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倒插门又没什么不好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89 2019.06.19 23:54

  在回去的路上,吴颐一直抿唇不语。

  紫芜以为自家姑娘因解不开太傅出的题目而心中不快,忙拿话宽慰:“太傅向来思维奇特,想常人之不敢想,为人又严苛刁钻,姑娘能入了太傅的眼,成为他的弟子,才学已是百里挑一。偶尔答不上来一题也是正常之事,世人不都说太傅学识渊博,万中无一么,那他出的题事件能答上来的人指不定能有几个呢,姑娘何必为此烦闷。”

  吴颐睨了小丫鬟一眼:“不可对太傅性子枉加言论。”

  她其实心中并无不快,紫芜说太傅出的题目能解之人寥寥无几,但是她隐约从老者今天的神情看出,此题应有人解开过,难道是众皇子?想到太傅平日里对皇子们私下的评语,少女又摇了摇头。堂堂天子的儿子们在众人眼中是凤毛麟角,人中龙凤的存在,到了太傅眼里,就是资质平平。

  总觉得今日的太傅确实跟平日有点不一样,平时他若研究新的东西遇到了瓶颈,一般都会脾气大发,甚至甩手走人,但看他今日钻研的东西似乎也没能达到期望的效果,老者竟还笑眯眯的?

  思考不出个所以然的吴颐索性靠着车壁凝神,罢了,回去考考大哥好了。

  很快到了第二日,这一日是个大晴天。

  六月三十,是苏襄的外祖母,杨怡侯府老夫人的寿辰。

  少女起了个大早,穿戴妥当后带着菱儿,随同苏同文,谢氏与长兄苏植一同赶往杨怡侯府。

  苏同文与谢氏同乘一辆马车,苏襄与苏植则坐另外一辆小辈用开的马车。

  苏植这两日都和苏羽他们一同寻遍了整个京城,甚至连青楼妓宅他都派人打听过了,就是没有四妹的任何消息,四妹就像在京城消失了一样,无处可寻。

  虽然他自幼与这位四妹甚少交集,也谈不上什么兄妹之情,可这两日瞧着沈姨娘日渐消瘦,每日都站在伯府门口等他与苏羽回来,一见到他们,眼里就流露出殷切的期盼,可听到他们说尚无消息之时,眼里瞬间又暗淡下去,仿佛灵魂都被抽起了一般,看着着实可怜。

  想到那日五妹与四妹一同失踪,苏植就一阵后怕,还好五妹能平安无事回来,否则现在行尸走肉的就又多了他的母亲。

  苏襄打开朱红色描金锦盒,拈起一颗青梅递到男子面前:“这是三哥之前拿过来的,味道不错。”

  少女哪里会猜不出自己大哥的心思,她的三哥就是这么心善温吞的性子,可不知道如今惦念的四妹差点就要了他胞妹的性命,至于沈姨娘,那也只能说是恶有恶报罢了。

  前几日她让阿生打扮成小厮模样在小礼堂里打扫了几日,果然昨日沈姨娘就过去了。跪在小佛堂里哭得心肝俱裂,语无伦次地说了很多话,意思大概是她自己作的孽祈求菩萨报应在她身上,不要祸及她的心肝女儿。

  从阿生传递的沈氏拼凑的碎语中她才知道,原来她可怖的鸳鸯脸并非天生如此,而是她在母亲的汤里放了麝香,因分量微小而不被察觉,母亲累月服用,竟没有达到沈氏预期的堕胎效果,反而因毒素聚集在脸上,让她变成了人不像人的阴阳脸。

  因为她的脸貌,她母亲把眼睛哭瞎了,也是因为她的容貌,遭到泰荣侯府的万般嫌弃,才间接导致了她前世的悲剧。

  现在希望说因为苏芮死了,沈氏失去了女儿就能扯平么,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沈氏和她女儿两人两次加害她的性命,现在苏芮没了,她也不屑再取沈氏的命,让她余生都活在对爱女的悼念中何尝不是比死更难受。但一个心思如此歹毒之人,是万万不得再留在伯府的。天知道她哪天又动了恶念,再次伸出魔爪。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苏襄还是懂得的。

  苏植接过青梅送入口中,笑道:“妹妹喜欢就好。”

  看着眼前舒眉朗目的年轻男子,苏襄忽地心中一抽,如此风采无双的耀眼少年,天老爷怎么就忍心夺了去。上辈子她不幸香消玉殒,而她的三哥也没能逃过英年早逝的悲剧。

  前世的记忆翻涌而起,在上辈子阳高十八年,也就是今年,她的胞兄在外祖母寿辰过去两个月后便死于非命,而且还是死在了青楼。那个时候她已经嫁入了泰荣侯府并被软禁了起来,当时是邢风过来告诉她的消息。

  也许当时邢风受了某人所托,以为告诉她长兄毙命的消息,或许她会大受打击,加上新婚之夜丈夫就猝死,正常女子说不定就万念俱灰,撒手人寰。

  也正是因为长兄之死,加上她后来投湖自尽,才导致她的母亲吐血而亡。

  想到这些,少女心中一阵锐痛,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她的三哥是会去青楼的人。她要解开上辈子的误会,扭转三哥的命运。

  马车又行走了一段路,来到了杨怡侯府。

  下车的时候,菱儿悄悄拉了拉少女的衣袖:“姑娘,您的寿礼是不是忘带了呀?”

  往年姑娘都是送字帖的,她原本满心期盼着少女能上街逛逛,买些新的笔墨抄写字帖送给侯老夫人呢,等到最后姑娘都没有上街,就以为姑娘将就着用以前的抄了。可是今日出门怎么两手空空的,难道是打算连字帖这般敷衍的礼物都不愿送了么。

  苏襄闻言摸了摸怀中的瓷瓶,回眸一笑:“带了。”

  菱儿颠颠地跟了上去,虽心里纳闷,却不再追问。

  杨怡侯府比起伯府来说要气派许多。朱红大门打着金色的蜡钉,看起来油光澄亮的。

  苏同文讪讪摸了摸鼻子,当时妻子嫁给他算得上是明明白白的下嫁,虽然当时泰山大人开明并不说什么,但他还是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会有一番作为,让泰山大人刮目相看。

  可过去了这么些年,他竟还没有小舅子混得好,想想小舅子如今已经是官拜二品的工部侍郎,还有小舅子的儿子,今年秋闱之后,凭他的才学,定然也是内阁重臣。再想想自己,浑然有种倒插门的感觉。

  思及此处,苏同文摸了摸胡茬,大步迈入了侯府门槛。管他呢,倒插门又没什么不好。

举报

作者感言

石芙蓉

石芙蓉

这几日白天比较忙,更得都比较晚,但是无论再忙,都不会断更。

2019-06-19 23: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