自学大成了很多东西,但是却不包括女工。用菱儿的话讲就是,她连锁个边,都自带风格。

  抬眉迎上阿碧不解的眼神,少女解释道:“大姐有喜了。”

  小丫头听了就更不解了,大姑娘有喜了,为何姑娘看帖子的神情跟看丧帖似的。

  “高兴的。”

  一眼看穿丫鬟心思的苏襄漫不经心地说着。

  棉帘一挑,菱儿进来又递给了苏襄另外一张素面描金的帖子。

  “姑娘,程大姑娘派人送帖子来了。”

  看来今天可是个好日子。

  菱儿口中的程大姑娘,是程护军参领的嫡女,也是苏襄唯一的手帕交。

  上一辈子苏襄的朋友并不多,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没有朋友。8岁那年苏襄在街上被人耻笑,说她是丑八怪,阴阳脸,是程昔昔替她解了围。

  自那以后,程昔昔就常常来伯府做客。昔昔性子跳脱,薛老夫人也乐得孙女与她多亲近。

  苏襄看着素面帖子上熟悉的字迹,弯了弯唇。

  走到桌案旁边,提笔写了一个回帖,递给菱儿送了出去。

  “让厨房做一些千层酥吧。”

  “嗳。”阿碧抬脚去了厨房。

  千层酥是程大姑娘最爱吃的点心,每次来姑娘都让厨房准备。做千层酥的婆子算得是伯府的老家丁,只有她做的千层酥才是顶好的。上次婆子说要告老还乡,姑娘还特意加了她工钱,让她多留一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