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家宴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100 2019.06.06 10:02

  “老夫人说今天晚上的晚宴在南苑花厅用?”西厢院里的二太太魏氏喃喃地重复着红珠的话。

  今日又不是什么节日,更不是府中哪位老爷太太的生辰,这好端端地怎么突然就去南苑花厅用晚膳?还事出如此突然,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伯府近几年都是她在操持,无论大事小事,都必然要先经她这里,才会惊动到薛老夫人,竟是有什么事她不知道的?这几天她去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都以身体不适为由,免了她的请安,不是老夫人的身体有什么毛病吧?难不成要分家?

  魏氏捏着帕子,拿正眼瞄向红珠:“知道是什么事么?”

  说到伯府当家做主的,自然是薛老夫人,但是近几年老夫人渐渐已经不管事了,府里吃穿用度的管持统统都交给了二太太,虽然没有正式的当家人身份,但是二太太要想为难一个人,那还是动动手指头便能让你在伯府呆不下去的。面对魏氏,红珠自然不敢拿乔。

  坦笑着道:“具体的婢子也不清楚,不过五姑娘来南苑给老夫人请安了,婢子看着五姑娘的脸容全好了,兴许是因为这样老夫人心里高兴,想伯府上下一起叙叙话吧。”

  “脸容全好了?”魏氏柳眉轻蹙,什么叫脸容全好了,五姑娘的脸又不是烂了,又不是得病了,不是生出来就是那样的么,还能好?

  “我换洗一下就过去吧。”魏氏心里打鼓,却知道问不出什么,还不如尽快更衣过去南苑瞧瞧。

  红珠从魏氏这里离开之后又去了小佛堂和东厢院侧阁,众人皆不敢耽搁,很快就赶往花厅。

  家宴并无太多讲究,长辈和小辈依着辈分次序皆落座在铺着蓝色绣花织物的檀木圆桌边上,众人面面相觑之时,薛老夫人携着一位如花似玉妙龄少女从孔雀屏风后走了出来。

  少女迈着碎步款款走来,大红色石榴裙摆随着步姿有节律地飘荡在脚边,如脚下盛开的朵朵红莲。虽然发饰只有一支素净的碧玉簪子,但女子青丝柔亮,在灯光下泛着小圈小圈光晕,显得清丽恬静,乌发下一张纤细有度的脸庞,如浸润过的上好羊脂玉一般,光滑莹润。

  直到苏襄搀着薛老夫人一同落座,圆桌边上的各人依然没有反应过来,保持着嘴巴微张的表情。唯独谢氏失声痛哭了起来。

  也许是她十五年青灯古佛的诚心,感动了列位神明,终于听见了她心底的夙愿,还给了她女儿一张正常的脸貌。又或者是佛祖菩萨,不忍襄儿一直顶着这么一张不容于世的奇貌,免了女儿的劫难,不论是什么因果,谢天谢地,她女儿的脸终于好了。

  这十五年来,每每看见这张脸,她心底里便升腾起一股无尽的愧疚,如一个无底的黑洞般,把她吞噬殆末。有时候她甚至不愿意去面对这张脸,多少个夙夜难寐的夜晚,泪水浸湿了冰凉的玉枕。如果能一脸换一脸,她宁愿把自己的脸换给女儿,也不愿女儿永远活在世人的指点之下。

  “母亲。”苏襄走到谢氏边上,把碰掉在地的筷子递给她。

  谢氏一把揽过少女,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仿佛把十五年的委屈都在一时间宣泄出来一般,毫无保留,哭得风云变换,地动山摇。她不停地用下颔挲摸着苏襄柔嫩的脸庞,嘴里喃喃道:“我女儿真好看。”

  说来也奇怪,她连着喝了襄儿送过来的药汤,近来眼神竟越来越好了,似乎比生小女儿之前看得还要清晰一些,如今亏得那些汤药,她才好把女儿的美貌看得清清楚楚,拓在心尖。

  “女儿长得像母亲。”少女柔柔撒娇道,声音宛如初生莺燕,娇婉动人。

  “对,对,是长得像母亲。”苏同文一只手连连拍着谢氏的肩膀,另一只手半抬起按了按眼角,似哭似笑地说道。

  为了幼女,发妻刚生产完就几乎把眼睛哭瞎了,这十五年来过的都是青灯古佛的日子,而他也独守书房数年,有时候竟也会有种丧偶的错觉,这其中的心酸难以与外人道。

  苏植捧起眼前的酒杯,痛快地一饮而尽。“五妹,如今你比哥哥长得还俏呢,以后伯府第一俊要换你了。”

  妹妹如今的模样真好,以前别人总夸他剑眉星目,貌比潘安,却不知道每次他听到这种赞美之词,心底都泛起一阵酸涩。为何偏偏上天给了他宋玉潘安之貌,却独独让妹妹长相羞于见人。有时候他想,能换过来就好了,反正他又不是女子,不需要靠容貌获得一条活路,但是同样的长相阻碍,放在女子身上,显然要沉重许多。

  ‘伯府第一俊’苏芮不自主地在心底里重复道,脸色煞白,拢在袖中的拳头悄然握紧,丝许感受不到指甲嵌入手心的疼痛。明明这伯府里最好看的姑娘就数她一个,可是为什么,这天生的丑八怪竟然摇身变成朱颜玉润的顶尖美人。这么多年来,俱是因为苏襄的长相劣势,才稍稍平衡了一些她庶女身份的卑微心理,但这份平衡如今却要打破了。

  “哟,五姑娘这样子真俏丽,二婶是个女子看了都要挪不开眼珠子了。”魏氏见大房一个个抹眼泪的模样,打趣缓和道。当家几年,魏氏打圆场的功夫也越发见长。

  天底下竟真有瞎子能看路,驼背能直腰的离奇事,要不是她亲眼看见,别人说还不信呢。不过五姑娘这番转变于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之前侯府的亲事退了,她原也想着五姑娘要名节,名节没了,要美貌,美貌也不沾边,这辈子怕是要在伯府赖一辈子老姑娘了。

  可是现在这羞花美艳的模样,是个正常男人见了恐怕都跑不动道了,指不定能攀门更好的亲事呢,这对伯府对她来说,都是一件不错的光彩事。不过,魏氏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当初谢氏是因为五姑娘而清心修为,就这样当家的权才落到她手里。如今五姑娘美貌无双,谢氏自然不会再住在小佛堂里了,那么主事权想必很快就要要回去了。魏氏如此想着,眼角扫了谢氏一眼,默默计算起对策来。

举报

作者感言

石芙蓉

石芙蓉

昨日上传的时候顺序掉乱了,如果昨天已经看过这章的童鞋,那应该前面一章是没看的。。

2019-06-06 1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