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芳华春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会说话的泥鳅

芳华春归 石芙蓉 2016 2019.06.07 10:59

  “五妹,你的脸是怎么好的呀?”苏羽前倾着身子,看着对面花骨朵般的少女,问出了众人心里的问题。

  几人对苏羽齐齐投去赞许的目光,嗯,这个问题她们也想知道,但是却不便由她们问出口来,不然就会变成关注的重点有偏差,惹了老夫人的不痛快,但是由一向棒槌性子的苏羽提出来,似乎是最合情合理的。薛老夫人连连点点头,用催促的目光看向这位陌生又熟悉的孙女。

  立在一旁的菱儿,立马端起一副首要目击者的姿态,抢先说道:“因为观音娘娘听见我们姑娘许愿了呗。”

  众人视线向着说话的丫头往后移了移,皆一头雾水的神情,这怎么跟观音娘娘扯上关系了。

  菱儿顿了一下,不以为意地补充:“因为观音诞那日我们姑娘去了静陀寺上香了呀,今天中午还去了镜台湖放生呢。”

  几人眼里的雾气越发浓厚,上香?放生?别闹,这事她们年年都做,咋不见她们变好看呢。

  “那,放完生之后脸就好了么。”苏雪歪着脑袋,声音甜憨。

  “那也不是,是姑娘落水之后脸才好的。”小丫头略略思索了片刻“或许是观音娘娘把琼浆玉露撒到湖水里了吧,总要有个遮掩不是。”

  “落水?”几人齐齐惊呼道,似乎一下子找到了蹊跷之处,竟是因为落水之后脸才翻了样?观音娘娘真的把琼浆玉露撒在镜台湖里了?这也未免太玄妙。

  各怀心思的众人,维持着表面的喜悦之情,一顿饭吃得甚是欢快。而没人注意到向来存在感极地的沈氏一张脸白得比纸更甚,身子如将倾的枯树,摇摇欲坠。

  月色渐融,镜台湖周围柳树摇曳,投在湖面,疏影横斜。草丛间的蟋蟀声衬得湖面越发平静,偶尔有几尾活跃的泥鳅,搅动起湖水,发出冲刷的水声。

  一名身穿玄衣的妇人,借着夜色的遮掩,捻手捻脚地来到湖边,身后跟着个下人打扮的丫头。皎洁的月光映照出妇人宽粗的水桶腰,哪怕脚步轻快,依然显得累赘笨重。

  “快点!”妇人压低嗓子催促道。

  后面的丫头忙不迭跟了上来。两人到了湖边低矮的草木从边,找到事先准备好的简陋扁舟,雷厉又生疏地推了下湖,紧接着两人又跳入小舟中,晃荡了几下后稳住了身子,缓缓向湖中心驶去。

  妇人的胸脯剧烈地跳动起来,仿佛将要迎接一件神圣的珍品似的,眉眼尽是急不可耐,小船飘荡了一小段距离,妇人向丫头打了个手势,丫头会意把小舟停了下来。

  夜色如浓得化不开的石墨,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连近在咫尺的人都瞧不真切。

  玄衣妇人半蹲在船舷上,伸出双手哈了哈气,搓磨了几下手掌,便把双手并拢插入湖水中,触到微凉液体,舀起琼浆般的清水贪婪地扑到脸上,接着又重复了几次这个动作。妇人紧闭着眼睛,满怀期待看向小丫头:“怎么样?”

  丫鬟小心翼翼地端详着主子的脸,本想说好像看不出大变化,话到了嘴边却变成:“夜色太黑了,婢子也看不清呢。”

  妇人猛然睁大眼睛,亏了,她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洗已经洗了,可是效果看不着,是回家呢还是再洗洗。心想着要不回家再用镜子照照,可是转念还是觉得不够稳妥,今日那位姑娘整个人都落到水里了,她只是用水扑脸的话,估摸着效果没那么大。于是把心一横捡起小舟上的绳索,一头系在腰间,另一头系在船舷的横木板上。

  “夫人。”小丫头怯怯地喊了一声。

  天啦,夫人真打算要下水呢,这湖水说深不深,说浅不浅的,据说还有孩童掉下去捞不着尸体的呢,今日那位落水的姑娘是运气好,有人救上来了,可谁知道夫人会不会有事啊,她也不会凫水,要是夫人有什么事的话,她这小命都要搭进去了。

  妇人狠狠睨了丫鬟一眼,小丫头立马屏声敛气,巴巴地望着主子跃入湖中。

  因着体积宽大又莽重,随着妇人下水,小舟又剧烈地摇晃起来,吓得小丫鬟连忙死死趴在船上,纹丝不挪。

  沉浮之极,妇人手脚似是触碰到什么东西,整个人瞬间被卷了起来。

  一声尖利的嗷叫划破寂静的长空。

  咦,好像有什么不对,泥鳅竟然会说话?

  湖中央乘舟而来的汉子凑近收起的麻绳八角网,心中疑惑道。待看清网中之物时,夜空又升起另外一声粗狂的惊叫。

  他捞泥鳅甲鱼撒的网竟然捞上来个人?

  “什么东西?快放开我!”妇人惊恐地挣扎着。她就是想来泡下湖水,看看脸蛋会不会变年轻些,莫不是水神觉得她诚心不足,要把她抓起来?

  眼看着八角网濒临被撕破的边缘,汉子利落地把网口解开,看着玄衣妇人傻了眼。

  两声接连的惊叫声过后,湖面上星星点点地亮起了许多照明的灯笼,如夜幕降在湖面上一般。放眼望去,整个镜台湖面竟挤挤挨挨地排满了小舟,再认真看看,发现小舟上面一半是汉子,另一半都是妇人。

  汉子们互相交流着眼神,瞬间心意相通,他们就是来捞些泥鳅甲鱼回去卖(吃)的,这事他们每年都干,基本上大伙都认识了。嘶,那这些妇人是来做什么的,难道又新兴起了另外一个他们不知道的行业?这群妇人莫不是要来抢饭碗的吧。

  众妇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都是今天中午过来放生的人,想过来这湖边探个究竟呗。可是这么看着,大家的脸都没什么变化呀。没变化也就算了,居然还被抓个正着,她今天明明还说着不信这湖水有什么玄机呢,这不是拍拍打脸了。不过被打脸的不止自己一个就没关系了,那啥啥老王(李,张,林)夫人,不也来了。

  众妇人绰绰间交换着眼波,谁也看不上谁,皆败兴而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