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貌若潘安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52 2019.05.13 14:11

  “什么兄妹?你以为我看的是谁?”沈荞回忆了一下,那位姑娘喊那位公子做三哥,而喊另外一位身着竹青色长袍的男子做表哥,红袖说的到底是谁。

  “难道不是那位身穿淡蓝色长衫,才高八斗,貌若潘安的公子?”

  沈荞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的小丫鬟,平时大字都不认识一个,见到了俊彦哥儿,竟然都出口成章了。

  “才高八斗,貌若潘安都没错,只是不是你说的那位公子。”沈荞轻叹着。

  “可是今晚才情尽显的明明是那位哥儿呢。”

  连她都看出来了,在场的小娘子虽然眼睛都钉在两位公子身上,可是数数还是淡蓝色长衫的那位要多一点啊。

  沈荞轻轻摇了摇头,却没有继续接话。

  虽然今天风采尽显的是那位姑娘口中的三哥,但是她看得出来,穿竹叶青色长袍的那位公子的才情绝不在他之下,所有的比试答案他都了然于胸,只是……只是碍于另外一位男子是当众受辱的姑娘的亲长兄,所以这出气的机会自然是留给更合适的人罢了。

  能有这般处处顾虑他人感受,适时谦让藏拙的人,心胸定然是个开阔的。如此一来,便更难得了。

  而那位姑娘……才思不在男子之下,虽长相怪异,却能大方不加遮掩,收人挤兑,还能做出不卑不亢的回应,仿佛任何言语上的攻击,都不能伤她分毫。这样心思灵动的女子实属奇女子,刚刚她的三哥在水上写了一个苏字,难道她是苏府的姑娘,可是,在京中贵人圈子里,似乎没有姓苏的。

  回到尚书府的沈荞,思绪飘飞,下马车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裙裾,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还好红袖眼疾手快扶住了。

  这一幕被想要出院子门口等女儿回来的礼部尚书夫人吴氏看见了,吴氏快步上前,拉着沈荞,嘴里嗔道:“你个孩子,怎么神不守舍的,当心脚下。”

  礼部尚书只有一位正室,便是吴氏,而二人膝下就只有沈荞一个女儿,是以从小到大都看得比眼珠子还重。

  好在礼部尚书虽然宠溺,但是向来对女儿要求严格,沈荞才没有养成骄纵性子。

  见母亲神色紧张,沈荞柔柔一笑:“一时想事情想过了,没注意到。”

  “想什么呢?有什么想不通的说出来,母亲和你一起想想。”吴氏轻挽着女儿的手往里院走。

  女儿想什么能想得如此出神,该不会是有了心上人了吧。

  沈荞犹豫片刻问道:“母亲认不认识苏府?”

  “什么苏府?”吴氏迅速在记忆里搜索起来,女儿说的那个苏府不是她听说的那个苏府吧。

  “就是府上有一个姑娘脸上颜色异于常人的那个苏府。”

  “荞儿怎么会跟那个苏府扯上关系?”吴氏的态度淡了下来。

  女子水杏双眸里满含期待:“那母亲是知道么?”

  “那个谁不知道,就是被泰荣侯府退婚的那个姑娘呗。”

  回到花厅的吴氏坐在五彩琉璃屏风旁的椅子上,端起婢女刚上的茶说道。

  “果真是被泰荣侯府退亲了。”沈荞喃喃道,如此心思通透的女子,泰荣候府居然退亲了,泰荣侯的眼莫不是被屎糊了吧。

  “那位姑娘听说还险些被拐走了,名声不好,荞儿就不要与她来往了。”

  “母亲,我今晚亲眼目睹了,那位姑娘才情惊人,连当今太傅对她都另眼相看。”

  再说,险些被拐走,不是没被拐走的意思嘛。沈荞心里嘀咕道。

  今晚的那位老者,寻常人或许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沈荞是见过的,在京中,太傅的才学首屈一指,多少勋贵人家的父母都一箱箱金子银子往他府上抬,希望他能对自家儿女指点一二,但是都被太傅拒之门外,说他只教他认为天赋异品的学生。

  沈荞:别问她是怎么知道的。

  “才情惊人又如何,才情是能当饭吃还是能当水喝,只是虚无的东西而已。”至于太傅赏识,那老太傅都老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是男是女估计都分不清。

  “母亲怎么能这么说,那父亲自幼就要女儿学习琴棋书画,莫不是为了增长才情?”

  “我的傻女儿,那只是锦上添花,女子若没有一副好的相貌,就不会有人去看你的什么才情了。”外面是一坨屎,谁还那么无聊扒开看看里面是不是金子?

  傻女儿到底是年轻啊,若是得了一副天生好皮囊,哪怕大字不认识,都能当上贵妃呢。嗯,她真的不是在指荣妃。

  “那女子长相确实是有别于常人一些,这倒是奇怪,她的兄长外貌倒是极好的。”

  沈荞的话音很轻,但还是被吴氏听了去。

  “哦?荞儿还见到她兄长了?”

  那位苏府三公子她倒是也有耳闻,传说是貌若潘安,才比子建。什么?她怎么知道这么多?苏府五姑娘名气太高了,这不用刻意打听就能知道,自不用说。至于苏府三公子,是因为近日她在给心肝女儿物色京中同龄男子的时候知道的,不过因为家世不显,加之有个这样出名的妹妹,早早地被她从候选人单子里划了去了。

  “母亲,我乏了,先回房休息了。”沈荞对着吴氏微微屈膝。

  刚欲离开之际,身后传来熟悉而沉稳的声音。

  “荞儿回来了。”

  来人正是礼部尚书沈和。

  “父亲。”

  沈和一掀长袍,在吴氏旁边坐了下来,眯着眼问。

  “羊肉羹呢?”

  沈荞愣了愣,随后干笑着着说:“女儿……忘记了。”

  眼看着父亲脸上的笑容变僵,沈荞扔下一句:“改日再给父亲买吧。”提着裙摆飞快回了房。

  沈和转头看向发妻,抖了抖嘴唇,还待再说。吴氏抢先一步道:“想吃就自己买去。”

  目光下移到丈夫圆滚凸显的肚子上时,忍不住又补了一刀:“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瞧瞧你的肚子,腰带都快不够长。”

  想到她去裁缝店里给老爷做衣服时,那老裁缝的眼神,吴氏就冷下脸来。

  沈和知道这是自己的妻子憋着牢骚要发了,趁吴氏开口前便一溜烟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