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手帕交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02 2019.05.15 18:55

  “我去找他说清楚。”

  庄庆侯气得直吹胡子,想要夺门而出。却被另一道身影抢在了前头。

  吴泽拳头握得咯咯直响,气鼓鼓地跑了出去。

  年轻男儿似是发狂又似是发泄般地往前跑着,穿过熙攘往来的胡同,又穿过宽阔平整的官道,一直跑到郊外的树林里,才气喘吁吁地停在了一颗手抱大小的树干面前。

  男子胸前剧烈地起伏着,抡起拳头一拳打在笔直古老的树干上。吴泽不是正经的武将出身,但是多年来却一直保持着练武的习惯,力气自然不小,这么一拳打下去,立刻从头顶簌簌落下一场落叶来。

  到底是为什么,大哥处处压他一头也就算了,连他看中的女子都宁愿嫁于大哥为妻,公然拒绝他的定亲。而他偏偏身无半点功名,连争的资格都没有。

  血气上涌,男子喉咙里尝到丝丝苦涩的血腥味,又压了下去。

  这么想着,吴泽又连着打了几拳树干,直到双手的表皮磨破,渗出血丝来。

  他无力地抱着头挨着树干瘫坐下来。双眼直直地盯着地上铺得松软的叶子。

  忽然一抹葱绿色的裙摆从眼前略过,惊讶之下吴泽腾地站了起来。

  四目对视间,他看到对面如黑葡萄般的眼珠里流露出的失措惊恐,如同见到妖怪一般。

  花容失色的慌乱也掩饰不了女子摄人心魂的羞花之色,黑压压的青丝拢在耳后,露出光洁的脸庞,如清晨的露珠滚过的芙蓉花。偏偏此等倾城之色丝毫不带半点魅惑之意,反而混着一种独特的俏皮灵动。如同花间迷路的精灵一般。

  女子低呼一声,提着裙摆,飞快地跑向了不远处的青唯色马车上。

  一片嫩绿的叶子悠然飘下,在空中打了个转,飘落在男子厚实的肩膀上。

  等马车走远了,吴泽才如梦初醒,鬼使神差地跟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姑娘,你……没被看见吧。”身穿杏黄色比甲的丫头支吾问道。

  马车行至镜台湖附近的时候,姑娘就突然说她要上茅厕,可是附近哪里会有茅厕,车夫绞尽脑汁下想到了这里有一处小树林,便改道绕到此处来了。

  “快帮我把头发挽好。”小丫头青杏这才注意到主子散落如瀑的发丝,抬手熟练地编梳起来。

  程昔昔长舒了一口气,黛眉又轻蹙起来,早不闹肚子晚不闹肚子,偏偏在路上,肚子就涛涛翻滚起来。本来看着这小树林寂静无人,便选了一棵合手环抱般粗的大树,蹲在后面解决,谁知刚解决到一半,头顶就纷纷扬扬地下起叶子雨来,原来有个疯子闲来无事跑来小树林里打拳。她憋了半天才等到那疯子歇了手,便急忙提着裙子跑了出来,匆忙间头上绑发髻的彩带都被粗糙的树皮给勾散了,还是让那疯子给瞧见了,那疯子……该不会以为她是妖怪吧。嗯,他看她的眼神,是有几分像在看妖怪的味道。

  还好是个不认识的,以后也不会遇到。

  完成了一番分析后,程昔昔这才掀开马车的布帘,往外探了探头。马上就要到阿襄府上了。若是被阿襄知道,定然要笑话她了。

  “刚刚的事,决不能对苏姑娘提起。”程昔昔对着丫鬟瞪了瞪杏眼。

  小巧马车在桑葚胡同停了下来,吴泽也在不远处的树后停了下来。目送着精灵走进苏府大门,吴泽抬眉在心里默念了一遍牌匾上的朱漆大字,又站了一会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东厢院门前,苏襄站在庑廊下,远远看见阿碧领着一个葱绿色衫的身影往这边走来,走近了才确认是好友昔昔无疑,身后还跟着昔昔的贴身丫鬟青杏。

  一般按照礼仪上,有客人来访,主人家应当出府门相迎,但是若对方是十分熟稔的人,那出房门迎接便已足够了。

  看到好友站在不远处相迎的身影,程昔昔迫不及待地加快了脚步。

  “阿襄。”昔昔上前一步握着苏襄的手,把她往里室拉。

  苏襄无奈地笑笑,她的好友向来就是跳脱的性子,不卑不亢之余,还有反客为主的能力。有着让人一见倾心的花容月貌,还有能说会道的伶俐口舌,到哪都讨长辈喜欢。

  以往每次昔昔过来,祖母都必定会留昔昔用完午饭才走,听见好友与祖母间的言笑晏晏,一度让她有种昔昔才是祖母孙女的错觉。

  “千层酥!”程昔昔眼睛一亮,拿起一块点心一屁股坐了下来。

  苏襄对阿碧点头示意奉茶。

  “慢点吃,今日厨房备了很多。”苏襄也说不清,她这个好友就是有种莫名让人心情愉悦的能力。

  “阿襄,千层酥还是你府上厨房的婆子做得好吃,我让我们那厨娘也做过几次,但就是做不成这种松脆的滋味来。”说完程昔昔又送了一块糕点入口。“要不你就让你府上的婆子教教我们那笨拙的厨娘呗。”

  苏襄抿嘴笑笑:“那可不成,这样你以后都没有动力来看我了。”

  “不会呀,我来你这又不是为了吃的。”程昔昔拿起手边的茶,轻缀了一口。

  总觉得阿襄今日与往常有些不同,居然还会拿她打趣了,而且,她才进门这么一会,阿襄就说了超过两句话了。以往她说十句话,好友才回一句,不是掩嘴一笑,就是轻轻颔首罢了。

  “阿襄,我觉得你今日格外好看了。”程昔昔难得一本正经说道。

  苏襄不由自主抬手抚了抚脸,那个药汁她才涂了一天,昔昔不可能这就看出变化来。便瞬间明白好友的意指。

  “还不是老样子。”

  程昔昔摇了摇头,阿襄果然不一样了,以往她有一次看见阿襄第一次穿了鲜色的裙子,她也夸过她变好看了,那时好友也是说出了“还不是老样子”这句话,但是语气和表情里满满的是自怨自艾。一样的回答,这次她却看不到以往那种躲藏的羞涩。

  “不,相由心生!”程昔昔心直口快道。

  苏襄扑哧一声笑:“这么说以前我还心怀歹毒了?”

  “不不不,阿襄以前心善,现在就更比在世菩萨心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