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小偷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177 2019.04.27 14:29

  “阿碧,你在前面仁和堂那里,帮我买些药。”苏襄从衣袖中取出一张素色纸张,上面是数行字迹娟秀的簪花小楷。

  “是。”阿碧小心翼翼地把纸条收入怀中,姑娘的字真是越发好看了

  苏襄瞬间读懂了小丫头的心思,忍不住自嘲一笑,前几年她不喜出门见人,常日把自己锁在屋子里抄写经撰,临摹研究字画,可能是因为真的做到了心无杂念吧,竟让她这几年对琴棋书画都钻研透彻,无师自通。所以,丑也是有好处的?

  马车在仁和堂停了下来,苏襄打开朱漆锦盒,吃起瓜果来,等待的间隙,却被马车外的争吵声吸引了注意力,她想掀开布帘瞧一瞧,理智却让她忍住了,罢了,随后拿起帷帽扣在发髻上,慢慢走下了马车。

  即便是隔着帐纱,刺眼的阳光依然让少女半眯起眼来,在闺房待多了,使得她对亮堂的地方都颇不适应,倒是幸亏把苏芮送的帷帽给戴出来了,这生辰礼物,她倒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实用!

  “你个毛头小贼,偷了我荷包还不认,看我不把你抓到官府去。”

  一个四十出头,穿着浅咖色马面裙的微胖妇女,双手支着腰,大声喝道。

  “对对对,别跟他说那么多,我们这么多人都可以做人证,荷包都搜出来了,居然还有脸赖。”旁边一个肉包摊子的男档主一脸义愤填膺。

  “就是,这么年纪小小的就当贼,长大了还得了,也不知道父母是怎么管教的。”

  “我们帮你把他押去报官。”

  群情激昂的民众,看热闹之余纷纷表达自己的正义感。听着声势竟越发汹涌。

  被人群团团围住的中心,站着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男孩,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但是脸庞却是干干净净的,眼睛澄澈如一汪江水,脚上只穿着一只鞋子,另外一只在不远处的地面,显然是被人们推搡的过程中掉的。此刻男孩脸上不见半点局促,冷凝的线条处处透露着倔强。

  对面三品茶庄二楼临街的窗边,坐着两位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身材颀长,意气风发,其中一位看着楼下,咬牙切齿道:“太过分了,居然还污蔑上一位孩子,我要下去给他说理去。”

  “稍安勿躁。”另外一名男子却冷静许多,声音如瓷器撞击般,爽朗浑厚。

  此时已是中午,街上大半的人都已经回家张罗午饭了,只剩下看热闹的人群,显得格外惹眼。

  戴帷帽的女子渐渐走到人群中间,因戴着帷帽,众人看不清样子,影影绰绰的朦胧感,加上窈窕的身姿,柔美的身段,任谁见了都会觉得是位绝色佳人。

  “大娘,你口口声声说这位少年是小偷,可有证据?”软糯的声音响起,顿时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什么?证据?我当然有证据,荷包都是在他身上搜出来的,这难道还不是证据。”在众多附议声中出来的这把质问的声音,妇人满心不屑。哪里来的小蹄子这么多管闲事。

  “那也就是说,没有人亲眼看见他拿你的荷包,对吗?”女子的声音如春风吹拂般,沁人心绪。

  众人的义愤填膺莫名散去了几分,开始思考了起来。

  “说得也是啊,这,这没人看见呀。”旁边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摸着头讪笑道。

  马上就有一名皮肤黝黑的妇人拎着他的耳朵:“是什么是,看见漂亮小娘子,别人说什么你就跟着。”

  “就算我没看见他拿,可是荷包就在他身上搜出来的,不是他拿的还是谁。”微胖妇人见众人口风松动,不自觉又提高了嗓门。手抓着荷包在空中扬了扬。

  “你把手伸出来。”苏襄看着始终沉默的男孩,点了点头。

  一直目无焦距的少年看着苏襄,眼里的雾气褪去,微征过后,缓缓把手伸了出来,手心朝上舒展开手指。

  原本他想着,像他这样的人,就算是解释了,也不会有人听他的,也就懒得说,受人唾弃的滋味,他早已经习惯了,而人们也习惯了看人以外表度人,他衣衫褴褛,自然就是小偷无疑。可不知为何,他对这名帷帽女子,无端地生出了几分信任感,鬼使神差地照着她的话做。

  “大娘可否把荷包借我一看。”苏襄始终保持着礼貌和微笑,尽管隔着帐纱,看不到表情,可从她的声音里就听出来温婉的笑意。

  妇人扫了扫众人眼光,不甘不愿地把荷包递了过去。

  “大家看,这个荷包是素白缎面做的,上面还绣了花样,你们再看看,这位少年的手掌,上面沾了碳灰,如果真是他拿的,那么他碰过荷包的话,荷包上面定会留下痕迹,可是现在这荷包依然十分素净,看不出有任何脏污的痕迹。所以,小偷不会是他。”

  众人一听,都伸着脖子看向少女手中的荷包,只见荷包在少女莹白的手指下,显得光洁无暇。

  “有道理,如果是这小子的手摸过,那肯定都变黑了啊。你看他的手这么脏。”肉包摊主一脸恍然。站在他旁边的孩童却不自主地往他脚边靠了靠。

  众人看向少女的眼光顿时带了几分欣赏,如此聪慧的小娘子,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呀。看来长得好看的,脑子都好使。什么,没看见脸蛋?声音都这么好听,脸能差吗?

  小少年向少女投去几分感激却复杂的眼神,嘴角不自觉有了弧度。他刚刚才等到打马蹄铁的店家要找临时苦役,干了一个早上,拿了几个铜板,想过来买个包子,结果就被冤枉上自己是小偷了。

  苦主妇人却不干了:“你说不是他偷就不是他偷呀,那你说是谁偷呀?”

  “倘若小偷还在场的话,只要把手伸出来,事情的真相就清楚了。”

  前世的苏襄碰见这些浑水,躲都躲不及,因为有人的地方就免不了有议论,她天生怯懦,面皮子薄,即便是路见不平,也只能选择避而远之。但是重活一世,她不允许自己再做那个任人搓捏的软柿子,上天给了她第二次机会,她就要活成心底想活成的样子。

  “什么?伸出手来就可以找到小偷?别开玩笑了,手上又没写着,况且我们的手又不似那孩子那么脏,哪能看出什么。”围观男子冷哼哼道。

  “是啊,青天大老爷断案都没这么玄乎吧。”附议声此起彼伏,形成一个漩涡。把苏襄紧紧地裹在其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