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梦碎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70 2019.05.31 21:49

  “程护军参领?”卢氏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怒从中来。

  护军参领跟固恒伯差这么远还能搞错?

  “不成!这亲不能退。”卢氏后知后觉道。

  她总不能让媒婆去固恒伯府说搞错了对象,要退亲吧,这么荒唐的事她可做不出来。要是这么做,明日庄庆侯府定然要沦为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新谈资。她不能为了满足次子而置侯府于唾沫星子的漩涡里。

  “母亲。你就再帮儿子一次吧,儿子是真心喜欢程姑娘的。”吴泽哀求道。

  卢氏却无动于衷,几日前次子也是哭着喊着要娶苏姑娘,这才几日,又改口说要娶程姑娘,谁知道这次有没有搞错,她可丢不起这么大的人。

  “听母亲的,这亲不能退。那位苏四姑娘,母亲听媒人说了,长得是真水灵。你若是存了心想要娶程姑娘的话,那先把苏四姑娘纳为房妾也未尝不可。”

  本来那位苏四姑娘就是一位通房所出,之前次子还只是侯府幼子,娶个庶女作正室,已经是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了,现在圣旨已经下了,泽儿已经是世子了,再娶个通房的女儿,就更不体面了,一个通房所出,能嫁给世子为妾,也算得上是一门如意亲事了,固恒伯府也该知足。当然,如果苏家不同意的话,要退亲,她也不会拦着。

  “不,儿子不要什么房妾,儿子只要一位发妻就够了————”

  “住嘴!”卢氏铁青着脸,怒喝道:“要不你就纳了苏家姑娘为良妾,等寻了机会再找程家议亲。要不你就等着娶苏四姑娘为妻,你自己选吧。”

  本以为次子开窍想要娶妻生子,她也能盼着早日抱上大胖孙子,结果却被次子的亲事搞得里外不是人,她向谁诉苦去。

  “我去找父亲。”吴泽撂下一句话便跑得没了影。

  此时已是中午时分,太阳日照当空,大地万物皆收小了影子,巴巴地沐着日光浴。

  庄庆侯正在书房里歇着,早上练完武,冲了个冷水澡,此时正歪斜斜地躺在榻上。听见敲门声,立马伸手抓过一件衣服盖在胸前。正想问谁,敲门者已兴匆匆地来到跟前。

  “父亲,你认识程护军参领吧?”吴泽全然无视赤着上身的庄庆侯,脱口问道。

  “认识啊,泽儿怎么问起他来了。”庄庆侯半披着衣服,悠悠问道。

  “那父亲跟他熟悉吗?”

  庄庆侯张了张嘴,撩起眼皮看向次子。

  都是武官,肯定比什么翰林院掌院要熟悉啊。之前他跟幕僚聊起儿女亲事的时候,也有听说程参领家中有位待字闺中的女儿,长得很是娇俏灵气,他便随口问了问,没想到那位程参领说他女儿还小,还想在家中多留两年。当时他就有种自己是大野猪,觊觎别人家的白菜的错觉。什么多留两年的屁话,不就是瞧不上他庄庆侯府的门第么。

  庄庆侯悻悻摸了摸鼻子,从鼻腔里喷出几个字:“不熟,不熟。”

  男子眼中闪烁的光芒暗了下去。未待老庄庆侯再说,便消失在门框中。

  固恒伯府中,人人脚步轻快,处处可见红绸彩带,洋溢着浓浓的喜事气氛。

  珊瑚听了张妈妈找人传的话,拔腿便向南苑跑去。

  张妈妈的女儿也在伯府针线房里当差,跟珊瑚有些许交情,珊瑚便通过张妈妈第一时间获得了南苑的新动静,这次的好事可不能再让钰儿抢了去。这么想着,小丫鬟不自觉又加快了脚步。

  但是站在南苑门口听完壁脚的珊瑚,脸色却渐渐变得煞白。

  她没听错吧,媒婆说庄庆侯府要把姑娘纳为房妾?正室和房妾差这么远还能说错?别说字面读音相差甚远,就是地位也是天镶之别,退一万步来说,无论小妾如何得宠,在正室面前都是矮一大截的,平日里有什么宴会,能出席的不都是明媒正娶的发妻,哪里还轮的上卑微的小妾。老天,这样的消息,她如何能告诉她家姑娘,非但不得讨好,还会落了埋怨。珊瑚揪着丝帕,连连跺脚。可如果不说的话,事后让主子知道她知情不报,刻意隐瞒,后果就更严重了。横也是死,竖也是死,早知道她就不来了,还花了她好大一个人情呢,她怎么就那么倒霉呢,好事都让钰儿听了去,轮到她却变成这种骇人的消息。

  直到听到薛老夫人说要退亲,并把媒人轰出去之后,珊瑚才如丧考妣地回了侧阁。

  小丫头不擅长遮掩情绪,又天生带着对自家姑娘的畏惧。一回到房间便被苏芮看出了端倪,还未盘问便扑通跪下来,把南苑听到的事完完整整地重复了一遍。

  说完之后珊瑚死死地埋着头,生怕对上上方那双仿佛能看穿人的眼睛。

  苏芮听完,瘫坐在水曲柳圆凳上,脸色一片雪白。

  庄庆侯府竟然说要纳她为妾,这是为什么?难道,难道是因为他承了世子之位,便觉得娶她这个通房所出的庶女有辱体面?呵呵,她千算万算都算不到,在她以为自己即将成为世子夫人之时,竟转头变成了良妾。妾?不,她不要当妾,她母亲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就是因为卑微的通房身份。虽说妾比通房要好听一些,可是跟正室比起来,也是不值一提的卑贱身份。早知如此,她还不如嫁给邢风,当二太太总比妾氏要体面得多。可是她已经拒了邢风的亲事了,还有,珊瑚说祖母也退了吴家的亲事,她现在又回到了那个无人记起的通房所出身份,低贱如脚下的浆泥。

  如此想着的苏芮怒火攻心,双手一拨,把桌案上放着的嫁娶用品全推到地上。其中还有刚刚沈氏送过来的大红喜帕,那是沈氏亲手绣的,她还以为她终于能不像她那样卑微地活着了,没想到她如此努力依然逃不过要重复沈氏的命运。

  苏芮轻笑出声,听得珊瑚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姑娘这个样子竟比五姑娘还要可怕。

  “出去!”

  珊瑚愣了愣,直到听到更尖利的同样两个字后,连滚带爬出了房门。然后听到一阵声势更浩荡的物件接二连三落地碎裂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