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邢府的礼物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59 2019.04.24 10:36

  王夫人和李夫人感受到了这种不友善的气氛,刚想张口请辞,棉帘一晃,一个丫头快步走进来,禀告道:“老夫人,邢府张管事过来了。”

  薛老夫人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请他进来。”

  王夫人和李夫人瞬间又站好了身子,默默往后退了退,好降低存在感,也好方便观看热闹。看吧看吧,邢府就只派了个管事过来,可见对这门亲事是极不上心的。不过,那也怪不得邢府呀,邢府那样的人家,凭着泰荣候以前的战绩,邢世子娶个公主都不为过,现在却被指婚一个伯府的丑丫头,啧啧,想想还真替邢府抱不平呢。

  这么想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头已经捧着一个小匣子站在大厅中央。

  “老奴奉泰荣候与邢世子之名,给苏五姑娘送上生辰贺礼,请五姑娘启纳。”

  老管事颤巍巍地捧着匣子,犹如风中抖动的枝叶。薛老夫人点头示意丫鬟接了过来,心中却忐忑不已,到底是打开呢,还是不打开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不开吧,好像有点心虚,开吧,是个贵重有心思的还好,尚且能堵住悠悠众口,但万一,要是个轻飘飘的无用玩意,不就更坐实了邢府不重视五丫头的说法。

  薛老夫人天人交战了足足一刻钟,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对心腹大丫鬟红珠重重点头,红珠顷刻会意,把匣子就到老夫人面前,缓缓打开了,入目是一支形单只影的短小毛笔。

  毛笔。

  毛——

  笔——

  竟然是一支毛笔,邢世子的脑子莫不是被门夹了,会想到送一支毛笔给一位未出阁的姑娘。不,这其中一定还有玄机,薛老夫人拿起毛笔细细端详着,这毛,可能是上等狼毫吧。

  用手轻轻一捋,竟然掉毛了!

  老管事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世子本就没说要给苏姑娘准备什么礼物,是侯爷吩咐世子要送礼,世子才把他叫过去,让他准备贺礼。准备贺礼本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世子也没说要送什么啊,还要他自己想,他挠光了头发才想到送支毛笔,这莫不是要被嫌弃了吧。哎,他也是没有办法,世子连银子都没给,这支毛笔还是花了他半个月的私钱买的呢,足足花了10文钱。居然还被嫌弃上了。

  “咳咳咳。”薛老夫人轻轻咳嗽了两下,缓解尴尬的气氛。

  “老管事请转告邢世子,多谢他的礼物了。”

  说完,薛老夫人捧起瓷杯抿了一口茶,老管事立马会意,深深作了一揖后立马落荒而逃。

  站在身后的王夫人和李夫人,顶着忍笑而扭曲的面庞也纷纷告辞。

  一般看见主人家喝茶,那就是送客的意思了,她们当然没有理由再呆下去,不过也没必要了啊,都知道邢世子对五姑娘的态度,还目睹了五姑娘的真容,这出去已经是莫大的茶余饭后谈资了。她们还要赶着告诉隔壁胡同的张夫人呢。张夫人早上本来也想一起过来的,可是掰算了半天也没跟苏府扯上关系,就只得在自家门口等着了。这会不知有多着急。

  客人走后,薛老夫人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嘴里冷哼了一声,转头看着孙女,脸色稍微又柔和了些:“五丫头,你。”

  话到了嘴边,老夫人还是咽了下去,她还能问什么,问孙女对这门亲事到底怎么想?可要是孙女不愿意嫁的话,以五丫头的容貌,怕是找不到更好的人家了,不,找不找得到人家都是个问题,到时候留在府里作老姑娘,恐怕一辈子也免不了受别人的指指点点。邢府怎么说在京城也是门高第,且是皇上指婚,再怎么样也不敢亏待五丫头,孙女年纪轻轻嫁过去就是世子夫人,这是很多同龄姑娘都艳羡的亲事。可就那邢世子的态度,五丫头嫁过去恐怕也是活守寡吧。老夫人默默又拿起了茶杯,罢了,还是问问五丫头什么心思吧。

  这时候,一位挽着堕马髻,穿着紫红色提花褙子中年女子走了进来,这是府上二老爷苏同礼的正室夫人,魏氏。

  魏氏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主人家笑容,多年的持家经验养成了一副精明凌厉的性格,三两步便走到了大厅中央。

  “老夫人,花厅的客人已经离去,这些都是给五姑娘的贺礼。”

  瞥见苏襄一副淡然的表情,魏氏脸上微僵了一下。饶是与这小丫头同府生活了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此刻这么清楚地看见她的脸,小时候倒是看见过几回,那时候丫头还小,而且尚未张开,此时看来,似乎脸上的颜色比小时候看起来的还要深上许多。这么发展下去,不会慢慢要变成黑色吧,嘶,那就忒吓人了,还是赶紧嫁出去好了。

  “劳烦二婶了。”苏襄点头道。

  “哪里的话,我一会就命人给五姑娘送去东厢院。”

  “祖母,孙女还想去小佛堂给母亲请安。”

  薛老夫人听见,又是一阵心疼。因为生的女儿相貌不佳,大媳妇谢氏月子里便落下了眼疾,随着孙女越长大,外面的闲言碎语就越多,谢氏抑郁成疾,一病不起,后面身子慢慢恢复了,却越发不愿出门见人了,前几年,更是索性住到了府里的小佛堂,每日青灯古佛,不理外事。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家务事便渐渐交给了二媳妇魏氏。

  薛老夫人年迈的手覆上姑娘柔嫩手背,眼里尽是慈爱:“去吧。”

  不等苏襄出门,苏植一个利落起身:“五妹,我与你一起。”

  那邢世子也忒欺负人了,送的毛笔是什么玩意,还掉了祖母一手的毛,一个未来夫婿送的礼,还及不上他这个哥哥的用心,可见是个靠不住的。罢了,一会问问妹妹好了,如果妹妹不想嫁,那他就养她一辈子。

  出了南苑的门,阳光如碎金一般洒在两人的头发上,初春的风,卷走室内的沉闷,让人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苏植从宽大的衣袖里抽出一个长型的小黑木匣子:“五妹,这是三哥给你准备的生辰礼,你看看是否喜欢。”男子睁着一双澄澈的凤目,眼里满是期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